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的石磨 ,创作: 杨丽琴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院子的角落里堆着两个旧石磨,上面密密麻麻地长着一层墨绿色的青苔。磨刀石的缝隙间钻出一根细细的野草,就像怕被遗忘,在风中轻轻摇曳。

当时,这两个石磨被放在祖母家厢房的磨盘上。每年寒假,外婆家都特别热闹,村里人两头煮豆腐三天。

石磨由青石制成,直径约50厘米,厚度20厘米。祖父去10英里外的山里做了这对石磨。他花了两天时间把石头挑出来,然后带到外村一位手艺精湛的老石匠师傅家里。听说老石匠从早到晚有钻有锤,“叮当”一个多星期,基本完工了。祖父用滑板车把它拉回来,放在机翼上。

石磨建成后,村里的人再也没有去过市场里的豆腐店。市场豆腐店做豆腐的人很多,每次都要早等,加工费是每斤豆腐五毛钱。豆腐是奶奶家煮的,自动排好顺序到了,然后就不慌不忙的走了,奶奶一直没收到加工费。

石磨使用频繁,里面的牙坑也是磨出来的。我爷爷每年都让石匠重新锻造凿子,牙坑要经过锻造打磨才能使用。当时总觉得外婆的石磨承载了很多苦难和酸楚,但总期待着冬天磨豆腐的时光,喜欢村民脸上无与伦比的幸福和淳朴温暖的氛围。

磨豆腐不是一个人的事,一般需要三个人,两个人推磨杆,一个人磨(把豆子喂给磨眼睛)。研磨机用双手握住研磨棒,并有规律地推动;下研磨机一手拿着勺子,一手拿着研磨棒,看着研磨棒转向一边的机会。豆汁快速送入磨眼,慢慢排出,顺着石磨边缘流下,“滴”到下面的大盆里。

打磨要心照不宣的协调,这样磨刀石才能有条不紊的转动,省力不累人,心也不禁轻松愉快。大家一边做工作,一边聊今年的收获,来年的打算,父母的不足和趣闻。厢房里不时传来阵阵欢快不羁的笑声。当时做了几个豆腐,村里一般都是吵架吵架,或者意见不自觉就消除了。在那之后,我们又见面了,好像以前从未有过隔阂。

每次去磨豆腐,也是我和一些表兄弟最开心的时候,因为豆浆平时喝起来和开水一样快。其实一开始我一点都不喜欢喝豆浆,很讨厌豆腥味。我奶奶哄我,说豆浆有营养,能长高,长得漂亮。每次外婆加一点糖给我,我喝了就上瘾了。当豆浆的香味从机翼溢出时,我们都争先恐后地往机翼里钻。我奶奶知道后,把我们都赶了出去,说:“人家喝了豆浆怎么做豆腐?”堂姐们都出去玩了之后,外婆偷偷给我带了一碗加糖的豆浆。奶奶总是夸我最好,最爱我。

如今,石磨还堆在院子的角落里,而爷爷奶奶却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我。我仿佛又听到了呼唤,闻到了浓浓的豆奶香味,又不自觉地,泪水打湿了我的眼角……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