刺槐
|创作: 霓为衣 美文摘抄

刺槐 |创作: 霓为衣

槐花的花心落雪,让我想起郁达夫的秋花心。它伴随着北平秋天的晴朗、宁静和悲伤而来。家乡槐树的嫩芽,出现在初夏的绿色里。有一些清静,但自然少了些悲伤。 槐树的第一个记忆是从吃开始的。我奶奶家后面有一棵老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