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味道 ,发布: 王琼波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健康生活是一大幸事。想念我的父亲!——铭文

去年夏天,父亲痛苦地永远闭上了眼睛。

父亲去世后,我不时来到他的客厅,房间的摆设依旧:床静静地靠在窗边,助行器静静地立在房间的角落,父亲生活的照片和几条信息放在书桌的抽屉里,他还没吃完的药放在茶几下。……看人看事,想着人,一种留恋和悲伤的感觉,真希望能再见到父亲。然而,事情发生了变化,我父亲永远离开了我们。

2009年冬天的一个早晨,梦中的父亲被剧烈的胸痛惊醒,无法起床。后来被转到大医院检查,确诊为癌症。医生给了他父亲只有三个月生命的断言。

癌症,多么可怕的一个词!

父亲,多么令人敬畏的父亲!

父亲传播癌症,让人觉得生命多么无情,死亡离我们多么近!

得知诊断结果,措手不及的一家人惊呆了,极度悲伤。回家的路上,哥哥和弟弟边走边哭。被蒙在鼓里的父亲,在他大小便的时候,让大家抬着他进出。他也觉得自己病得很重。

此刻的父亲,他的生活就像风雨中爬藤。为了挽救他的生命,他的家人踏上了艰难的求医之旅。当他们得知有一种对绝症有一定疗效的药物时,他们克服了各种困难,最终购买了这种药物。

吃了药后,父亲的身体状况奇迹般地好转了:胸痛消失了,之前起不来了的父亲,借助助行器,可以在平坦的道路上颤抖着行走,基本能自理。因为医学的奇效,我父亲创造了生命的奇迹,他推翻了医生说他只有三个月生命的论断。

在惊叹长生不老药等药物的同时,父亲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事实:证明药物疗效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药疹,药疹疯狂生长,疗效越发显著。从那以后,吃了药后,他的父亲变得面目全非:他的脸、嘴角、眼睛、胸部、腹部、背部、四肢等部位都长满了凹凸不平、密密麻麻的红色药疹。如果他不小心,脓液和血液会从挤压出的药疹中流出。最严重的是背部和头枕处的药疹,睡觉时反复压迫和挤压感染。旧的不退,新的疯长,经常流血。

有一次,我帮爸爸清理头枕里的药疹。这里的药疹又红又肿又大,密密麻麻,层层叠叠,药疹的毛发和血液紧紧地绑在一起。我用沾有药水的棉签轻轻擦洗药疹,擦洗的部位立刻流出暗红色的血。偶尔头会痒,爸爸用手轻轻碰一下药疹的部位,出血被爸爸的手盖住了。父亲坐在沙发上,疲惫不堪,把头靠在沙发上,他的血沾在沙发上。睡觉时,药疹中的血使我父亲的枕巾、衣领和外套背面血迹斑斑。如果他不小心,血又沾在被子上了。走在街上,几只苍蝇闻闻而来,一路跟随,最后停留在父亲枕部带血的药疹上;当我们到家时,苍蝇从外面追着房子。久而久之,我父亲的身体和房间里都弥漫着血腥味。

浓浓的血腥味,这是病重父亲的生活异味。药效最显著的时候,也是味觉最强的时候。伴随着药疹,伴随着血腥味,父亲迎来了一个又一个的晨光,以一种站立的生活态度送走了一个又一个的黄昏。

2012年夏天的一个早晨,父亲说他太虚弱了,起不来。我们以为是因为缺乏锻炼,让他试着起床,但他失败了。父亲莫名其妙地自言自语:“还好,怎么一点力气都没有?”他们在太多厨师的帮助下起床,背着他大小便。这时我发现父亲的旧药疹还在,但没有新药疹。

被蒙在鼓里的阿姨高兴地说:“你看,我让医生开的消炎药更有效,大哥头上的药疹也止血了,枕巾也更干净了。”我们沉默了。其实在这个时候,父亲还没有新的药疹,老药疹也趋于平缓。药疹越来越少,父亲身上的血腥味也褪去,意味着曾经把父亲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药已经失效。

药物失效后,之前站着的父亲彻底倒下了。

父亲的身体状况突然恶化。起初,我父亲能吃一点米饭。后来,即使喂了液体,他还是不停地咳嗽,咽不下去。起初,我父亲可以靠在沙发上。后来,父亲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后来,靠在沙发上,父亲的头直直地掉在地板上。

半个月后,父亲的肝区开始剧烈疼痛,眼睛里满是泪水,捂着肝区,疼得哇哇大叫:“ mm,mm,mm ——为什么我的病治不好……/[//。

父亲只能靠止痛药来缓解疼痛。他迷迷糊糊睡着了,只觉得肝疼,家人问他什么,他都不想出声。有一次,阿姨俯下身,按着爸爸的耳朵说:“大哥,送你去医院,一治好就回来。……”当她听到医院这个词时,闭着眼睛的父亲立刻睁开眼睛,低声说:“好的

入院后,父亲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管子。我父亲躺在病床上不省人事,呼吸急促。只有肝区有疼痛时,他才痛苦地呻吟:“疼痛,给我药。”然后,他又晕了过去。

半个月后,父亲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偶尔还会痛苦地呻吟。

最后,在一声短暂的哀叹中,父亲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血腥味,这是一个病重父亲生活的奇特味道!这是一种生活没落的滋味!然而,它见证了生活的艰辛“ ”,见证了曾经存在的生活姿态。

血腥味,这是一个病重父亲生活的奇特味道!这种味道的存在,说明父亲是一个真正有形的父亲。随着这种味道的消失,父亲的生命也将戛然而止,父亲只能定格在永恒的记忆里。

我父亲痛苦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想到我父亲在世时患病,我父亲因病去世,我感到非常难过。

我深深地想念我的父亲,祝他安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