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散文 ;MomoYurino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母亲的朋友

文字/秋叶斑驳

这个房间里的花草是我妈妈的朋友。

在她一生中,她第一次为父亲而活。我爸虽然是个老派老公,大男人脾气也大,不知道怎么对人感觉不好,总是喊几声。——只有长大了,这个时候我们才要站在妈妈这边,这样爸爸的火爆脾气才能稍微克制一些。——她仍然全力以赴为父亲服务。当他们的父亲腿脚不好时,他们在荒地上开了一个菜园,竖起了篱笆。父亲坐在菜杆上,母亲去取一桶水来倒。孩子爱妈妈,但爸爸不伤人。我妈妈愿意做这份工作。她的腰椎和颈椎都不好。当她生病时,她只能仰面躺着,看着屋顶一动不动。她什么也不说,只是按照父亲的意愿做这些事情。

第二,她为孩子而活。作为一个家庭主妇,接受传统的家庭教育是女人的责任。她保留了女性道德的这一部分。虽然父亲收入微薄,但她靠的是一点一点从口中攒下钱,在蜡烛下缝补,养育三儿一女,还有一条出路求学。

现在,我父亲走了。房间有一半以上是空的。她唯一期待的是,她的孩子会来这里,吃一顿饭,睡一觉,或者坐一会儿。我是最远的一个,但因为我活得久,我是她心中的主心骨。我要走了,所以她脸上起了涟漪,拿出了她认为好吃的东西。然后打电话通知其他孩子你大哥和嫂子来了。

当一个小房子里充满了一大家子人的欢声笑语时,妈妈很安静,看着这个房子,像一个湖,如此宁静。似乎此时此刻她所有的生命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本来就应该如此!

她从来不希望任何富有和昂贵的东西。只要小房间里不缺人,她的幸福就会满满的。

在我们家,只有我妈妈不学习。她痴迷于迷信。虽然我父亲嘲笑她的迷信,但我们一直告诉她,从来没有鬼神。她说不上来,但她心里有信念。

她总是告诉我们,在那个世界的父亲去世的那天和每一个祭祀的日子,要为他烧纸钱,烧衣服,烧裤子,烧鞋子,送一些好消息。她担心她的父亲会被冷落,什么都不缺。虽然烧鸡、苹果和祭祀用的食物都放好了,但他们还是原封不动地回家了。然而,她认为父亲可以收到那些东西,这成了一种幸福的祝福。

母亲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女人,年纪大了,过着她习以为常的生活,甚至在思想上固执。

大多数时候,她一个人在家,养着一盆盆花草。种子是孩子们在网上买的。蔬菜和水果种植在各种大小的花盆里。这些都是装东西的容器。吃东西的时候,剩下的容器做成花盆——。只要这些蔬菜能长出茎叶,妈妈就不会收获。

也许,这些永远是年轻的花草,可以带她远离衰老的年龄,让她恢复青春的年华。

她也在过着自己的生活,仿佛她又回到了生活中。

在这个房间里呆一分钟,就能感受到岁月的味道。

原来时间可以如此美好。

妈妈总是陪着我,看着她的花草。没有什么是珍贵的,但他们可以在母亲的服务下活出自己的精神。

阳光从一扇小窗射进来,就像伸出一根温柔的触手,抚慰着一条条高高的小草。妈妈的眼睛很深,就像夜空。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奇观:太阳和月亮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极其明亮。

看来我愿意为妈妈洗心革面。

那我,也许,应该理智得多。

我想,我一辈子都不用远行。我可以陪着她,每天生活在一个盆子里。

母亲心中的天平

文/薛梅丛

我的两个女儿,一个在做生意,生活比较好;另一个没有勇气,他们的生活很差。两个女儿都是父母的精神财富。他们看过日本电视剧《阿信》。有句话说“你是家里最小的,你爸妈爱你”。这句话成全了很多家庭,他们被爱情宠坏了,毁了孩子的拼搏能力。父母的苦恼,无法改变他们的性格,形成了他们小女儿的命运。

大手大脚是努力工作的结果,紧凑的生活是闲暇和懒惰的结果。没有风雨就看不到彩虹。是的,百味中,每个人都要选择自己的路。大家都是当事人的粉丝,旁观者清,看到别人理解,面对自己的困惑。为任何人焦虑都没有用,因为皇帝为宦官焦虑,都是徒劳。幸运的是,能做到的大女儿总是慷慨无私,孝敬父母,善待亲友,给唯一的妹妹慷慨的经济帮助。

作为父母,他们感觉自己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都有疼痛感。只是这些年来,大女儿的手心总是舍得放下,小女儿的手心总是安稳地受益向上。姐妹之情是安慰父母的百感交集。想想这两个女儿,她们怎么能坚持自己都有同样的能力呢?十个手指不均匀,十个手指却连着父母的心。女儿们,或强或弱,或富或穷,都是贴心的小棉袄,感情上也是一视同仁。

我住的大连离海很近,这里的居民冬天做补品都认得海参。我公婆晚年总是吃海参。我婆婆去年去世了,享年92岁。93岁的老丈人认识到海参愿意吃,每天早上都吃,几乎一年到头都吃。他用挤压和声音咀嚼它们,他的健康非常艰难。我妻子70岁的时候开始在冬天吃饭。今年秋天,她的家乡碧口有人提出要买上好的咸海参。总的来说,我妻子和他的大家庭亲戚没少买。

买海参回来的路上,老婆和侄子开车。听人说我小女儿瘦不瘦,是不是生病了,他们说“两个大。给我小妹两斤你买的海参。”老婆把话传给了我,我也为小女儿感到难过,但是大女儿亚健康,不能落下。老婆拿出一些海参说40,一个女儿给了20。我很擅长送海参。三天的时间,我把海参做得有光泽有弹性,很高兴看到了粗壮的海参。

海参的质量确实不错,但只是混合,大小不一。我拿着抖抖的海参放在小塑料袋里吃,大的一个一个,剩下的两个。我称了海参的大小,用眼睛量了一下,用手称了一下衣服的重量。我的心平静而不偏不倚。但最后还剩一个。经过仔细调查,原来是41号海参,有错误。但是,我有时候爱较真,所以想对“准”这个词做最后的决定。

经过大小海参的调整搭配,我觉得满意了,就把密封好的海参放在一个大塑料袋里,装在冰柜里,等着女儿过来拿走。为了测试我的不均衡点,我找了个杠来称。好在我就像一个卖猪肉的技术表演,一刀两断。这两袋海参一般都比较重,都是2斤2两。我很高兴告诉我妻子。我说:“分还不错,可能是我妈心里的一杆秤”。

母亲的酒缘

文/林建之

想起妈妈的爱,我觉得自己沉浸在幸福的海洋里。这时,风是温暖的,太阳是金色的,天空是蓝色的,美丽的,心在温暖中跳动。一想到妈妈的离开,我就觉得自己活在蚌壳里。我几乎绝望,几乎窒息,沮丧和痛苦。一想起妈妈,思念的音符就飞起,我自然想起妈妈的酒。

妈妈没有喝太多。但她喜欢酒的浓烈温润,喜欢酒的活血通脉,喜欢酒的宁静放松感。因此,一瓶酒经常被放在家里的木箱里。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一种荷花白酒。包装美观含蓄,美观明亮;酒无色有水,透明清澈。这给了我一种向往和亲切感。

母亲是一个勤劳朴实的女人。她有一双美丽的眼睛。两条粗辫子优雅地垂在两边。妈妈身材很好,不高不矮。她曾经是一个美丽纯洁的女人。只是经过风吹雨打和日晒,妈妈的皮肤有点黑。否则,我的母亲会是一个著名的美女。

每次,妈妈都在田里,在山里,为了完成看似没完没了的农活而拼命。筋疲力尽的母亲回到家,洗完衣服换上干净柔软的衣服后,在房间里大口喝了一口白酒。酒通过喉咙,流经食道,到达胃。母亲似乎找到了一种精神慰藉,一种满足,一种享受,一种寄托。

当时我好奇地问:“妈妈,你觉得酒好喝吗?”妈妈淡淡地说:“酒好喝!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喝。我只能喝一点。”我又问了:“酒贵吗?”我妈说:“这种荷花白酒不贵,一瓶一元。”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我妈妈见到了我。母亲打开瓶盖,一股呛人的酒味扑鼻而来。我觉得恶心,甚至恶心,几乎有想吐的感觉。然而在好胜心的驱使下,我勉强抿了一小口,一股灼热感进入了我的胃。我说:“妈妈,这酒太难吃了!”妈妈说:“如果你习惯了喝酒,你会觉得很美味。我喜欢这种味道。”

我无法理解。我从心底里不喜欢白酒。妈妈每天下班回家,还是习惯性的喝一口酒。这在我心中印象非常深刻。小时候,有一段时间,妈妈日复一日地工作,日复一日地喝着她最喜欢的白酒。

当事物是红色和白色的时候,母亲坐在餐桌旁。母亲与人和睦相处,经常有礼貌地喝几杯。她总是与人交谈和交流。喝酒也成了难得的机会。妈妈,喝了几杯后,我的脸会变红。这时,妈妈变得更加迷人,更加美丽。只是,她从来没有过足够的乐趣。她喝得太多,怕别人说闲话。她少喝的时候,随时都不想后悔。很遗憾。

妈妈最喜欢酒。这种酒香甜醇厚,有一种美感。她也喝啤酒。因为她认为啤酒味道温和。农忙时,啤酒和可口可乐是解渴饮料。我爸不喝酒,我妈也从来不跟我爸喝酒。努力工作的妈妈从不和别人买酒一起喝。她也没有喝过好酒。因为我妈妈当时没有足够的钱,也没有自己的奢侈品。母亲的酒只是一种普通的兴趣,也是长久以来的一份简单的爱情。对于酒,妈妈,尝一尝。虽然饮酒次数很多,但酒精总量并不多。

现在,妈妈喝酒的时候,那种模样,那种熟悉的影子,还在我心里微微荡漾。母亲传递的涟漪悄悄感染了我,曾经给时间添上了母爱的一页。那里,充满了母亲的记忆,也充满了母亲喝酒的点点滴滴。我知道,我只知道妈妈是对我最好的人。比任何人,妈妈,都是对我最好的人,比任何人。想到母亲离开的事实,我不禁热泪盈眶。妈妈,照顾好自己!妈妈,你过得很好!妈妈,我儿子想你了!母亲的酒,世界上最贵的味道,也是爱情的味道!

母亲的手

文/关大江

b是母亲的出生年份。春节期间,我帮妈妈爬楼梯。妈妈枯瘦的手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神经,妈妈已经到了不注意的高龄。陪着妈妈慢慢往上走,过去的时光和过往的事件不停地像波浪一样拍打着我的心,勤劳善良的年轻妈妈们频频出现在我的眼前。

60年代末70年代初是我的童年,鲁西北偏远贫困的农村是我的家乡。那是一个饥饿的时代,一年到头食物都不够。大多数家庭不得不通过吃救济食品来维持生计。那时候不挨饿填饱肚子就很好了,解决食物短缺的问题才是最重要的。我妈带着我和弟弟去农村生活,我所受的痛苦就像黑夜里天上的星星,数不胜数。土地贫瘠,产量低。为了获得更多的食物和谋生,艰苦的耕作成为了唯一的出路。所以,无论春夏秋冬,风霜雨雪,我妈都是披星戴月,早出晚归。田野里到处都是母亲挥汗如雨、劳作的场景,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来去匆匆的母亲。秋天是抢麦子最累的时候。父亲在外打工,弟弟体弱多病,我又年轻,家里没有帮手。所有的重担都落在妈妈略显瘦弱的肩膀上。经常疲惫不堪,每次回家都需要恢复一段时间才能做饭吃饭。有时候,邻居家洗碗的声音已经响起来了,厨房烟囱冒出的烟在我家升起。当时劳动一天挣几分,年底就解决了。为钱发愁更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横亘在妈妈面前。有时候,我妈妈担心得想哭,什么也说不出来。然而,根植于母亲心中的那种活得好无路可走的坚定信念,支撑并鼓励着母亲度过那些艰难的岁月。变得更强更好是母亲的天性。为了生活,妈妈就像一只钟,从早忙到晚。母亲的双手饱经风霜,正是这双手撑起了家庭的一天,让这一天充满希望,充满希望。

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衣着得体整洁,是母亲一生的信条。为了满足全家人的需求,我妈亲自种棉花,纺织布,剪衣服,缝衬衫。几十年过去了,往事如烟,但母亲纺纱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在一个寒冷的冬夜,下着雪,北风吹得纸响个不停。煤炉造不出来的房间,只有土炕冷。晚饭后,我很早就被安排上床睡觉了,但我妈妈坐在炕上“吱吱呀呀”纺棉线。一开始,我睡不着。一会儿,我盯着妈妈在旋转,一会儿,我期待着妈妈在墙上旋转的投影。我看到妈妈右手有规律地摇着纺车,左手有节奏地拉着棉絮。投影动作,喜欢跳舞,喜欢指挥唱歌。纺车不停地旋转,棉絮一点一点地纺成细长的纱线,然后慢慢地缠成线。我母亲整洁美丽的形象印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旋转的声音像催眠曲,伴我入眠。当我醒来时,我妈妈还在旋转。我求妈妈早点休息,明天再转。但我妈说:“转一会儿,明天还有事。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又醒了,妈妈还在打转,但窗台上的油灯已经吸了一大口鼻烟,慵懒的灯光啪嗒啪嗒又吃力地爬上爬下,远不如以前明亮。窗外的风在朦胧中变得更大了,公鸡开始尖叫。刚开始炕上的一堆棉絮不见了,变成了一箩筐细纱。虽然农田里的工作那么累,家里的事情那么多,但母亲坚强善良的天性却成了生命不竭的动力。用双手,不仅解决了全家人的吃穿问题,还在我小时候的鞋子上扎了老虎头,在衣服上绣了花瓣。我妈年轻的时候,用辛勤的劳动和灵巧的双手,把单调贫穷的生活打扮得漂漂亮亮。现在我妈已经80多岁了,手也不像以前那么灵巧了,但还是停不下来擦,把一切都收拾得井井有条,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

母亲的善良,母亲的手“柔软”。母亲的手握着无私的爱,传递着朴素的感情。记忆里找不到任何被打的痕迹,妈妈教我在影响和包容中成长。有一次天黑的时候,别人家的烟囱已经从厨房的烟囱里升起了烟,在我妈干完农活回家之前,她试着做饭烧火,时间不短的时候,她没有看到水壶在沸腾。正纳闷呢,锅盖下传出烧箅子的味道,我忘了往锅里加水。打开锅盖,锅底已经烧红了。只是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妈踏进了厨房,她很着急,问及原委时,她举起的手慢慢放下了。没事,以后注意了!语气中有抱怨也有鼓励。还有一次,我摘了粘在糖罐壁上的糖,不小心弄坏了。我以为糖罐是我家比较好的器皿,我妈知道她肯定心疼。如果她这次被打了,那是肯定的事情。妈妈回家后,主动如实坦白了打破糖罐的过程。我妈听后连头都没抬,只是盯着我看。我不知道当时妈妈是怎么想的,但回想起来,妈妈是多么的豁达。我妈辛辛苦苦拉我和大哥,还喂了我两个孙子。现在,虽然他年纪大了,但他经常摸着曾孙的头,拉着他的手,寻求帮助。

小时候妈妈的手很结实很温暖,现在妈妈的手不那么灵活了,更骨感了。当我还是个蹒跚学步的孩子时,我伸出双手,期待着妈妈的衣领。离开手后,我很少主动牵妈妈的手。很多时候,朋友握手,情侣牵手,都是为了前面的路。很多人都有不牵母亲(父亲)手的崇高理由。我想提醒你的是,不要忘记你年轻的时候,更不要忘记你老的时候。

漫长的人生道路需要携手并进。当父母和孩子一样大,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小时候是伸出手还是握住手?

母亲的压岁钱

文/石双清

一年越来越近了……

早年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加热了整个小镇,沸腾了我的心。不禁想起去年过年的那个晚上,我妈用一张红纸包了200块钱放在我手里,说:“给,这是你的压岁钱。”我只是看着妈妈,因为我已经30多岁了,要压岁钱还为时过早,可妈妈还是这样宠着我。有那么一瞬间,我不知所措。我爸说:“拿去吧,在我们眼里就是个孩子!”当父亲说话时,他微笑着和母亲打招呼。

同样,我的两个孩子每人都有一笔压岁钱,是他们的母亲寄来的。当我看到孩子脸上挂着喜悦的表情,把压岁钱递给我时,爸爸妈妈都笑了。多么熟悉的场景,我的童年,难道不是一样的吗?只是时间过得太快,我都没有时间去报答他们。他们老了。

在我的记忆中,那一年,门前的老房子被重建。我们家第一次盖了三间大平房,两间厨房房,还建了一个宽敞的院子。所以,过年比以前更隆重了。

30号晚上,我妈开始履行职责——发压岁钱。我和姐姐静静地等着。像往常一样,我妈妈用红纸包着它。我打开红纸,看见里面有两元钱。我的心已经激动了。我再看妹妹的时候,她也没看。她把压岁钱放在口袋里。我莫名其妙地起了疑心,吵着要看姐姐的压岁钱。当姐姐生气,把它扔在我面前时,我笑了。我知道我妈妈不会站在她姐姐一边。

大年初一去舅舅家就能抓到一些压岁钱。虽然不多,但我不提幸福。我把这些压岁钱和妈妈给的压岁钱放在一起,又数了一遍。我知道这些压岁钱存不了多久。新年过后,我会再给妈妈,因为妈妈怕我会弄丢。因此,在我的记忆中,压岁钱成了一种形式。

现在,我仍然和妈妈住在一起。平日里,我有时会给妈妈一些钱,但妈妈总是说不需要。我知道我妈不需要,但是她不想向我要,但是她找了个理由在过年的时候给我钱。不管我多大,也不管我是否需要,妈妈都在默默地做着。

我妈妈的压岁钱给了我很大的希望。不想给妈妈带来巨大的财富,只希望公司能延续妈妈的爱子情结,直到妈妈老的那一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