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堂出来 ,网友: 李朝俊

  • A+
所属分类:经典美文

风吹雪飘,灯亮白,对联耀眼,门神耀眼,岁月来到人间。

守着年庚的父亲轻轻叫醒我,他的耳朵说“起来!”

突然,我醒了,一条鲤鱼僵硬了。我穿上厚厚的棉袄,穿上新棉鞋,在热水浴缸里洗脸,戴上棉帽子。

伸手在柴火和铁锅的火里烤。当他抬起头时,他看到正在下雪。他喜出望外,真想跑进雪窝里打滚散散心。过年有规矩。几年前大人们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我。父母期待着一个好的新年,这都是在新月。与众不同的是,拿着装满鞭炮的大竹竿的不是父亲,就是大哥。我和二哥远远地看着。我二哥最多点根烟,吹个大火苗点个鞭炮。母亲和二姐、妹妹,按照习俗,不问谁举竹竿,谁点燃鞭炮,只参加拜天跪地、拜上帝、拜祖先的仪式。

是一个家庭长子承担重任的岗位,普通家庭成员无法胜任。直到结婚生子,从海边回家和妈妈一起过春节,才有机会撑起竹竿。这震耳欲聋的喧闹声,这一家人的欢声笑语,将不得不在跨年后踏上通往边境的道路,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肩负着沉重使命责任的顶岗。真的意识到已故父亲的不易,对世代创作《一千零一夜》的传统有了全新的认知,从个人情感的升华到文化血脉的传承。

父亲的幻想,流行。手里拿着艾蒿火媒,用嘴吹“噗噗”烟灭了,包着红纸的鞭炮呈灰色,一两寸长的炮线,被火反射,一红一灰一蓝三色对接,火花四射,火光四射,竹竿随着声音轻轻转动天方夜谭的幸运降临,缓缓转动的竹竿,我们对幸福的向往,瞬间的炮声响彻天际,歌声的回响白雪皑皑的夜晚被新年的色彩照亮,悠长的声音中又增添了新年的味道,弥漫在烟花飞舞的庭院里,直到最后一声雷炮直冲云霄,闪着火光,向四面八方散开。所有吉祥美好的东西回到家,随着《一千零一夜》的节奏落下

灯火通明的庭院、耀眼的白雪庭院、鞭炮庭院,照亮了元旦的夜空,唤醒了新年新世界的兴奋。鞭炮和纸屑,随着吉利的到来,被白雪覆盖。现在我可以在快乐的新年里自由奔跑,兴奋不已。

记得《天方夜谭》的大竹竿有两尺多长,上细下粗,又直又绿。是从竹林里的竹竿王边上挖出来的。这么大的竹竿只有《天方夜谭》能挖。平时不能轻易进入竹林,竹林是竹子的世界,是家庭财富的宝藏。

意思是竹签对着天空,竹签挂在鞭炮里,竹尖留得很长,大鞭炮从上到下包在竹签上,竹签弯得像麦穗,竹签像天杖一样立在庭院里,仿佛到达了神秘的天空。持竹签者胸有成竹,从容优雅,庄严神圣,气势磅礴。

从天方夜谭出来之前,我爸问了我大哥和二哥,有时候我也帮一把。首先,我把桌子稳稳地放在院子里,面向大门,摆放祭品,先为天地,再为各路神仙,最后为祖先。桌子上摆着整条熟鱼、整只熟鸡、整块煮肉、不寻常的整盘水果和一整瓶醇酒。杀猪,把整个猪头煮好放在桌子上。

父亲把三张扇形的黄色表纸折成一个舵柄,用手捏了一个角,抖掉了倒立,当火媒烧起来时,火焰苗跳了起来,火是蓝色的,亮黄色的。纸烧香后,心中敬仰的神灵,在享受了美食美酒后,驱车回到了遥远的地方。

我的家人已经出了天堂,但其他人也跟着出了天堂。一户人家正敲响百家,咚咚作响,“咚咚咚”“噼里啪啦”此起彼伏,在村里的邻里之间,成千上万的村庄用鞭炮迎接春节。

在世界新年到来之际,妈妈、二姐、小姐姐忙着在厨房里煮蒸菜,下饺子。父亲带着我和哥哥们到一里外的南山老坟地,祭奠先人。一阵鞭炮声响起,成堆的纸钱被焚烧,一群群人跪拜,鲜血在家庭中延续……

带着雪花、欢笑和幸福,我涌进庭院,涌进正房,围着第一场充满亲情的饺子宴而坐。

在元旦这天,民间人们会做一个幻想,表达庆祝整个世界的美好和双手创造幸福的雄心。现在想想,我的家庭充满了幻想,我的父母充满了活力。虽然节衣缩食是奢侈,但盛大的鞭炮声吹响了父母新年规划蓝图的号角,这是父母对孩子奋进的深切期盼。

每年,父母都会做一个幻想,这被视为过年的重中之重。在他们心中,天方夜谭越早出来越好,全家人也越努力,可见天地之神内心虔诚,意志极其坚定。熟悉天干地支的父亲,一守年三十,就把早准备好的供品摆出来,叫醒大人小孩。炮声四面八方响起,天气好,人丁兴旺,喜庆祥和。对父母来说,鞭炮声是春雨滋润万物的声音,是田间庄稼拔节茁壮成长的声音,是打麦割米压落在养豆地里的饱满谷粒的声音,是卖完粮、猪、竹器后数钱的声音……

从天而降,这个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习俗,世界文明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依然活在过年的城墙上。“走出意大利”,用红宣纸填充,或苍劲,或稚嫩,或丰满,或单薄,表现出浓浓的新年味道,强烈的生活感,充满了人们灿烂的表情,并写在新年忙碌的身影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