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半天 ,写手: 余同友

  • A+
所属分类:经典美文

从秋天开始,我想去刘冬,这是安徽省西南部东至县靠近长江的古镇。

秋天,我知道我可以去刘冬看菊花。菊花随处可见,但东方流淌的菊花有很多可奉献的。叫做“市场营销中有一个故事”。据说,晋代有些孤傲的陶渊明,在彭泽县任命时,在他的统治下,在东方种下了菊花。很有可能“他会在东篱下采菊,悠然见南山/[他扛着锄头,挖着土种菊花,拿着瓦罐从向东流的河里打水浇菊花。在这一切之后,他邀请当地的文艺青年喝小酒对抗菊花。后来有人猜测,老陶在东方种菊花时受到了进一步的启发,悟出了人生的真谛,促使他最终下定决心退休下乡。因此,刘冬也可以看作是老陶事业的最后一站,也是他一生中最值得纪念的地方。因为这个原因,虽然老陶在刘冬呆了很短的时间(他在彭泽县只工作了81天),但他制造了很多噪音,所以后来刘冬被称为“巨梭”,“聚义”,长江的东流,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当地人形成了家家户户种菊花的习惯。这确实是一个好习惯。记得五六年前的秋天,我去过一次刘冬,看到镇上家家户户门前都开着黄、白、红、黑、紫的菊花,富贵艳丽,清新别致,每一朵花都仿佛居住着一个陶渊明的灵魂。

其实秋天想去东方,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吃螃蟹,螃蟹也很有名。以赏花为名吃螃蟹是个好主意。住在东边的土豪朋友多次邀请我去。可惜秋天这家伙出了点事,错过了菊花螃蟹向东流。你觉得这家伙为什么选择在秋天出事?

秋天过去了,冬天到了,39岁了,机会来了,我终于可以去刘冬了。带队的人只给了我们半天时间。在东方半天能做什么?然后去刘冬老街散步。

我喜欢世界上所有的老街,有窄巷的老街,有老房子,有老人,有老生意。当然,刘冬老街拥有这一切。今天早上,有冬天的老太阳,让我温暖。随意走,走到一座老房子前。老房子进深长,采光差,所以看起来有点暗。我站在地下,看着横梁上雕刻的木板。一个像村妇一样的老妇人从厢房里走了出来。她大概是找人拜访,懒洋洋地看着我们,没说话。我探头看了看她的卧室。房间里光线不好,家具都是旧家具。床、椅子、桌子和柜子上覆盖着一层时间和灰尘。然而,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如果你仔细看,旧桌子上放着一些蜡梅和一个玻璃罐瓶,香味就来自于此。这是你种的花吗?真香。我说。老太太突然高兴起来。你想要吗?想要就拿去吧。我正要拒绝的时候,她已经拿了一个塞在我手里了。我可以摘这朵花,但你不能。你不知道它在哪里。她自豪地说。我拿了花。这蜡梅好,枝条粗,雄蕊密。花半开,黄灿灿醒目。手里拿着这朵黄花走在老街上,我此刻在想,看起来那么粗糙的老太太怎么还会有这种细腻的心事?当我转身的时候,我试图再次找到老房子和老太太,但我找不到。

半天就过去了,中午在刘冬镇吃。这一次,是镇上知识分子的老心愿,他们会一直陪伴着我们。老朱和我一样,都是一只迷蒙的眼睛,不大,常常眯成一条缝,让外人以为他是喝多了酒才醒过来的。而且我发现老朱总是慢吞吞的,脸上也没有什么乖巧的表情。不是老谋深算的安静表情,而是不会表演的呆滞表情。当地餐馆的菜很不错,比如河鱼锅、当地酱鸭、藜蒿炒腊肉,都是正宗的。所以,喝吧。喝到一半,我们的领导老潘讲了一个故事,提到了自己的名字。老朱说,潘某某?我已经听说过了。它非常有名。我惊呆了,对他说,坐在你对面的是大名鼎鼎的潘某某。你很久都不知道今天你要接待谁。我们突然大笑起来。我希望我没有这样想。喝酒,喝酒,只要方法正确,不顾自己的名气?因为这一集,我们都玩得超标准,喝得很开心。

有人催促我们离开刘冬。走的路上,我对老潘说,我觉得折梅的老太太长得像陶渊明。老潘说,我觉得陶渊明和刘冬人赏菊喝酒的时候,和老朱是一个状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