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母亲 :网友: 清风缕缕知我心

  • A+
所属分类:经典美文

冬天,我最不喜欢的季节,让我想起,当妈妈还活着的时候,这个节日里还会有我最喜欢的腊肉,家常菜的味道,真妈妈的味道。

转眼间,十年过去了,时间一再证明事情不一样,甚至回忆也会变得很模糊。只有打开黄色日记,才能拾起模糊的记忆。

我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山村,所以我的母亲是一个农村妇女,强壮能干,在方圆的几个村子里基本都能数得清名字;带着自行车和一车东西送我上大学。

妈妈,在他们那个时代,他们是知识分子。他们都是上过中学的农村女孩。他们在附近的村子里又高又有名。

从小我妈就告诉我们姐弟俩:她最大的希望就是我们不用像她一样面对黄土,面对太阳;这令人失望。我们中至少有三个人在室内工作。

我从小就崇拜我的母亲。八九十年代,大家都去广东打工,做小生意;就连我们阿姨也多次写信让妈妈去广州和他们一起做衣服,因为妈妈会做衣服,会说话;村里小伙伴的父母都去广东打工赚钱,但我们的母亲不愿意放过我们的兄弟姐妹和老爷爷奶奶,在贫困的田埂上种了两亩地两亩山,养了几头猪,平时在县城里做点小生意,给兄弟姐妹挣学费;当年学费两三百元,父母却是每个角落都赚到的。

还记得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外婆因为脑梗突然在床上半身不遂,母亲也不再县城做生意,一心在家照顾。想想当时那个不方便的山村,不方便的医疗,穷到有些人一天连饭都吃不上。幸运的是,我们以前从未尝试过这种方法。每当家里有足够的食物,就是有一个能干的妈妈带来的幸福。

在同龄的青梅竹马中,我很幸运。我可以上大学,最后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山村读研究生。我是村里第一个女孩。这些是我可爱的妈妈们!

我还记得我考上初中的时候,然后到了高中,初中被教育了九年。我生不逢时,没有达到义务教育。这都是我父母的血汗钱。中考打得好,考上了区域高中;当时村里很多人都跟我妈说:虽然地很高,如果两个弟弟将来考得好,那你就提供三个。你怎么负担得起?最好去县城高中,还可以减免一些学费。甚至我对妈妈说:“妈妈,我为什么不去县城读高中?反正我要努力工作存点钱,我还是怀念大学。”在我的记忆里,那是我妈第一次失望地对我说:我不要你存几百块钱上县城高中。很明显,你考上了县高中,那里的教育环境比县高中好很多。如果你想上大学,去那里会更好。

后来上了一所地区高中,住在学校里不再像初中那种破旧的宿舍,一学期只收180元,然后自己带饭带柴。记得高中一年级的学费和各种费用花了1000多元,十年前花了1000多元,对我们村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我还记得我入学时,妈妈送我去高第。交了学费后,她让我去批发城进货。对了,我买了一套衣服,说校服没干的时候可以换掉。

三年的高中生活像所有的朋友一样奋斗,只为考上大学;当时,大学被认为是唯一的出路。

记得2001年高考前,妈妈怕我压力大,给我买了“XX口服液”等一些奢侈的东西。

记得上完课回宿舍收拾东西准备第二天回家的时候,妈妈打电话给我说第二天要来买东西,让我在学校等她一起回家。她和我爸没有问我考得怎么样。后来哥哥们告诉我,高考前两个月,父母很担心,怕我崩溃,因为我说如果考上了不好的大学,就给哥哥们打工上学。

我还记得那天在学校门口等父母出现的时候,我看到已经很瘦的妈妈更瘦了,所以我好像很担心我。但是他们没有问我考得怎么样。考完试我主动跟父母说了我的考核情况,上更好的大学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记得那一年,在填学校之前,父母不停地翻学校和专业;妈妈说:你为什么不去医学院?女生学医是个不错的选择。医疗、教师、裁缝都是不可或缺的行业。无论时代如何变化,他们都不会失业。从小就认定妈妈说的不会错,确定了自己的专业。当我选择学校时,我妈妈担心我在考试中犯了一个错误。让我填广西医科大学以防万一;叔叔阿姨要我选同济或者中山大学;他们都感觉很好;CUHK离家不远。经过慎重考虑和比较,我选择了填报武汉大学作为我的第一志愿,我有幸被录取。当我收到录取通知书时,我父母拿着它很久了。

我记得那一年,我告诉妈妈;妈妈,我可以申请贷款。你不用担心我的学费。妈妈说:“别担心这个。如果你通过考试,你的父母会给你提供学校。”。18岁那年,我带着父母的爱和弟弟的爱来到了大学。父母没有送我,我拒绝了。从家里坐火车到武汉花了30多个小时。为什么要费心花钱?

大学五年,我不敢浪费时间学习。后来遇到一个教授,直接去他家门口读硕士;我在等大学毕业工作帮家里分担,当时我的两个弟弟已经上高中了。我多次拒绝教授的劝说,甚至准备直接去实习找工作。后来教授打电话跟我爸妈沟通,听说我爸妈普通话真的不好,怕他们听不懂。我写信让父母说服我,甚至对我担心的学费问题提出解决方案。

我妈妈理解整件事。那年寒假回家,她满怀热情地对我说:她从来没想过我是女儿就得给哥哥让路,不然她不让我上大学。她努力工作了20多年,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过得好。看着妈妈消瘦的脸,我哭着答应我去读硕士,这样以后才能更好的工作。

当宜颜还是一名交换生的时候,我母亲离开了我们,骨癌,疾病来到了我身边。短短几个月,我只能陪她半个月,只是因为妈妈知道我有两门课要考,逼着我回去考试;然后,通过考试后,我最后一次没有见到妈妈。甚至在她能说话的时候,她告诉父亲不要告诉我她走了,这让我感到很安心。

放假想回家的时候,收到了哥哥的邮件——还有爸爸的信,知道妈妈走了,我痛苦的坐在宿舍地板上,却哭不出来。后来,我走到校园的湖边坐下,看着陌生的地方,看着东方;想想你的承诺:当你毕业的时候,父母,你一定要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

遗憾、无助、痛苦;虽然十年过去了,但十几年过去了;可是,每次想起妈妈不孝顺的遗憾,我就泪流满面。

十几年来,我后悔错过太多,但又说不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