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别文章 ,石川铃华

  • A+
所属分类:好词好句

始发站

正文/潘多拉623

五月的清晨,凉爽潮湿。当电话把我从梦中带出来时,我的心在痛。笨笨今天要走了。我总是不想面对我不想接受的现实,但我不得不妥协自己。拖着困倦的身体去火车站送我,就像从梦中醒来。来来往往的人在眼前恍惚,感觉自己在某部电影的画面里,摇摇晃晃。笨笨走了两步,回头找我,好像一眨眼我就消失了。我脑子里一直在说:我要走了……我要走了……

直到我走到检票口,身份证和车票同时出现在我面前,我才意识到那个人真的要走了。离下车还有20分钟。两个人就站在路口面面相觑,好像想串联每一根神经。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喊着不要走,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身后不断有人经过,奇怪的目光一次又一次从身边扫过。此时此刻,我希望时钟能静止不动,及时锁住我们,永远不要再解禁。

火车开动的消息不时从收音机里传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我太傻了,我想把站立变成永恒。我害怕得……不得不妥协。对面的眼睛……充满了笑容,温柔到温柔。我的心瞬间被压垮了,无法靠在他的肩膀上,鲜血流进了我的心里,但我努力让自己的头不要被他肩膀上的泪水滴落。如果可以,让我静静融化,我的爱……

时间不停催促,我不得不鼓足勇气,从新的角度面对事实。我的眼睛是满的,但我只能让他走。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我的心仿佛被放在了他身上,被带走了。呆呆的站着,看着他进去,但他连挥手告别的勇气都没有。他的脚被钉在地上,动弹不得。人群挡住了我的视线。那时候,我深深地感到自己的心被掏空了。前所未有的空虚从四面八方袭来,我的视线模糊了。所有的混乱和噪音都与我无关。

我甚至没有勇气回头。我害怕失望。穿过广场,细雨飘洒,这次大家似乎都舍不得离开。走进地铁站,一个人靠在墙上等车,想着留下的笑脸,好像很久没见她了。打电话的时候,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心里满是苦涩,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默默的拿着电话,听着里面传来的温暖。

地铁来了,一阵凉风吹来,我的心凉了,似乎比冬天还冷。手机突然闪了一下,打开一看:去年的离别离开了我的心;今年的离别带走了你的心;我在黄山等你!

笨蛋,我的心没了。你想让我怎样生活?

所谓的感情和离别

文本/弦乐钢琴

我从来没有想到,只有在我从学校毕业时才会发生的离别来得这么快,这么早,这么突然。有了这篇文章,我记起了这几天的感受和今晚莫名的悲伤。

人一旦动了感情,事情就会变得不一样。

比如你喜欢一个人、一件事、一份工作,面对她的时候就会不一样。

曾经,只要你看到她的身影,你的内心就会欣喜,即使这个身影有别人陪伴,就像张爱玲说的,“当她遇到他的时候,她变得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喜欢,尘埃里出来了花”。那一刻,我们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卑微,但内心却是那么的充实。爱情带来一切,痛苦,占有和彷徨,但我们更迷恋它带来的快乐,幸福和占有。

曾经,我们渴望橱窗里的装饰品。当我们经过时,它总是让我们停下来,所以它成了你的一个想法。后来有一天,我终于把它带回家,却发现无处安放,就像我们的青春,更像我们的爱情。拿去吧,怕弄脏;藏起来,怕失去。深爱,害怕受伤,深深的受伤,害怕痛苦,深深的痛苦,害怕遗忘。有时候我甚至怀念他静静地躺在窗前的眼神。毕竟是弱,毕竟是散。但它一定会在我们心中的某个深度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随时会随意攻击。

曾经,那只是一份工作,你用时间和精力换取金钱和荣誉来支撑你的梦想。但是,如果你和有血有热有感情的孩子一起工作,你的工作会有不同的意义,那就是与生活为伍,与青春作伴,与未来相遇。这一切怎么能用那些冷冰冰的分数来衡量?然而,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雄心勃勃,急功近利。他们总是在权衡,权衡手中的体重和晋升的关系,他们付出的是否等于得到的,结果是否值得等待,值得去爱还是被爱,就像权衡我今天用十块钱买鱼还是卖肉,就像权衡我今天穿哪件衣服更能吸引她,就像权衡我说哪句话能让她开心。

今晚,我的内心充满了悲伤,这与我喜欢的人,喜欢的事,喜欢的工作有关。对不起,我无能为力。文字有什么用?关心有什么用?你不在我身边,即使我喝醉了,即使我放声歌唱,即使我声嘶力竭,我只想让你知道我爱你!我不能给你你想要的,我不能和你一起走,我不能猜你怎么想,但我爱你,我爱你如生命。但现实如此残酷,爱只会带来伤害。

明天,我将和你说再见。此时此刻,我难过得说不出话来。我无法想象明天如何遇见你。我们总是说再见,是的,再见,有多少再见是再也见不到的?将来有多少人会见到你?也许,我们只是把离别提前了,我们只是把离别放在了顶端,但这让我们觉得自己像一把刀。

“在成千上万的人中,遇见你想遇见的人。几千年来,在时间无限的荒野里,既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遇到它只能轻声说:‘哦,你也在吗?’”

很高兴见到你!

不见面就是不离开

文字/阳光

中秋节快到了,大家可能都很期待和亲人见面。

我也是。

我很久没和我父亲在一起了。这“很久了”其实才一个多月,但是对于我爸爸来说,我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到儿子了,真的是很久了。

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我父亲给我打了三次电话。他第一次问我忙不忙,我说了很多。第二次他问我忙不忙,我也说了很多。第三次他问我忙不忙,我还是说了很多。我知道,我爸有没有忙过三次“ ”?里面东西太多了。

有时候,我真的在想,没有相遇就没有离别。

每次回去看望父亲,离开的时候都不忍回头看父亲,但上车的时候,我总是从镜子里盯着父亲看几秒钟。时间不等人。那个曾经把我扛在肩上,兴奋地喊着、喊着、唱着的年轻人,现在站在我的镜子前,满脸皱纹,带着失望和无助的表情。在承受了我成长的艰辛后,他开始承受离别的痛苦。

每次回去和父亲短暂见面,都会让父亲感受到别离的感觉。离开家乡20多年,父亲一次又一次地饱受离别之苦。母亲在世,我匆匆离去时,身后有两双眼睛在看着我。我一直以为妈妈就是受不了一次又一次的离开我。现在,只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一双眼睛里充满了两双眼睛的失落,这让我作为一个远离家乡和父母的不孝之人感到羞愧。

我知道每一次相遇都是离别的前提,每一次离别都会在父亲脸上添上一条皱纹。

我真的很担心,有一天,如果父亲不忍离去,会不会像母亲一样离去?

但是我实在不忍心让父亲第四次打电话问我忙不忙。中秋节我必须回去见我的父亲。

我也知道,另一场痛彻心扉的离别正在等待着我和父亲。

如果不在一起,会不会没有离别?

生活是一场告别盛宴

文/薛忠弟

人生是一场告别宴,有苦就有甜。

——铭文

我经常想起一些人,一些遇见我最后遇见别人的人。我想知道他们是否会像我想念他们一样想念我。

有一天,我会突然翻起旧字典,里面的夹层里会弹出一个发黄的信封或卡片。虽然里面的内容不着边际,但还是让我产生了幻想。喜欢在一个夏日的午后,一个人静静的走进书房,想在这里安静凉快。所谓的书房,只是一个堆满书的房间,没有书桌,也没有笔墨。我会把乱七八糟的书一本本整理出来,然后放到不同的盒子里。虽然有些已经分了,但我还是喜欢在本地拿出来,一个一个看,然后放进去。我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每个盒子里都有特别的东西,或者某本书里有老朋友的照片或留言。

在那冯梦龙的三个字和两个节拍中,有一双薄如蝉翼的白手套。我会想起一个人。当年刚到异地的时候,正好是个严冬。我是在所谓的虚假网络上认识他的。在积雪泛滥的公园里,两个人静静的走着,还是因为下雪,又增加了一种情况。也可能是相遇是命中注定的心情。他给了我一副白手套。我穿着它度过了寒冷的冬天,在温暖的春天,当我回到家,我把它放在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的书房里。在装有名著的盒子里,最后有一盘带子。不同的织物被组装成二十八个部分,一个接一个地固定在一起。开头是一个简单的铜扣。第一次不在家的时候,在众多的打工人中有这样一个人,不怎么说话,也不怎么交流。但是他们分手的时候,他总想给对方留一些念想,所以我就有了他的腰带,一直珍藏到今天。那一年,我满足了父母的期望,和家里的媒人一起去了北方。

虽然他的命运有限,没有结果,但他也在北方交到了新朋友。这本书的扉页上,有半张彩票,是他让我买的。他还说,人活着的时候要有一些奢望,不然就太没品了。每次发现这些事情,总会感慨良多。不知道是不是缘分。还是人生注定只是过客?还是一个不经意的选择,失去了他们,除了名字和过去没有其他。在我厚重的电话簿里,太多的只是一个名字和一串永远打不通的数字。然而,我不愿意删除它们。总觉得生活虽然像流水,但总能留下一些东西,不希望它们存在我的记忆里。

很多人说,如果知道自己要离开,宁愿不见面。话虽如此,谁能真正从心底里避免相遇呢?不知道是人生的聚散规律吗?还是命运的捉弄?电话簿里打不通的号码越来越多,我去书房看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有时候看着一件事,想着一个人,想了很久,我失去了理智。当我深入思考时,我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残酷。为什么迷路的人再也找不到了?然后我流泪了。我想起一个人,甚至感到难过。不知道是不是有超越友谊的感情,还是欠他什么。总之,我特别想他。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这样。虽然他们经历过很多路人,但他们并不被视为路人。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回忆里有隐忧。

可能是因为长期一岁的心态。当你第一次阅读书盒时,你会有惊喜和顿悟的意思。后来年纪大了或者懂了沧桑,再读一遍,惊喜的意义没了,顿悟也没了。大部分是秦深在甜蜜回忆中的昏迷。想到这里,你会笑得甜甜的。我觉得这些东西可以在你肩膀后陪伴你。真的吗?然后过了几年,我经历了各种世俗的习俗,失去了我的洒脱和英雄。再去书房的时候,有一些回忆,却没有甜蜜。我对过去更失望,对事情叹息,给了我额外的损失。当我累了,我的心也累了,世界累得我没有留恋。再读一遍,可能是人活久了,感情久了,惆怅失了,人什么都习惯了。只是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有很多悲伤,回忆过去的悲伤,老朋友的悲伤。我不怕沧桑,只怕沧桑后的一颗斑驳的心。

有时候我讨厌离别,因为它把我的快乐变成了绝望。有时候对见面的期待特别强烈,因为只有见面才能延续我一起在操场唱歌的愿望。有时候我会去一个地方静静地思考。以前一起来过这里的人,你们去过哪里?有时候我会给新朋友讲故事。故事里总有一些老朋友,聊起来就呛。有时候总觉得自己还活在青春里,远远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但面对越来越多的离别情怀,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也许我们年少轻狂,在送走每一个路人后,我们随口一笑,迎接下一个。也许我们永远不会放弃,只是骄傲地向前看,不知道我们鄙视了多少人。但是我们的记忆和鱼不一样,只持续7秒。不管是真是假,我们的记忆远不止这些。我们会记住每一个路人,和每一个被我们鄙视的人。有的很高兴离开,有的很后悔没有再见面,所有的情绪都蔓延开来。这时,我突然发现,生活就是这一切。每次分别后,我都希望下次见面。每次见面后,我都害怕接下来的离别。它就像一个轮子,不停地转啊转。

人们常说,人生是一条充满荆棘的坎坷之路,生而为人,注定要走蓝路开山林。其实我不怕开辟山林的蓝色道路,只怕这条坎坷道路上的许多岔路口,会让你我失去知心的朋友,把那个承诺要共享天涯海角山河的人分开。忘记江湖,不如彼此联系。如果彼此联系不上,最好分两两个阶段忘记。如果你想忘记,可爱的回忆是不会忘记的。如果你能忘记,你就不会害怕离开。但是我们真的能忘记那些曾经答应过我们或者给过我们快乐时光的人吗?我们不能,所以我们必须果断地面对那些叉子。

我喜欢安详地睡到天亮,但我不喜欢做梦,因为我害怕在梦里会遇到一个已经分开很久的人,以至于醒来的时候无法入睡。希望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懂得珍惜,因为只有这样彼此才能对得起曾经的荣耀。我想要一个愿望,这样我就能遇见我想遇见的人。即使我不能满足我的愿望,请延长我的会议,推迟我的离别。

人生,你匆匆忙忙,而那些离别的烦恼,你从未问过我们愿不愿意回答。

再会,久别相思

文字/空谷幽兰

年轻的时候一直和家人住在一起,没有经历过离别的痛苦。直到去了十几里外的邹县十八中,这种味道才开始充斥心头。那时候我才12岁,远离贫困,却不乏温暖的家,一个人住在学校,周六下午才回去。平时和同学在一起还是感觉不太好。夜深人静的时候,孤独和想家的感觉总是侵扰着我,让我无法入睡。周五晚上,我根本睡不着,因为分开太久了,太想你了,浓得像陈年老酒。我总是有点兴奋,因为我要去见我亲爱的父母和兄弟姐妹。最难过的不是在学校的那些日日夜夜,而是回到学校的时候。在妈妈的多次催促下,我总是不情愿地离开家,害怕天黑后不能上学。这种离别和思念持续了六年,在我中学毕业进入大学,遇到现在的老公之后就结束了。它被另一种情绪冲淡了。

我和老公是同学同事,可以永远在一起。

我和儿子又一次分开了。儿子因为工作调动,留在奶奶家上学,那年他才八岁。和我一样,我的小儿子也被无尽的思念折磨着。我和我丈夫会在周三去看望我们的儿子,给他买一些他喜欢吃的东西,然后在周五放学后迅速捡起来。在一起两天,各种安慰,各种知心话,儿子又该离家了。他经常离家后跑回来抱我,把脸埋在我胸口很久,然后含着眼泪跑了。这一次,从三人分离到重逢,经历了四个春秋,儿子也从一个小小的孩子成长为一个迷人的少年。后来,我偶然发现了儿子写的一篇文章。他写道:孤独和思念是两个怪物,吞噬了我童年的快乐。我的脸上满是泪水。当时我真的很后悔让儿子去外婆家读书。

然而,去年,在和儿子团聚两年后,我又选择了离开。

这一次我怀的是自私和虚荣。(前一年以来,邹城制定了支持农村教育的政策。没有农村经验,不允许晋升中高级职称。去年暑假后,我离开家人去古路口教书。为了那个虚幻的高三头衔,我又离开了九年级的儿子。青春期的儿子开始疏远我,他的想法被写在一本锁着的日记里。他不再向我倾诉离别的痛苦和思念的感觉。我无法知道他青春期的抑郁,无法知道他中考前是否有焦虑,无法知道他的孤独和悲伤。可是,我回来后,他喜欢让我躺在他身边,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静静地让时间溜走;完成作业后,他喜欢和我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黄昏后,他喜欢陪我沿着唐王湖散步。

暑假来临,我已经教完一年书,决心陪儿子度过三年高中之旅,一天也不离开。

还有一种离别伤心伤肝伤肠。这种离别叫做告别。

我父亲于2001年农历八月初一去世。当时我不在他身边,也没有亲眼听到他的遗言。只是在母亲反复讲述的故事中,我深深地记得他去世前的种种情况。对我来说,最糟糕的时候是他火化的灵车开走了,他的棺材被放进了坟墓。我知道这辈子很难再见到父亲。我知道我会永远记得他深深的善良和他的声音。我忘不了的是,我穷的时候,他给我留了半个馒头。我忘不了的是,冬天的早晨,他喝凉水却给我留了半碗鸡蛋水。我忘不了他考上学校时的喜悦,也忘不了我结婚离家时的泪水。

父亲带着无助和不愿活下去的心情离开了。

亲爱的父亲,愿你安息。

相遇和离别

文字/端部直木

这个世界是由相遇和离别组成的。然而,相处的快乐总是压倒离别的痛苦。

当我们离开的时候,记得彼此相处的每一点点都变成了离开的痛苦。最好我们不要在人行道上相遇——最好我们永远不认识你。

是的,痛苦让我们变成了另一个人,想起了曾经相处时的温柔、爱和不情愿,都是血淋淋的箭,都扎在我们的心里。为什么,他(她)以前对我那么好,现在……

慢慢的,我们只需要忘记,因为忘记是人的本能。如果我们想活着,我们只能忘记。遗忘是生存的本能。当你深爱的时候,慢慢忘记,或者永不忘记,就藏在心里的角落。一件不经意的小事会再次搅动。那一刻,它会再次颤抖,世界似乎都没了,只有你,只有你眼中的MoMo。会变得孤独无助,就连男人也会像无助的孩子一样,泪流满面。

有人提到了命运。命运不可靠。命运喜欢骑墙,所以很容易背叛。

是的,你看“路漫漫,对面不可能遇见;陌生的联系,千里的婚姻”,这些多好。但是有“点:浅边、薄边、边、命”。婚姻也是亲的,婚姻也是分的。不要怪命运,它太忙了,不会理你。

你想从你的身体里找到答案吗?有人说丑,有人说老,还有人说对方遇到了有钱人。总之,一方总是先变,另一方被动,措手不及。

你一直对我这么好,还发誓要一直对我好。你曾经是我手里的宝,曾经让我夜不能寐,辗转反侧。离开你让我很受伤,但我还是想离开。

方式?不可能.

我不相信曾经幸福的一对,分开了会幸福。离别,有人哭,有人哭;有人放弃,有人决定。

没有理由。我想我应该上路了。这个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

如果我们已经幸福地度过了几年,那么请不要谩骂,请不要憎恨。可以吗?

你为什么离开?我们会问自己,其实没有答案。换句话说,世界是由相遇和离别组成的。

分开了,那么……那么……祝你幸福。只是天会冷,所以要小心……

关于离别

文字/迷人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是请相信我,离别是为了我们下一次更好的相遇。

——铭文

于大宝的专属小头发:

法叔,我们认识快三年了吧?这三年,有些话想对你说。这些词与成长、陪伴、青春和眼泪有关。我读过书中的一句话“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物都会有尽头”。一开始我根本不想知道这句话的存在,因为我觉得有感情的离别是痛苦的,是悲伤的,是揪心的。现在,我知道它的存在是必然的。即使感情上的离别会是痛苦的、悲伤的、揪心的,但我想对你说:“离别是为了我们下一次更好的相遇。”

三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

在这三年里,我们都在改变或成长。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是一个害羞的女孩。即使我们是朋友,你也很少主动和我说话。现在,你仍然是那个害羞的女孩,但你不再是那个很少主动和我说话的人。如果你无事可做,你会和我聊天。你的改变让我觉得自己被需要,真的很幸福。

在这三年里,谢谢你不离不弃的陪伴。你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即使你不善言辞,你也会一直默默的在我身边,倾听我所有的痛苦、委屈和不安,赶走我的焦虑。但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成为你的倾听者。我不希望你把所有的烦恼都埋在心里,独自承受。我们是朋友和伙伴,我想让你知道,我可以成为你的依靠。

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们一起上课,一起放学,一起吃饭,一起逛街。我们随意挥霍了青春的资本,对未来依然无所适从。别迷茫,别害怕,相信我,这一切都只是暂时的。只要我们熬过了风暴,就一定会看到隐藏在风暴背后的绚丽彩虹。

马上就要毕业了,不确定毕业后我们会在哪里。我还记得我曾经开玩笑说要你找一个高富帅。他抚养你,你抚养我。我知道这很没骨气,但是我真的想过,因为那样你一辈子都摆脱不了我,因为那样我就可以一辈子缠着你,做你的影子,哭的时候陪着你难过,笑的时候陪着你开心。比方说,我们毕业的时候,是不允许哭的,我们都应该把最好的笑容展现在脸上,这样才能为我们美好的三年在一起划上句号。

离别和告别

文本/叶子

小巴打电话说,嘿,变了。多穿点衣服,注意身体。

叶紫真的很想写一首优美连续的歌或一篇文章,并在字里行间缠住他心中的气息。叶子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了。就像亭子里说的,你这个年纪的孩子没什么好担心的。你只是想太多了。想想就觉得是这样,于是叶子就忘乎所以,走向另一个极端,什么都不想。两个星期后,树叶的思念就像湖水表面的涟漪一样微弱,轻轻的微风就能把它吹散。外界的元素冲进了叶子的大脑,喜怒哀乐都在边缘。一阵风吹来后,湖面又恢复了平静,树叶本身也常常莫名其妙,就像香火没有靠近鞭炮的引线,然后发出嘎嘎声,只留下呛人的烟味和硝味。

明明想说的是温柔的语言,想写的是深刻的文章,却不知道怎么的,叶子差点忘了怎么写和怎么讲。想必是没有静心再读了,不然,会是这么肤浅的人。毛姆作品中的德克真是令人毛骨悚然。树叶似乎看到他依附于自己,走在自己的生命里。无论他做什么或说什么,都有一种让人发笑的怪味。

生活很简单,却是一天一天的重复,在公司、图书馆、租房的几何线上来回徘徊,准备工作,照顾考试。唯一的新想法来自周末的不同。上周,晏婴和卓悦去酒吧野餐,并在杨梅坑山谷兜风。这一周,卓悦顺道过来住了一晚。他们在屋顶喝酒聊天。这一周过得很快,很开心,但是叶子想不通为什么心里总是那么平静。幸福、修养、能力、稳定、聪明等这些特征是不是与立体相矛盾?

似乎我慢慢开始接受工作中的生活,至少我敢于尝试回忆象牙塔里的生活。晏婴文杰从未离开,苏雪小艺从未离开,萧乾阎娜从未离开,阿克石兰从未离开过——在微信上。没想到宁夏的苏雪,上海的孝义,深圳的落叶归根,东原的单真,广州的东航,这么快就重聚了。树叶想起林黛玉,他们想起离别后才开始聚在一起。叶从来都不习惯离别,也没想到离别前的她会如此脆弱,以至于无论离开还是留下都是失落。所以她今天打电话给小艺,告诉她刚把卓越送到车上,她觉得不舒服。

心里觉得不舒服,就偷了个懒。看了梅一整天,感觉更失落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