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肉伦怀孕 坏老人的春天敏静九章

  • A+
所属分类:经典美文

霍金范的眼神透露出更多危险的信息,直接无视霍家兴的回答,激起一丝冷淡。“我以为一切都是意外。我以为我亲爱的侄子会算上我。

不过说实话,你老婆第一次用双手,你真的是一心为了家庭幸福。”

霍家兴没想到他姐夫几年前谈的事情。他甚至没有把咖啡牢牢地握在手里。他用闪烁的话语回答:“很久了,你还记得他。当时大家都说是意外,所以……”

“想不到?”霍扬起了眉毛,很自然地露出了不寻常的笑容,但他的笑容确实让霍家兴有点担心。霍过去很少这样说话,他经常这样说,也就是说,他跟你没什么可离开的。“贾星,说实话,你把她送到我床上,还偷了我公司的账户。”

霍的眼神一直是冷而无热,紧接着就是一句,“但是我这几年太低调了,以至于霍家的人都觉得我是个善良的人,对吧?”

霍家兴把咖啡洒了一地,脸色顿时铁青。霍的话让他想起了一件事,这件事他真的快要忘记了。……这些年来,霍已经开始收敛并保持低调,但他无法掩饰。

霍家坐南城要花很多时间,要把所有问题白纸黑字解决,表面上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作为霍灵觉最宠爱的小儿子,霍金范不仅仅是一个口头上的举动,更证明了他是四兄弟中最实惠的男人。

一夜之间,程楠所有的帮派都被连根拔起,全部归霍所有,开始进入罢工与和平的时刻。

如果不是霍金帆突然露出这种眼神,霍家兴真的已经快忘记这件事了。

他为什么开始在这个太岁上破土动工?他当时是怎么想的?

手颤抖着,霍家兴露出了殷勤的笑容,“姐夫,你是对的,我错了,我错了。”

“错了?我认为你没有意识到任何错误。”霍放下茶杯,“你打算和前妻视频多久?如果你认为这种事情会影响到我,我认为你真的错了。”

霍家兴额头上滴着大汗,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霍金帆?他仔细看了一眼霍金帆。原本冰冷的眼神全部湮灭,变成了平时的卑微和低调不愿多说。

然而,他从不看不起他的姐夫。虽然他曾多次在父亲面前抱怨自己为何如此做作,但霍却让他想起了逝去的记忆。他敢装,只好低头说:“姐夫,你一定记错了。我怎么能留着那种东西?绝对不存在。”

“不存在最好。”霍不一定是这样的,但需要霍家兴的保证。他相信,经过今天的对话,霍家兴再也不会离开那个视频了。

“是的,是的。姐夫,有什么建议?”

霍金帆站起来向外走去,霍家兴也跟着走,来到门口,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说道,“有时候,作为一个男人,你还是应该做一些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霍金帆说完就走,霍家兴的脸色有点苍白,这是说他不是男人吗?

尤兰达一直在车里等着。看到霍上车,他转过身来,恭恭敬敬地问:“四爷,下一步去哪儿。”

“回家吧。”霍淡淡地说了句。尤兰达把车开出了停车场。当然,他不能开车去北苑。北苑是霍的私有财产,他在有自己的住所。

“四爷,你出去的时候我看家的少爷脸色有点不对。”

“没什么,他什么都没敢做。”霍淡然一笑。“他总是只敢动女人。”

他来这里的目的是警告他破坏视频。当然是让他最近收敛一点,至少暂时不要找沈芸的麻烦。

…………

霍离开北苑已经快一个月了。每天,都按照尤兰达的指示打扫房间,但是霍从来没有出现过。

她最好不要出现。她也很自在。但沈芸偶尔会觉得自己像只笼中鸟。她想出去的时候不知道该问谁。她总是害怕霍或尤兰达一用完就来检查她的工作。

这一天,她真的处于无所事事的状态。她打算出去和何飞飞聊天。她照完镜子后,转身走了出去。她刚打开门,就看见霍金帆在门口喊。

霍金帆见她一脸惊慌,示意她不要说话,边说边迈步进屋。

沈芸张开嘴,她清楚地记得尤兰达和她打招呼。如果霍要来,她会提前打电话。她也数了数已经四点了,估计她不会来了,所以她放心大胆地约了何飞飞。

怎么会有这样的巧合呢?

没办法,沈芸只好硬着头皮转身回去,跟在霍金帆身后。

霍金帆在客厅的桌子旁坐了下来,手指在桌子上轻轻碰了一下。沈芸赶紧放下包给他泡茶。她能很快理解的动作让霍金帆的眼中闪过一丝欣慰。

沈芸把大红袍放在霍金帆的手里冲泡后,看到他还在认真地和电话里讨论着什么,但她注意到霍金帆的眼神似乎有点醉意,但她只是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立刻想起了更重要的事情。

沈芸跑到阳台,她的胸罩就挂在那里。毕竟她住在这里,霍一个月没来,所以她没有太多顾忌。

当她惊慌地拿着胸罩时,一个平静的问题突然从她身后传来,“你把这些挂在这里。”

沈芸立刻惊恐地转过身,慌慌张张地解释:“对不起,因为客房没有阳台,所以白天想把它拿出来晒晒。我忘记接受了。”

霍·金范伸手去拿她的米色紧身胸衣,眯起眼睛看了一会儿。“36/80D?”

沈芸的脸涨得通红。她结结巴巴地想拿回她的胸罩。她知道霍皱着眉头说,“我清楚地记得它不应该这么大。”

“四爷……四爷,别这样……”沈芸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行为不得不靠在阳台的窗户上,她甚至能闻到霍身上淡淡的酒气。

他真的喝醉了。
心里咯噔一下,想往后一靠,躲开霍·试探性的一碰。他们之间的距离只有一英寸。“四爷,真的不好。”

“就是不好?”霍的声音充满戏谑的语气,“那是可以接受的。”

沈芸露出了一些意想不到的表情。霍一向很有绅士风度,不会对她表现出太大的野心。他更像是她心中有野鹤的男人,甚至帮她也只是一个方便的事情。

然而,她知道只有霍能让她感到一丝温暖。她承认自己对霍有感情,甚至没有反抗他的做法。

“其实你挺漂亮的。霍家兴为什么不喜欢你?”霍金帆凑近她的耳朵问了句。

一个低沉的声音,低沉如霹雳,让沈芸的脸瞬间红了。

她只是觉得他们的站姿很温暖,却又无法抗拒。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情景,穿着一件绣着梅花的白色旗袍。”霍的文字很美,似乎像毒药一样蛊惑着的心。

沈芸发出一声痛苦的声音,她的手放在阳台上,艰难地支撑着几乎柔软的身体,头脑一片混乱。这个距离真的太近了。

不行……她和霍不能这样……

她会给霍带来麻烦。她知道霍金帆在诱导她,但她不能答应。

沈芸开始用双手拒绝。“四爷,我们真的不能做这种事。”

“嗯?”原本听话的女人突然又开始拒绝了。霍露出了不高兴的表情。他仍然束缚着沈芸,不让她离开。他抬头看着她的眼睛。“为什么,你在我眼里可不是这么说的。这是可悲的和令人回味的。”

“别告诉我你对我没有感觉。嗯?”男人的吻贴近她的耳朵,让她的心跳加速。

“我……”沈芸咬着她的嘴,终于用勇敢的脸说了出来。“四爷,你现在醉了。我真的不希望你因为喝醉而做任何让你后悔的事。”

她对霍金帆的印象很好,但她心里太清楚,霍金帆对自己没有感情。

她甚至能清楚地记得尤兰达那天离开时的表情。“偷偷告诉你四爷喜欢干净的女人。你结婚生子,甚至坐过牢,他真的很对不起你。调整你的位置,你会感觉更好。”

这句话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三年前,当霍从床上醒来时,她也能看到霍眼中的恼怒。

霍金帆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观察沈芸表情的眼神也滑过一丝笑意,他慢慢放开了手。

沈芸迅速从引起麻烦的阳台上逃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衣服穿得整整齐齐。她此时甚至有点不敢看霍金帆的脸,心里在想一个睡觉的借口来躲避这个陌生的环境。

当抱着被子飞向客房时,霍突然说了句什么,聪明的拦住了她。

他说:“我们去带你去看你儿子吧。”

知道霍金帆喝了酒,但沈芸一句话也不敢说,很轻松,他说他可以带她去见她的儿子,她一定不能错过这样的机会。

看到尤兰达的车停在头上,她才微微松了口气,她真的以为霍金帆酒后驾车,而她不得不继续跟着一个醉驾杀人跑一次。

霍坐进副驾驶位,轻轻咳嗽了一声,说:“去双语幼儿园。”

……

沈芸手里拿的是给霍成贤的一辆玩具电动车。他手心有些汗,紧张的心跳加快。

如今,霍成先已经三岁四个月了。她甚至不知道霍成先现在是什么样子。

开心、紧张、激动……很多情绪在心里翻滚,直到尤兰达说了句“四爷到了”,她才回过神来。

双语幼儿园是程楠最好的幼儿园。据说院长是从国外回来的人才,霍家的孩子基本都送到这个幼儿园了。

下车前,霍提醒,“是的,我只答应带你去看他,不允许你做太多过激行为。虽然你是他的母亲,但他还不认识你。”

沈芸顺从地点点头,只要她能见到霍成先,至于要回霍成先,总是在等待最好的时机。毕竟霍带她去看孩子,她不想真的连累到对方。

袁把孩子们带到幼儿园,和霍站在外面等着。经过刚才阳台上的那些事,她有点不好意思看霍的眼睛。

“四爷,你喜欢霍成先吗?”沈芸鼓起勇气和霍问了一句。

霍听到这个问题时,微微皱起了眉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你觉得我和三哥会有多亲密?”

沈芸点了点头,看来霍金帆和霍成先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还有,你很快就会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和孩子接触。”霍无奈地加了句。

“四爷!”幼儿园传来清脆的叫声,霍金帆的额头青筋直冒,紧接着一个圆圆的小东西径直朝霍金帆走来。

霍蹲下身子,顺手抱起霍成先,捏捏他的鼻子说:“让你把最后一个字去掉。”

“但是四爷跟其他人一样大喊大叫。”霍成先揉了揉鼻子,深情地搂着霍的脖子。“四爷好久没来看霍成仙了。霍成先想你了。”

霍成贤真的很好看,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大大的眼睛,嫩嫩的脸蛋,长长的睫毛,小得让人好想抱抱。

沈芸凝视着这一幕。我不知道为什么。一种复杂的情感突然涌上心头。她没有忍住眼泪。生下这个孩子后,她再也没有亲手抱过它。她很想听他叫“妈妈”。

霍成先终于注意到了沈芸。他转头看着她,低声问霍。“四爷,这位漂亮的阿姨怎么哭了?”

霍蹲下身子,把霍成先放下。“阿姨哭了。去哄。”

霍成仙从霍身上走下来,她胖乎乎的小手轻轻拉下了的裙子。“美丽的阿姨,别哭了,霍成仙会吹在你身上,它会飞走的。”

沈芸赶紧擦掉眼泪,把电动车递到他手里。“阿姨没哭,阿姨给你买了个小礼物……”

霍成先眼睛一亮,走上前来,手里拿着。虽然这辆电动车没有他平时的玩具好,但是幼儿园里总有其他小朋友会玩。他吵了很久,霍家兴都不理他。

霍成先的小手在方向盘上来回摩挲,甜甜地笑了。“漂亮的阿姨,你真好。”

沈芸有点兴奋地看着霍金帆。那一刻,眼睛里充满了潋滟,这让霍金帆的醉眼微微下沉。她低声问,“我能抱抱他吗?”

霍金帆点点头。
沈芸伸手示意。霍成先很聪明,走到沈芸的怀里,手里拿着车玩。这孩子的心很纯洁,根本没有太多的想法。

沈芸轻声说:“霍成先还想要什么?阿姨下次来看你的时候可以给你买。”

虽然她真的没有很多钱,但她三年来第一次见到霍成贤,她讨厌不为他挖掘自己的全部内心。

霍成先怀疑地看着沈芸,皱起了鼻子。为什么这个漂亮的阿姨对他这么好?他捂住沈芸的耳朵,低声问道:“阿姨,你想做我的四奶奶吗?要不要霍成先帮忙?”

沈芸的脸立刻变红了,她急忙摇头。“阿姨今天来看你了。”

和霍成贤只呆了十分钟,尤兰达就提醒家人,会有人来接他。沈芸只好放开霍成先。母子之间的血缘关系真的有感应。即使霍成先第一次见到沈芸,也很深情,吵着要沈芸记得再来看他。

“你刚才跟霍成先嘀咕什么?”霍上车了。这一次他没有坐在副驾驶,而是和沈芸一起坐在后座上。

本想躲开,却被搂在怀里。这一幕在尤兰达眼里受到了批评。他差点滑下方向盘,撞到马路对面。

沈芸摇了摇头。“不,我什么都没说。”

她很少放松。她真的很感激霍。见到霍成仙的幸福让她甚至想彻底感谢霍,但她能做的很有限。

尤兰达在前面问:“先生,先送沈小姐回北苑好吗?”

霍看的眼神依旧是醉意。其实他还是喜欢现在的感觉。清醒和醉酒之间只有很短的距离。

“不,我今晚要去北苑休息。”霍的话刚停,的背下意识地绷直了。

她不应该胡思乱想,但她控制不住!

尤兰达几乎没有牢牢握住方向盘。霍淡淡地说:“再这样开,明天就不用来了。”

“四爷,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太惊讶了。”尤兰达道歉很尴尬。

“晚上做饭,我饿了。”霍金帆侧头和沈芸交代了一下,沈芸恍惚地点了点头。

去做饭,霍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之前,他只是随意地看着自己的眼睛,并没有特别注意房间里的变化。所有的器具都擦得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灰尘。

霍踱到后厅的客房。客房里有一张桌子,上面有几张信纸。也许沈芸没有时间把它收起来。他看见信纸上画着一些梅花。从第一个稍微生疏到最后一个,他甚至能猜到这个女人在监狱里已经失去了几年的技能,但她还是练了回来。

走进房间,看见霍手里拿着自己的画,赶紧上前抢过。“这,这是我无聊的练习。”

“这幅画不错。”霍称赞了一句。

沈芸把画抱在怀里,但只觉得脸上有些发烫。其实她今晚很紧张,尤其是和霍单独在一起的时候。

一个醉醺醺的男人,一个孤独的女人,发生过性关系。她原本很信任霍金帆的分寸,但现在她有点拿不准了。

正当的呼吸急促时,霍却很少打破此刻的沉默。“明天跟我去个地方。”

“嗯?哪里?”

霍隐隐唤出焦,“沐阳巷。”

……

这个地方,木阳巷,是程楠的一条古街。喜欢这个收藏的人总是有的,来这里捡错找货的人也不缺。霍金帆已经有这个爱好了,去沐阳巷也是正常的。

一大早,尤兰达在北苑楼下等着。

作为霍最信任的宠臣,尤兰达其实也有自己的骄傲,只是最近他觉得自己看不透四爷。

因为霍·又带着下楼了,这种绽放的状态让尤兰达使劲捏他的脸。

这怎么可能?虽然霍·金范和他似乎解释了很多次,但尤兰达还是不太明白。

然而,尤兰达再也不敢露面了。他和他一样聪明。这时,他看不到任何线索,所以他真的是个傻瓜。他连忙点头微笑。“四爷,早上好沈老师。”

话刚停,何飞飞从远处斥责,“沈芸!你这个混蛋,你放我鸽子了!”

沈芸额头上青筋毕露。昨天她没有去找何飞飞,又因为霍突然袭击而忘记通知何飞飞,她赶紧招呼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不是故意的!”何飞飞刚喊完,才注意到停在他们身边的黑色超酷豪车沿着车尾落在了霍的车门旁。

***

“哇。”何飞飞拉着沈芸向这边走了几步,笑得很厉害。“就说你一定忘了朋友。”

脸红了一下,把带到霍面前。“四爷,这是我在程楠的好朋友何飞飞。菲菲,我是霍……”

“我知道,我知道。”何飞飞大方地伸出手。“霍先生你好,这是我第一次见面,但我听说过很多关于你的事情。”

“好的。”霍简短回应,“要不要加入我们?”

“可以吗?”虽然何飞飞问了这句话,他还是带着沈芸坐进了车里。要知道霍在南城的名声太大了。在车里呆一会儿是一种莫大的荣幸。何飞飞的小脸上满是兴奋。

沈芸有点局促地坐了下来,小声对何飞飞说:“别误会。”

“我误解了一些事情。”何飞飞再次放低声音回答:“你原本就是一个……”

沈芸抓着何飞飞的嘴,生怕她再胡说八道。何飞飞支支吾吾了半天,但还是没说其余的。

其实昨晚沈芸真的很担心霍金帆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幸运的是,在* *之后什么都没发生。这个男人对她真的是越来越捉摸不透,甚至让她产生了一些怀疑。他把她推到角落时喝醉了吗?

到达考核巷后,不得不暂时和何飞飞分开,因为霍让她跟着他,何飞飞和尤兰达远远地落在后面,何飞飞瞬间觉得自己要成为宠臣了。

“嘿,你看起来怎么样?别那样看,好吗?”何飞飞一转头就看到了尤兰达不屑的眼神,气得头都顶了。

尤兰达摇摇头。“真不知道我们四爷是怎么想的。……”

“我告诉你,你四爷霍在很厉害,但你绝对配得上他。让你的狗睁大眼睛。你再这么说,我就废了你的把戏!”何飞飞伸手,凶狠的表情与动作相匹配,真的吓到尤兰达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