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味道 、撰稿: 王晓林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我很久没有回到我的家乡了。

怀旧的牵引,故乡的呼唤。故土有我牵挂的根,有我思乡的魂,于是踏上了归乡之旅。

就像回到过去的家一样,离开之前,我整晚都睡不着。我总觉得想家,长长的乡愁,绵绵的乡音,望着夜色,我的心就是家。终于盼到了黎明,我和弟弟约好了时间,回老家的旅行开始了。汽车驶出县城,在崎岖不平的路上颠簸前行。开了近两个小时的车,终于回到了久违的家乡——寺河古镇。

回到家乡,熟悉的村庄、房屋、树木、庄稼、花草都像一幅水墨画。这个乡村剪影简单、平静、真实、自然。熟悉的面孔向我打招呼,清新、温暖、大方、朴实、厚重的乡音抚平了我的乡愁。我的内心是焦虑的,更多的是一种久违的喜悦,因为我离开家乡太久了,但家乡永远在我心中。很多次在梦里触摸家乡,拥抱故土。现在,活生生的家乡就在我眼前,我这辈子就跳起来给个拥抱。

我的家乡寺河古镇,被白水河环绕,河水灵动,让灵山秀水活。寺河古镇由新街和老街组成,彼此相对。我有乡愁,很少去新街。难怪我家乡的人数落在我后面:看看你,离开家乡这么多年,你不富不贵,又瞎看戏——,每次回来都不看新街。我不去新街,因为我觉得那个地方跟我没多大关系。在头脑中,这些新开发的地方缺乏古朴和深厚的文化元素。它们都是从同一个模子里克隆出来的,都是一样的,没有鲜明的主题,都是一样的。凭主观想象,我充耳不闻。

我的家乡是一个远离现代文明的古镇,坐落在明月山深深的洼地里。在我的记忆中,清澈的白水河像一条长龙穿过小镇。河岸上洁白光滑的鹅卵石映衬着苍山翠岭,诉说着岁月沧桑的故事。简单而漫长的街道,散落着蓝灰色的瓦房,沿河而居,见证着岁月里太阳的升起和落下。屋顶上,炊烟飘出的轻飘飘的烟雾,散发着日子的充实。诗意的河水,朴实的炊烟,长长的古街,小镇的这种生活就像是一个天堂,清新而宁静,宁静而淡泊,让人心平气和。古街、古韵、古味总是让人触摸到它的脉络,感受到它的灵魂。它古老的距离、沧桑的韵脚和自然的味道,在风情的烟雨中留存在时间的深处。它的宁静,它的古老,它的遥远,它的沧桑,都写在故乡的史册里,定格在岁月里,让故乡的游子永远牵挂。

回到家,其实就是去寻找过去的影子,去寻找那些小小的回忆,去寻找那些难以抹去的过去。如今,记忆中的古镇早已今非昔比。就像一个即将结婚的女孩,她迫不及待地想走出茫茫大山,乘坐经济高铁,一路冲刺,拥抱激情四射、多姿多彩的世界。

这条老街焕然一新。美丽的建筑与古老的板房交织在一起。旧板房保留了多年的风格。新建筑具有强烈的时代感,新旧交融。漫长的青石路在岁月中留下印记,沧桑在岁月中沉寂。不知它是否忠实地等待着远方游子的归来。

小时候,人们熙熙攘攘,照顾着孩子心中的阳光,背上背着妈妈期盼的日子。现在,那种热闹的场面只能留在我的记忆里。老街,就像一个不堪重负的老人,走过了繁华的岁月,进入了迟暮的岁月。望着老街,我感到一种莫名的悲伤。走在熟悉的街道上,我成了匆匆过客。我面前的老街陌生又遥远。我的归途在哪里,我的旧梦在哪里,我的心应该存放在哪里?

我迷失在街上,哪里是我的家,哪里是我的根,去新街的念头在我脑海里萌生。事实上,我的家乡历史悠久。据民国《大竹县志》记载,“寺河镇:县城东南140里,原名王博镇。这块土地与朱琳县和电地县接壤。乾隆十二年改为寺河。原本设立保卫和知一,嘉庆五年被废除;有外包的防汛大厅,三年后宣彤就要废了。”作为一个历史古镇,它的根丢在哪里,它的长途丢在哪里,我问自己,却找不到正确的答案,我的粉丝在心里升起又失落。

据随行的当地人士介绍,新街的建设是当地党委政府按照人民的意愿,秉承“看山看水忆乡愁”的传统文化理念,按照修旧如旧、返璞归真的风格进行的。自2011年成立以来,新建房屋400多栋,形成了三条古色古香的街道,分别是金城街、王波街和江军街。建筑以灰白色为主,显示出徽派建筑的博大。圆角用红色调装饰,屋顶用飞檐和角装饰。整个建筑群规模宏大,古典精致典雅,将是“半岛&middot田园& middot;水乡& middot古镇”的地域元素展现得淋漓尽致。

沿着平坦宽阔的水泥路走进新农村居民点。你不会想到,就在几年前,它还是一座低矮的破瓦房,四周杂草丛生,土地贫瘠。如今,家家户户门槛上的春联光彩夺目,五颜六色,老人和孩子都在微笑。笑声来自心底。是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让人感叹寺河乡村前世的轮回。那是一个统一的、精心策划的、风格独特的、充满现代气息的、不失民族风格的,如一个固定在田间地头的画廊。偏远的农村也有这样时尚的建筑,让世代相伴泥巴的农民也能享受到和城市人一样的待遇。他们带着浓重的地方口音尽情地叹了口气:这是我们的新家,我们的新农村,太新了!

此时故土使我醉,古镇使我醉,新农村使我醉,山水使我醉。为什么这个地方没有发展成为旅游胜地,让世界知道昨天的前世今生和它的辉煌表现,让历史诉说它的过去,解读它几百年的沉浮,几百年的沉浮?当我抚摸三元桥冰冷滑滑的石柱时,我明白了这就是四个一,这辈子应该是这样,永远沉默在自己的世界里,尽管风吹霜打,风雨交加,它依然有它的魅力。

黄昏时分,夕阳拉长了它的身影,这也拉长了古街。我在古镇里慢慢地走着,总想探索些什么,老街,新街,古桥,深巷。然而,我只找到了白水河,它像歌谣一样流向远方。

有人说,有记忆的地方就有根;哪里有情感,哪里就有家乡。确实如此,但我深信,我生活的城市只是一个漂浮的身影,而我的家乡是连接人类灵魂的脐带。现在,地理上不再遥远的家乡的其他地方,不应该只是一个域名。在不久的将来,我可以在古镇里找到家乡的味道,有枯木和春天的味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