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很深 本文投稿: 刘青云

  • A+
所属分类:经典美文

我不知道我妈从哪一天开始变老,我几乎从来没有仔细的看她,注意她脸上和心里岁月的痕迹。

母亲右手残疾。据说她小时候爷爷奶奶养的孩子太多,照顾不了。最终,由于疏忽大意,在母亲两岁的时候,她不小心把一只手伸进了熊熊大火中,烧伤了五根手指中的三根。感染后,她没有保留一个,留下一个椭圆形的手掌。以后我妈再怎么努力,再怎么努力,总会比别人慢一点。大集体时代,靠厘米吃饭,我妈的辛苦只能算一半劳动力。在我年轻的记忆里,我一直以为她不爱我。我经常看到我妈妈把碗里的食物舀到我哥哥和姐姐的碗里。我抽着她干瘪的奶子,哭着,她会让我心烦意乱,把我推开,或者使劲捏我。我甚至厌恶她的丑陋,总是和她保持距离。

有一次,我妈带着我和姐姐们去卖红薯干。那天早上的霜很大,就像雪一样,地面是银白色的。当我张大嘴时,我能听到格格作响的声音,这让我的上牙咬下牙。路过陈嘎口的时候,我遇到了当时六年级的班主任。我胆怯的叫了一声:“陈老师你好!”陈老师转头问:“这是你妈妈吗?”我妈趁机把手伸向我两边的肋骨,我支支吾吾的拉开。几步之内,我妈追了上来,用左手在我头上拽了几颗钉子,冷风和爬钉的力道(爬钉就是把五根手指向掌心弯曲,用手指关节击打人)让我清醒了,我妈的话像铅一样充满了我的耳朵:狗不算太穷,但你太丑了!我为什么要养你?嘴里的邪气直接喷到脸上,她眼中的悲伤让我羞愧!我才知道我妈有这么一颗细腻的心,平时的冷漠并不代表麻木。面对贫穷和饥饿,所谓的尊严是人格最大的讽刺!

初中的时候,二姐结婚了。二姐结婚的那天晚上,她妈妈哭了,从十月怀孕一直哭到妹妹长大,听她的人都哭了。二姐从床上滚下来,抱着妈妈哭了。她哭着说,妈妈,我以前真的不好过。我可以重新开始吗?如果能重来,我一定会减轻你的负担,照顾好弟弟妹妹,不希望妈妈把碗里的饭扒给我……。这一刻,我整个防线崩溃,失声痛哭。这一刻,我的心灵五岁了,我不再是十五岁的少女了!想着和老婆一起哭的那句话:你的孩子在他们怀里,会苦会甜!盼星星望月亮,宝宝出生了。孩子学走路,就像手里拿着一碗油,不小心打破了碗里的油流……

深夜,窗外一片寂静,我第一次看着妈妈。昏暗的灯光下,她的头发凌乱,先前绑着的两株幼苗也松了。绑苗的绳子落在脖子上和头顶上,就像两条蚯蚓一样,随着母亲头部的活动不断膨胀。白黑头发散乱。母亲用左手捏了一把鼻涕。泪水和鼻涕混合在一起,让她的喉咙不停地打滚。最后,她屏住呼吸,缩回了身子。她旁边的人给她留了地方。有人给她带了一个瓷罐姜茶。她抬起头。泪水在她发黄的脸上慢慢淌下。有些被夹在皱纹的缝隙里,水波闪闪发光,就像灌溉的运河。她的眼睛抬起来,鼻子红红的,嘴巴还在动,除了一句话:“按喇叭的女人不比自己的母亲好,不有一种爱叫同情。看着我妈的样子,我忘了我妈左手的指甲爬,忘了我咬她奶头时她在我屁股上做的捏。……我走出房间,感觉很难控制,看着黎明的天空,一股刺骨的寒风打在我的脸上。寒风中,我挺直了背,泪水随风飘散。

工作后,我总是尽可能的回家,每次回家,妈妈总是毕恭毕敬的尊重我,我一下子就成了家里的脊梁。每当我爸欺负我妈,我妈就把我抱出来打压我爸:你不守规矩,我就跟她说我不给你酒!父亲低声求饶,把家里的活都打理好了。他恨不能放弃母亲,只想让母亲闭嘴。

没结婚的时候,每年都回家。我只是想见我妈妈。一直以来我都认为给妈妈足够的钱去享受更好的生活才是最好的孝道。直到有一年,我出事了,我妈把我出事前给她的钱从千里之外送到我的病房,我才慢慢体会到她心里藏着的爱。我在病魔中一次次挣扎着跑上死亡线,一次次睁开眼睛,只为了再次回到妈妈身边,因为有妈妈在身边,我永远是最好最重要的。我知道我妈从来没有离开过我,八口之家的生活已经把她撕成碎片。她真的很难拼凑出一份完整的母爱,所有的挣扎,委屈,痛苦都埋在心里。

结婚后,很多事情似乎超出了我的承受能力。每次脑子有空档就想回家看妈妈,但是照顾孩子总是很难。每次在妈妈身边,我总是低声跟她说:妈妈,你喂我的小宝宝,我喂你的老宝宝!我妈在家里给我收集各种农产品,走的时候总是挤满了车……。我给她点钱,她就给我一车土特产。每次离开妈妈,我的心都归零。

这几年回家的次数多了,可能是年纪大了吧。对于以前处理不了的事情,我不能犹豫。我妈80岁了。我喜欢和她聊天。我喜欢把我的腿放在她腿上,让她轻轻地揉。我揉的时候看到她笑的嘴合不拢,只露出两颗门牙,有时候还会流出一点口水。我能看到她骄傲快乐的样子。那时候我会说些好听的话逗她开心。我妈不停的点头,浑浊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我。我说,妈妈,你在看什么?她总是说,青云,你有福了,你的孩子会对你很好的。我明白我妈妈的意思。她是说我这么孝顺善良,肯定会以牙还牙。我又故意逗她:妈,你可以去算命啦!这个时候我妈就会像撒娇的女人一样打我,我和我妈就会这样互相拥抱。我就趴在我妈身上让她乱动我的头发……。我伸出手,不停地摸着她的额头和脸。她说:“青云,你的手好软,难怪你的命这么好。”我在想,我的生活很好,可能是因为我有这样的妈妈吧!我的眼睛湿了。我真的很想一直蹭我妈的脸,把她脸上的皱纹都抚平。我想让她回到过去。想看看她年轻时的样子……

我的手不能抚平母亲脸上的皱纹,但我希望我能用心抚平母亲内心的岁月。我们的肢体接触让我妈的笑容像小孩子一样在脸上荡漾,一遍又一遍的告诉我,一年至少要回家两次,暑假一次,过年一次。得到我的承诺后,她折回:谁知道你回不来了,只有那时你才知道。这时,我看到她脸上闪过失落。

很多人很多事一转身就忘了。只有母爱,无论我们转身多少次,都难以忘怀。今夜,我的思绪飘回了故乡,那里有母亲的白发,母亲的鹅蛋掌,母亲的两颗门牙,母亲步履蹒跚的身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