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最美的四月天 ,转载人: 梁灵芝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三月之后,春天过去了。院子里,粉红色的羊蹄甲在风中漫游,火红的木棉在雨中飘落。对于那些不落叶的植物,树冠上长满了绿色的新叶,下一年的老叶越来越绿。天气一天比一天好,风头也越来越高。清明节虽然过了三天,云还是黑的,雨也是纠结的。冷冷的身影转了一圈,走了。风吹走了,太阳一天天靠近,一天天暖和起来。

鸟儿一天中最先醒来。六点以前总有一两只画眉挂在喉咙上,声音忽高忽低,忽长忽短。然后是更多的鸟,鸟儿叽叽喳喳,斑鸠叽叽喳喳。那时候,睡眠并没有消逝,躺在床上,听着那一声声鸟鸣,带着满满的温暖的露珠,像春天一样透明。清新干净。闭上眼睛,听出鸟儿在倾听的音色,就像盛开的花朵和绿叶间舞蹈的音符。离开鸟鸣,微风吹散睡意,醒来的露珠拥抱太阳,一天的美好时光在晨跑的脚步下流逝。

四月的太阳是女人长久以来所期待的。一棵树接一棵树,五颜六色,从高高的树枝蔓延到地面。比桃花更迷人,比杏花更暧昧,比山布谷鸟更热情。这些女人是夏天盛开的花朵。他们受不了一点热度。他们天生做作。只要太阳再多看一点,他们所有热切的心思都会干在衣服上。还是上衣,迷你裙,风景优美,凸凹玲珑。短裙变得越来越有魅力,精致优雅的走过,不禁长时间的呵护。那种直白的风情绝不逊色于三月桃花。或者长裙拖地,半遮芳芳的情怀细褶,来自四月的阳光。但是四月的风很长,使得裙子摇摆飘动。只有在岭南,女生才能把自己的美和艺术发挥到极致。难怪饭后或周末,派头十足的女人疯狂逛街,男人很少闭门在家。走出门外,外面是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连老太太都不愿意落后。广场上,红绿姨们争分夺秒地燃烧夕阳。

夜幕拉下,开灯,周围的喧嚣渐渐沉寂。我喜欢避开人群,独自走在足球场的跑道上。四月的夜晚,晚风习习,草香浮动,朦胧的月色四处飘荡。在这温暖的寂静中,我的思绪随着月华飞翔。月亮走了,我也走了。往事逆流而上,年少的快乐和悲伤一个个涌现。月光照亮了情节。坐在四月的夜晚,啜着明朝以前的茶,满是清香。窗外,虫子简单的弹着旧钢琴。癞蛤蟆时不时的叫几声,很受欢迎,满身露水。如果是中雨,那些癞蛤蟆和可乐就会开花。一整夜的合唱。这种熟悉的地方口音,让人心潮澎湃,潺潺流水,起伏着一望无际的稻田柔波。梦见棉花、玉米和镰刀。当他正要伸出手时,那只鸟又把太阳吵醒了。

岭南的四月天,阳光温暖而温柔,并没有暴露出它那令人灼伤的坏脾气。五月,雷电交加,倾盆大雨最为常见。你一说出来就来了。天黑了,山川在动。可能会有台风席卷海洋。四月好,出门三月,抓一把水珠回南天。阳光明媚,沙沙作响,天高云淡,燕子的翅膀斜着飞。白色的棉絮飘动,荔枝和芒果急切地吸收阳光中的糖分。院子里所有的树都在释放着力量,一寸一寸地伸展着手臂,试图宣扬自己对生活的渴望。

如果说三月的雨就像是爱情种子里的少女,细腻柔软,让人终日烦不胜烦。岭南的四月雨就像一个小提琴家,手里拿着一把古琴。它以毛毛雨的方式弹奏曲子。无尽的音符……响彻天空,在田野里,在树冠上,在屋顶上,在草芽上。菜苗喜气洋洋,树叶鲜艳翠绿,屋顶在滴水中溅起柔和的细烟。雨滴从屋檐漏下,一些颜色和声音静静地流淌下来。半个月的石桥上,撑着花伞的人来来往往;小巷深处,也有女人撑着绿色的雨伞走来走去,穿丁香让人怀念你。四月的雨,草在欢呼,苗在拔节。远山近水充满了情感,不仅给人一种汩汩的情感之流,也给人一种禅房中的宁静之地。

四月中旬,又到了谷雨,雨生百谷。就岭南而言,落花流水不再纠缠,布谷鸟鸣远。我家楼顶种的香菜,白色的碎花掉出来结出一簇簇绿色的种子,紫苏的种子也被做成香棒一样的阳性果实。今天拔了马齿苋,种了红薯苗。薄荷的枝叶上盖着陶罐,大葱苗也戴着黑帽钻皮。海风摇晃着桉树的枝叶,发出沙沙的声音。长夏不站了,夏已经站在你面前了。岭南四月好任性好可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