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达瓦 ,转载人: 潘敏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达瓦的全名是达瓦·拉姆。“ Dawa ”意为月亮,“ Ram ”意为仙女,合起来就是月亮仙女。虽然小达瓦和仙女不能碰,但月亮还是像,圆圆的眼睛像满月,圆圆的脸,圆圆的身体,圆圆的胳膊和腿……圆圆的一切都浸泡在清澈的光线里,像月亮一样明亮。这种光以一种微妙的方式分布着,从里到外,穿过骨头、血液、皮肤和包裹着她的厚重的衣服。最近她还渗透了某品牌猪饲料口袋——,这是她游戏中的一件斗篷。

这件斗篷真的让她看起来与众不同。孩子们都跑到宿舍院子里玩,这里一直很安静。突然,一个小孩小声地说:“ Lady ——我来了——”,大娃也跟着来了。饲料袋的两端系在她的脖子上,尾巴被风吹动

与她同时出现的,还有两个小女孩。他们几个,整天在院子里跑来跑去,总是在玩追啊追的游戏,看起来挺无聊的。他们时而打架杀人,时而灌满矿泉水瓶互相攻击,时而蜷缩在院子里的石凳上低声密谋,似乎在讨论拯救宇宙这样的大事。在他们的背后,总有一个“跟随者”永不离开——。这是一个有鼻涕的小男孩。在几个姐姐面前,他看起来虚弱笨拙,需要照顾。

这个小男孩是大洼的弟弟,两岁多。每次拜访瓦拉姆,总觉得她太忙:我忙着玩的时候,还要照顾这个小跟屁虫。如果你走不动了,你姐姐就得去接你哥哥。说是拥抱,其实是拖在地上,衣服脱脱,堆到胸前,肚脐和后背都亮在外面,小弟也不反抗,一副让杀的样子。除了弟弟,还有一个妹妹,应该是初中的年纪。因为她学习繁重,所以不常见。大洼是刚进入小学一年级的牛的同学。对她来说,学习才刚刚开始,离高考还很远。一切都还来得及。所以,成年人养家,弟弟照顾,是正常的。

大洼的父亲是一个温柔的中年人,在我家门前开了一家面馆。上次家长会后,老师留我讲课。在一个娇小的老师面前,他埋着头,搓着手,尴尬不已,他那种兢兢业业的服从,丝毫不逊色于任何一个刚入学的大一新生。达瓦兰的表演比他父亲的复杂得多。他把头探到教室门口,竖起耳朵听老师和父亲的对话。看来心脏没有衰退。心脏呢?肯定是受苦了,毕竟是个孩子,不小心被眼睛出卖了,眼睛不停地滴溜溜直转。就我父亲目前的愤怒程度而言,回家后的暴风雨是不可或缺的。

刚出教室,爸爸的大风呼啸着吹向达瓦兰。爸爸脸色阴沉,语气低沉而严厉。小达瓦觉得天要塌了。我们从远处看到它,我们避开了它。他们头上有乌云,他们如此沮丧,以至于他们觉得生活还会继续。面对父亲喋喋不休的唠叨,小达瓦保持沉默。一瞬间,熙熙攘攘的,喧闹的,快乐的,悲伤的都远离了,整个世界只剩下爸爸和达瓦,回家的路变得漫长而遥远。

结果回到家,风暴就搁浅了。达瓦的父亲看到生意来了,便系好围裙,变回了那个一年四季躲在火炉后面,在烟雾中为别人煮面的欢快父亲。相比之下,他更擅长煮面条。他家的面条包得油光水滑,好吃不油腻,不粘手。清汤、红汤和下面的一些配菜满足了各种古怪的口味。它们也充满了配料,味道恰到好处。最重要的是没有欺骗。我派牛同志一个人去吃面条,擦了擦嘴回来,肚子胀了,说:“叔叔不要钱。”。此外,老板自己也有一张愉快的脸,所以小面馆很忙,但他管理得很好。但是你面对孩子的时候为什么……?

与父亲相比,达瓦拉姆对弟弟的教育没有任何歧义,一脸义正言辞。弟弟在爸爸眼皮底下玩,手里拿着一袋刚打开的方便面。当他看到它散落一地时,他散开了,他的弟弟没有哭。他毫不犹豫地从地上抓起,塞进嘴里。爸爸没有看到这一幕。他在煮面条。姐姐看到了,走了三步并作两步。她二话没说,直接“啪啪”两巴掌打在哥哥手上,干脆利落。我哥刚要哭,警告来了:“倒在地上,用耙子,吃了肚子疼。”我哥好像明白了,但他控制不住自己。他只是站了一会儿,然后伸手去拿那堆面条。

夏天临近,城市里的小女孩们迫不及待地穿上小裙子,大街上到处都是漂亮的女孩,有层层叠叠的纱堆雨篷裙,有量身定做的瘦腿裙,也有简约的棉裙。达瓦也是,把她肥胖的身体塞在一条布裙里,远远地看到我们就跟我们打招呼,心情很好。她站着不动,有意无意地提到了裙子。其实我们早就注意到了——胖大娃也适合穿裙子。裙子可以给她带来另一种轻盈:奔跑、跳跃、旋转,就像小时候的一个下午,天空湛蓝,阳光明媚,风吹着,我的身体在空中大开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