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老井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从记事起,我就知道村头有一口泉水井,深达两米多,清澈见底。水一年四季飞溅,井台用石头搭建。父亲说只有十几户人家能成立独立的自然村,主要是因为这里水好。

村里家家户户都去这口泉水边饮水。水质清甜,喝一口清爽。村民们除了为全村提供饮用水外,还从井口引出一个水箱,两边用光滑的石头砌成,村民们一起来这里洗衣服洗菜。如果一个人去井边打水,如果另一个人来打水,两个人可以停下来说话。男人的话题大多是不可避免的农事:种子、肥料、农药、施肥、播种、除草、收割等。;女人在一起说的大多是一些家长目光短浅:谁娶了一个漂亮的媳妇,谁的孩子不听话偷了邻居的水果,谁的猪拱坏了他们的花园……女人的话题总是琐碎的。这口井无意中成了全村人聚会商议的地方。

夏天,这口井里的水冷得刺骨,所以把手伸进去,马上拿出来不到十分钟。——冷,直透你的心。有时候我们会把摘下来的黄瓜、哈密瓜、西瓜等水果洗净,放在柳条筐里,用绳子绑好,放在井水里冷藏。有的人买了啤酒和汽水放在井里,夏天就成了村民的天然冰柜。冬天泉水温和,爸爸说是暖春。因为井水的温度比外界气温高,所以是从井口冒的气。井口周围的树木和一些低矮的灌木遇到热气后凝结成树枝上的白霜花,非常漂亮。就连清晨在井边、鼻梁上、眼周喝水的小牛犊,都被染成了小白花,对着天空叫着克里斯提尼,给小山村宁静的清晨增添了些许温暖。然后,几户人家的烟囱开始袅袅上升。

成年人提着水桶到井台打水,用杆子勾住水梁,压提入井水中,很容易打中一桶水,动作又快又开心。然后,他们用杆子搅起两桶满满的水,摇啊摇啊摇地拎回家。偶尔水花四溅,挑水人哼着小曲,悠闲自在。我好像很羡慕这种劳动。十几岁以后,我学会了像大人一样挑水,但那只是两桶不满,我开始颤抖。因为短,所以两个桶的底部经常接触地面;也因为他们掌握不了平衡,水桶里的水经常溢出来,溅了一地。那时候不管是谁家兄弟看到,他都很快拿走了,很轻松的就给我带回家了。

其实我对这口井有更深的感情。上学的时候,我还小,心里总有一股澎湃的力量。为了锻炼意志和毅力,冬夏早起,用井水洗脸。因为我已经适应了井水的温度,整个冬天几乎从不感冒,人特别有精神。有一次听别人说,我要拳头有力量,就可以把空拳打进水里,于是我刻意锻炼自己,坚持每天用拳头打井水,打一百下。年轻的时候身体不好,长得又瘦又小,后来变得很强壮。我觉得和这种锻炼有关系。离开家乡多年,身体一直很好,我想可能得益于当时的锻炼和坚持。

后来,我离开了家乡。后来村民都在自己家里打井,通电后就有自来水了。人们不再去井泉挑水喝了,这口老井早已废弃。后来村民在老井顶上修建水库,多年的植被破坏切断了井的水脉,渐渐地,井成了枯井。去年,我回到了我的家乡。要不是井口上有水泥柱,我几乎找不到它的位置。这口井被一堆杂草和岩石掩埋了,村庄变得寂静无声。

这口老井在我的记忆中消失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