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砖上的时间很长 ,投稿: 宋修虹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佤族的籍贯是农村。青瓦或红瓦,无论是拱形、半圆柱形还是平面,都是乡村的符号,是老房子的“凉帽”和“空调”。

“ W ”与“ ”谐音。据说中国——始祖女娲的神话核心,原本充斥天空的,只是烧瓦盖顶的故事。后来在流传的过程中,这个故事被加入到神话中,“烧瓦”,演变成“炼制彩石”,“覆盖屋顶”,演变成/。图瓦,几乎和人类一样。

那是黄河的水和河岸的土,被睿智的祖先用温暖的手指揉捏,脱模成胚,窑火煅烧,坚硬成型。然后就像一块块黑玉,相互依存,俯仰而下,遮天蔽日,整齐如鱼鳞,默默庇护着人类,延续了几千年,承载着流畅的中华文明。

有了瓷砖,房子就放在垫子上,戴上凉爽的帽子,按“空调”。薄薄的瓦片支撑着一个个平静的日子。阴雨连绵,雨水淋漓;炎日如火,挡住烈日;漫天大雪,天气寒冷,但这并不妨碍夏风的自由旅行。上瓦与下瓦之间,沟瓦与扣瓦之间,窄窄的缝隙里,微风自由流淌,朗月自由流银。住在这样的瓦房里,“无风无雨无阳光”,心态平和,夏冬温暖。

瓦片是雨的钥匙,是爱人是灵魂伴侣,永远不会忘记。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我们互相关心,但我们沉默不语。曾经风吹雨打,雨指瓦,摇曳成弦,音乐奏响:春雨温柔,音乐动人,仿佛春蚕嚼桑叶,如恋爱中的少女在花前呢喃,如孩童的梦。甜蜜;夏雨快如音符,琴声敲瓦,慷慨雄壮如命运交响曲。有风的时候,雨珠就像顽皮的孩子,在瓦面上东飘西飘,南北嬉戏,跳跃着无限的活力。秋雨缠绵,惆怅“。凉爽的秋天”。无限的孤独和情感……

每当雨声响起,都是“中年人感情最容易的敲门砖”。人不到一定的时候,似乎很难静下心来,回望佤族和余写下的独特台词,聆听无与伦比的合唱。如果你喜欢静静地听雨声,那你心里一定经历过一些人生经历,经历过一些沧桑。瓦房里的雨,成了许多游子乡村家园的精神皈依。

总有好风,随意带一点灰尘,撒在瓦缝里,再带几颗草籽。于是瓦建草就住在屋顶上,它生根发芽了。首先,有一点绿色,如果没有的话。然后有一个树冠和两个丛,这成为一个独特的景观。这些站在瓦片上的小生物在居高临下,看着麻雀在院子里嬉戏,看着旁边的炊烟袅袅升起,与四季共荣。瓦间的小草是岁月的印记,是老房子的点缀,在时间中积淀着短篇小说。

最田园诗般温暖的风景是瓦上的燕。“呢喃燕子说梁健”,但其实更喜欢说瓦尖。燕子是最愿意接近人类的鸟。和人类一样,它喜欢“有泥有水的房子”。他们小心翼翼地在瓦檐下筑泥巢,在瓦檐旁茁壮成长。夏天的傍晚,燕子还没归巢,总会把瓦顶当作休闲广场,大而宁静。严和他的妻子,带着他们只会飞的儿女,轻声细语,谈天说地,唱歌,交流一天的收获,也许还有明天的计划。然后,伴随着“师傅”的鼾声,他安详地睡在瓦檐下温暖的小窝里。房子是一家人,屋檐是颜的。几千年来,他们同呼吸,共命运。现在燕子比我们年轻的时候少了。

瓷砖上的时间很长。自古以来,屋顶瓦片上下都有太多繁华的生活。他们永无止境地生活在天地之间,生活在乡村的烟雾中。……有人说“上帝创造了乡村,人类创造了城市。”然而,人类已经发展到了现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