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竹开花 ,文章来源: 周志明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听说过竹子长在石头上,康乃馨开花吗?反正我没看过,更别说看过了。所以,我想看看。

三月流过小溪,溪水很清,盈盈如百灵鸟。慢慢地在水草间,小鱼摩擦着我的皮肤肌肉,痒痒的。一座石拱桥、一片卷心菜地、一个秋天的池塘、一湾稻田和一片松林。家乡的面貌没有改变。

我的家乡没有竹子。小芳说竹子长在“ flyrock ”上,有两个遮阳篷,绿色,又细又短,开着白花。我问:“你是哪里人?”小芳说:“大哥,你真是城里人。你甚至不知道这些。它从天上飞下来。像‘飞石,是来自天堂的精灵。这里的人都知道。”

我知道“ flyrock ”。传说有一天晚上,一道蓝光划破星空,在家乡的牛牛山上旋转,牛牛山就像白天一样。蓝光过后第二天,“牛”尾巴上多了一个点,是“ flyrock ”。它是正方形的,大约十米,赤褐色,光秃秃的,一半深在土里,一半高出地面。敬畏崇拜始于第二年。之后逢年过节,香烛留在身边,老人尊为神。

在小芳的带领下,我看到了开花的竹子。

它们真的是两个丛,连着“ flyrock ”的前墙。前墙是一个斜面,泥很薄,肯定是几百年的风沙堆积而成的。很可怜。竹子生长在那层薄薄的泥土上,每一丛都有几十根树枝,相邻半米。竹枝弓在里面,树叶依偎着,像几十只枯瘦的手一样卑微地握着它们。有竹结,有参差不齐的结,有薄薄的叶子,有绿色的斑块。在竹子的一端,一簇簇白色和黄色的花,像雨伞一样,半撑着,非常小,非常苍白。竹瘦,但不超过两尺高,弱而无风。

是竹子吗?纯粹这么烂,这么干,这么局促,这么惨。

不是我见过的竹子。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竹子。我断定它不属于。它不是金竹、紫竹、玉竹、香妃竹,它什么也不是。我在房子的前院和后院见过竹子,在河边的山坡上,在城市的绿化带里。它是一种绿色,颜色和外观美丽,优雅而著名。

那么,真的是天赐之物吗?我不信,但细看又半信半疑。在又浅又干的土壤下,我想它一定有铁一样的竹茎,可以在密集的岩层中穿过生根的竹茎。不然能不能突破铁一般坚硬的石头,在夏天的红日和冬天的北风中摇摆?

我抚摸着它,心里充满了感动。是丑竹,病态,瘦骨嶙峋。但是,是贫瘠土地上的专注,是柔弱土地上的摇摆,是我比不上竹子的。一瞬间,一种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只是,它不应该开花。

不知道小芳哪里疯了。这个女孩总是很淘气。母亲弯下腰,在菜地里捡了起来。菜地里全是油。这次回来,我看着竹花,劝妈妈住在城里。妈妈辛苦了一辈子,应该享受幸福。但是我妈太固执了,不敢进城,说这里已经留了好几代了,应该离开这里。

数据显示,竹子开花意味着竹子的枯萎和死亡,这是一个不祥的征兆。自古以来,就有人说人要动。吃饭聊天,我用这个理由动员妈妈再去一次镇上。

“废话。谁说的?糊弄我老婆子!”妈妈说,“你是个有文化的人,还信这个?一年了,它没死,我也没见过灾难。真的是……”我妈有点不开心。

妈妈很固执。在她的家乡,她以坚韧和勇敢而闻名。但是这几年她身体不好,让我很不安。我想,我宁愿相信它拥有的,也不愿相信它没有的。看在我妈的份上,我要把开花的竹子搬到一个不知名的偏僻地方。

“不!”妈妈几乎要生气了。

我了解我的母亲。很难操纵她的决定。如果她违背自己的意愿一个人走,以她大胆的性格,一定会做出惊人之举。看来我不得不放弃了。

第二天我就要回市里了。晚上,妈妈给我泡了一壶自制的土茶。茶有点苦。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聊天。妈妈说:“这个地方比不上大城市,但是生活习惯了,离不开。何况还有温饱,还有小芳!担心什么!”

家乡的夜晚很安静。在这宁静的夜晚,我无法入睡。我总是想到开花的竹子。总觉得跟我妈有关系,但是过不去。

房间里响起了深沉的鼾声和细微的呼吸声,妈妈和小芳已经睡着了。月光如银,融于遥远的山谷和静谧的森林,“飞石”花竹。

其实竹子挺好的,花挺好的,老家挺好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