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妈妈打电话 ,发布: 刘先琴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妈妈,我们抱着你,再走一步。”

“妈妈可以自己拿筷子!”“妈妈又喝了半碗汤!”……鸡年春节将至。我妈平日里每做一件事,我们都喜欢听到好消息,互相转告,在兄弟姐妹中迅速传播。

是的,这是上天赐予我们的奇迹。在此之前,一场突如其来的肺炎引起了高烧,母亲昏迷了两天两夜。在全家人熬过了看似无休止的48小时后,妈妈醒来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黑夜中产生的火花,耀眼而温暖。

妈妈在睡梦中不省人事,连哥哥都以为是妈妈睡着了。小姑发现后,不管她怎么喊,她妈都不吱声。在救护车里,在急诊室里,在重症监护室的玻璃窗外,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一次又一次地给妈妈打电话!

在去医院的路上,哥哥在救护车上抱住了妈妈,每一次哭泣都带着泪水。作为最小的弟弟妹妹,弟弟一出生就和父母在一起显得有些大胆和傲慢。买菜、做饭、批改作业,他就像一条尾巴,粘在妈妈身后。即使他妈妈去教学生,他也可以试着逃离保姆的眼睛,溜到教室门口等他妈妈下课出来。那个进了幼儿园,不知怎么设法逃出了大门,独自出去找妈妈。我已经上小学一年级了,我清楚地记得这次事件的恶劣后果:幼儿园园长和妈妈所在单位的校长带领所有能出来的教职员工,在我家附近的道路和建筑物里一遍又一遍地搜查。妈妈疯了,一直在每个角落喊她哥哥的名字。眼见天色渐暗,母亲的哑声变成了绝望的哭声,弟弟的身影怯生生地出现在家里……

哥是老大。在重症监护室的每次有限探视中,我们总是让他先走。大哥性格内向,透过窗户,能感受到他叫妈妈时的沉重压抑。在中国家庭中,大哥是困苦的代名词。我们小妹妹从小吵架或者在外面受了委屈,总是让我哥来评判告诉她,拿他当靠山。但是和我妈妈在一起,我哥哥永远是个孩子。那是一个寒冷干燥的冬天早晨。妈妈一大早从菜市场回来。她没有像往常一样在篮子里捡各种蔬菜和食物,而是告诉帮忙做家务的亲戚,我看到老板了,在那里排队买肉好冷。说着竟然流下了眼泪,叮嘱亲戚早上一定要送点蔬菜和肉到哥哥家,然后找一副手套。那一刻,妈妈已经忘记了哥哥已经成家,在自己这个年纪,也在寒风中为家里的饮食而努力。还有一年,我哥高中毕业去农村插队。他写给妈妈的信里,最后一句写的是:“夜深了,小鸟回家了,羊进圈了,你停不下来写。”妈妈的眼泪打湿了信纸,第二天就走了,乞求怜悯,把弟弟调整到自己身边……

我一年四季都在旅行,匆匆忙忙从南方飞到中原,海拔八千米,窗外跳过的每一朵云,都是母亲染白多年的银发。“即使被绑在石头洞里,我也不会饿。”在艰难岁月中把我们抚养成人的母亲用行动解释说,她喜欢说这种多少有些骄傲的话。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冬天,学校老师集中精力搞体育,规定不准带孩子,只能统一送到幼儿园。我两岁的时候,妈妈不信任我。她悄悄在南阳老城区的巷子里找到一对没有儿孙的老夫妻,把姐姐和妈妈在困难时期攒下的烟票和布票给了他们。老人非常爱他们。每天,他给我们喂热汤和米饭,每天烧炭取暖。两个月后,其他孩子都冻伤了,我们的妹妹又白又胖。老师们都说周老师是个能干的人!

后来我进了幼儿园,赶上了饥荒,伙食限额没提,但每两斤就得上缴到各自单位的幼儿园学校食堂。每天最难熬的就是晚上睡觉前的饥饿感,但是有一天晚上,我从妈妈的学校门口看着老人的时候,我拿了一个用报纸包着的热东西打开了。这是一根煮熟的胡萝卜。烟雾缭绕的甜味立刻充满了味蕾,成为童年令人耳目一新的舌尖记忆。很多年后,我才知道妈妈是从一个曾经教书的农村小伙家里弄来的,悄悄的捡柴火煮了。我想上小学的时候加入少先队。我特别羡慕其他同学在入队那天有新衣服穿。我妈毅然决然地把饭票换成了钱,挑了最便宜的布,一晚上刚剪好,手工缝好。阳光下,我穿着一件白色背景的粉色上衣和一条蓝色裙子,成为宣誓大会上最抢眼的孩子……

妈妈,在严寒酷暑中,你是一棵挺立的大树,庇护着一群孩子免受风雨的侵袭。在饥饿和困苦中,你是一盏不灭的灯,为一个家庭点燃希望。现在,苗熟了,春秋实了。我们更需要你。只有你能有一个可以呼唤的母亲和一个可以回归的家!

妈妈,我们坚信你会醒来。在我住的楼里,邻居朋友家的孩子生病后都不醒。妈妈毫不犹豫地说,我去看看。我的孩子一定是失去了灵魂。结果,孩子只是在她的长叫中醒了过来。朋友说:“阿姨一遍又一遍地叫孩子的小名,但她是认真的!”!

是的,最真实的感觉是最坚定的信念,最纯粹的祈祷,最安全的保护。我们应该把它还给妈妈。如果我们不相信我们的母亲,我们就不会回来了!

终于,在窗口另一端的显示器上,一串数字变成了温柔的浅绿色,妈妈稳定地呼吸着,妈妈的眼睛睁开了。终于,在那个清晨,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山城清晨的美好:值班的嫂子大声说,我妈哭着说不舒服!

然而,叫醒妈妈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这些。当我和弟弟假装很小的时候,我们在哥哥姐姐面前进入重症监护室的病床前向妈妈哭诉。妈妈看着我们,明确地喊了一声:妈妈!是的,医生说我妈还没有完全清醒,但那一刻,我认定这是我妈最真诚的呼唤。我妈妈累了,我妈妈感到不舒服。母亲在生死关头能说的话,也是她最信任、最需要的母亲!那是人类生命最初的情感,是用血传承下来的。

醒来后,妈妈得到了新的生活,她摇摇晃晃地走着,她认出了自己的亲人,她挑出了糖果,在成千上万人团聚的春节期间,她稳稳地坐在餐桌旁!经过生活的洗礼,我们珍惜和关爱母亲,就像做一个新妈妈一样。

叫93岁的老母亲回家,她自己醒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