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拥有青春,谁拥有她 |撰稿人: 熊燕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她爱她的丈夫,这是心底的爱。我老公也爱她,不愿意爱她。花瓣在雨季,一声号角,一份情,两地相思。距离很远。当他伸出温暖的双臂,最后一次将她拥入怀中时,他说的最多的是:“封信。”

从此,有多少爱,就有多少孤独。在不眠之夜,随着雁南飞,立冬的消息被披露。在烟雨红尘中,期待的欢歌在河面上渐渐凝固。站在寒风中,看着树枝的淡绿色逐渐变黄,她隐约听到了丈夫军营的军号声,也隐约听到了丈夫催促:“信件的声音。”

无眠的日子,无尽火焰的岁月。他有足够的食物和暖和的衣服。心能容下,又何时能归家?可惜,大雁的声音断了。“大雁送书很难”。

我一读,树叶就沉默了。回忆起那年的婚礼,我笑了,深爱着。珍惜,拥抱。一次精彩,一次温柔。一个说即使你白发苍苍,容颜迟暮,我依然会牵着你的手,给你温柔。一颗心微动,轻轻卷起它的长发,冲走铅,为他点燃烟。在浅薄的岁月里,我以为是一千年。那时他们是多么幸福和快乐。每一缕阳光都充满了浓浓的笑意,每一个清晨都充满了欢笑。站在岁月的渡口,希望会被轻轻种下。期待一份努力是春天的绽放。如果你努力读书,你就能写出迷人的韵文。我也在佛前祈祷,用墨水写字。在生命的枝头,到处都没有生机和欢笑。

婚姻是一颗饱满的种子。用爱和责任浇灌,就能长出生机勃勃的树苗。然后,在云的安逸中,爱情一朵朵浓浓,一天比一天充实、醇厚、美好。直到他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当他老了,他把她抱在树下。她靠在树下的他身上。浪漫携手日落。

记忆似乎有点遥远。那些一见钟情又看遍全城的片段,落在红尘路上,令人难忘,令人心碎。如果要问退货日期,没有退货日期。这时,独自坐在没有他的夜晚,面对着月亮,拉出不愉快的雾霾。无论一首诗有多长,他都不能被人追随。再深的思念,也改变不了军营的冷漠。

爱从阅读开始,阅读来自内心。在时间的深处,时间的信笺已经很久没有飘了。开花后,叶子落下。落叶之后,有风霜。一个承诺,走过所有的风景,依然无法达成。曾经,他是她的理解。她是他的痛苦。但此刻,“不能做梦。”即使你想在梦中相遇,也不再可能。

门窗上挂满了思念的风铃,抽屉里堆满了呢喃的花瓣。等战争结束,等他回来。如果他回来了,日子会好起来的。如果他回来,所有的花期都会被一一点亮。

他还能记得烛光下的相遇吗?灵魂中的激动?他们的婚姻是深刻的命运和生命的重量。我不能放手,也不需要放手。安是温暖而永恒的。他是她的思想,然而,她更希望他是她的支持者。我多么希望我能醒来,他站在床边微笑着,糟蹋了一句:“你醒了吗?”然后,她发现所有的差异和痛苦都是一场梦。所有的回眸都能触摸到他深深的爱,所有的烟雨都有他温暖的怀抱。

此时,窗外一串串银月,窃窃私语清欢。一半做梦,一半清醒,一半漂浮。如果可能的话,她“愿意跟随孤独的月影,照耀富博营地。”我看着庭前花开,仰望天空。

然而,这样可以吗?哪里夜冷,哪里就没地方和你说话。繁荣已尽,号角已近。岁月深处,叶无言,明月不暖。她还在昏暗的灯光下,但她的丈夫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几年后,她已经褪去了婚纱,丈夫的太阳穴都不知道她能有白发?在战火持续的岁月里,谁失去了青春,错过了她?

我不知道。沈如军可能知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