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捕鱼季节 转载人: 周可迦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村子里童年最有趣的事就是抓鱼。家乡的长田是我捕鱼的世界,小溪是我快乐的源泉。家乡的水坝、瀑布、河流、小溪都留下了我抓鱼的足迹;在家乡的田野里,我经常在抓到它们的时候跑来跑去。小时候在老家的那些年,我和鱼睡在一起。当年,鱼和我形影不离。当时我觉得家乡的鱼应该和我似曾相识。他们一起在泥里和水里度过了很多年,斗技,捉迷藏,表演了很多有趣有趣的故事和场景。也许鱼忘记了,但我永远不会忘记。

每年春天来临时,都是我捕鱼季节的开始。只要春雷响,春雨落,鱼就会醒过来,活下去。它们饿了,一个个闻着雨,一个个从泥土和缝隙里钻出来,游了出去。他们迫不及待地聚集在水口子打水,聚集在水镇和大坝。这时候,我还活着,很兴奋,我迫不及待地跑向田埂,手里拿着一个水桶。冲到小溪边,水在深圳、坝子、田埂之间穿梭。有一段时间,我拿着一条正在水中搏斗的泥鳅;过了一会儿,我钓了几条正在小溪里觅食的桃鱼;突然摸到了水镇草丛里的几条大鲫鱼;转眼间,在山脊边又发现了一条大鳗鱼。这时候,鱼突然出来了,跳来跳去。我抓啊,抓啊,钓啊,摸啊,忙得不可开交,很快就捞了半桶。这样的钓鱼日子在春天至少持续半个月,每天我都很享受,不停地在田野里来回穿梭。

看到我每天都抓鱼,奶奶有兴趣的时候有时候会和我一起去小溪边抓鱼。祖母太老了,不能在水中触摸。相反,她习惯了在小溪里用虾排(一种捕鱼工具)捕鱼。虾排钓鱼的特点是钓到的鱼杂,有各种嫩虾。有时候,有雷雨、山洪、大溪流的时候,虾排是最好的钓鱼工具,也是虾排抓鱼的最佳时机。每当这种情况发生,我奶奶就会穿上麻纤维,戴上帽子,背上虾排跑到小溪边,我就把它放在木桶上跟着。这个时候,用虾排钓鱼往往会收获颇丰,不仅钓到更多的鱼,偶尔还能钓到更大的鲤鱼和草鱼。运气好的话,甚至可以钓到鲶鱼、蔡羽等珍稀物种,这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会给我们很大的惊喜。捕鱼季节也是我们家生活大大改善的时候。那时候几乎每天都有鱼腥味,吃饭也有鱼吃。此外,我奶奶是个好厨师,她会改变她的方式来给我们变戏法。每顿饭都让我们舔舔嘴唇,心花怒放。

随着春雨的消退,春天的捕鱼季节结束了。夏天,鱼不像春天那样干燥和集中,而是安静地在水中游泳和躲藏。夏天钓鱼,不是春天的歼灭战,而是游击战。有必要在溪流、水坝和池塘中搜寻和狩猎。暑假里,除了劈柴、挑水、浇菜,我大部分时间都泡在水里,到处抓鱼。整个假期,池塘、水坝、瀑布、溪流、堰等。村里有水的时候都会被我搜身。

当然,我们假期钓鱼的主要战场是流经我们整个村庄的小溪,从上到下大约有两三英里长。这条小溪是我们村的主要水源。村民们在上面修建了许多水坝和围堰进行灌溉,使溪流既有深水又有浅水,还有不同的区域可供鱼集中躲藏和游泳。在深水区,我们抓鱼,主要是下到水里去摸,用手在堤坝和围堰的草丛里,在岩石的缝隙里,在水隧道里摸,用手挖出来。当然,摸也不是瞎摸。钓鱼是一种技巧,也是一种门道。首先,你要注意时间,留意地点。当鱼在阴凉处休息时,你应该触摸鱼喜欢呆的地方,比如水草丰茂、山泉浸润、肥水流入、较凉爽的地方。你应该在瓜棚下、草丛里、水坝下或水坝尽头的口中触摸它们。然后要注意方法和技巧。钓鱼时,我们应该保持屏幕静止,安静,柔和,缓慢。摸鱼的技术更重要。它应该是温柔和轻盈的。遇到鱼的时候,手法要温和适度。它应该让鱼感到被触摸和爱抚,而不是被抓住,这样它会感到非常愉快和舒适。它可以让鱼变嫩,不想在你的掌窝里动,更不用说逃跑了,这样可以万无一失。当然,钓鱼不仅仅是一种技能,更是一种境界,不仅要靠经验,更要靠经验和悟性。要和鱼联系、认识、交融,摸清鱼的习性和秉性,了解它、理解它,使它臣服、服从。当然,这不会一蹴而就。只有和它厮混久了,才能有这样的状态。因此,钓鱼是有趣和迷人的。钓鱼是愉快的,愉快的和诱人的。鲫鱼、桃花鱼、秋谷子喜欢缝钻石,钻草洞,藏泥坑。大部分都是钓鱼时钓到的。自然,它们也可以顺便触摸大量的蜗牛和贻贝。

浅水捕鱼主要采用追逐、捕捉、围捕、拦网、捕捞等方法。这就是沿着溪流不断巡逻,找到鱼群,立即追踪或用机关或陷阱把它们赶进水坑和水坑,然后立即堵住,上下密封,瓮中捉鳖,这就需要快行动、快行动。因为鱼在水里游得快,尤其是游鱼子、秋谷子、梭鱼游的时候,一发现危险就会像闪电一样游过去,然后瞬间消失。而且他们聪明机警,能立刻判断当时的情况,是向下游转还是向上游转。我们应该尽力迷惑它,引诱它,伏击它,伏击它,耐心地处理它。为了捕捉它们,我们动了很多脑筋,想了很多办法。提前在溪流重要地段和关键部位筑坝,铺设暗网。只要发现有鱼进入,我们就可以立即封网,迅速捕网。如果鱼一时没上当,我们就用木棍在水坑里使劲打,使劲搅拌,直到鱼晕变白浮出水面。这种方法钓到的鱼,大部分是鱼子、桃花鱼、梭鱼。

枯水期,溪水不多,开始打歼灭战。即从溪流源头开始,从上至下,先将坝堰内的水排出,再用水桶或杓子将水舀干,使所有的鱼都露出来,无处可逃,尤其是平时很难钓到的嫩鱼、嫩肉、大眼、泥鳅,甚至鲶鱼。挖完水坝和堰后,我们将顺流而下,做同样的事情,彻底清理整个溪流中的水坑和水坑。至此,我们夏天钓鱼的主战场即将结束,我们的暑假也将结束。然而,我们的捕鱼活动还远未结束,我们还可以利用业余时间在运河和小溪两岸的水道里盘泥鳅;用纱布做成鱼湖,用蚯蚓、米粒或捣碎的蜗牛为饵,放入池塘中,使虾、鱼变嫩;晚上还可以点松节油,带鱼,打烂田里、沟里、水地里的泥鳅去抓青蛙。

整个夏天,我们顶着烈日,每天冒着酷暑,满身泥水,整天混迹在鱼儿中间,与它们盘旋,与它们嬉戏,布下陷阱,设下陷阱,伏击,突击,绞尽脑汁,想尽一切办法对付它们,与它们纠缠,与它们英勇搏斗,奋力拼搏,甚至连吃饭睡觉都忘了,但还是

因为和鱼在一起久了,也明白了它们的本性,比如倔强的鲫鱼,干瘪的桃鱼,机警的鱼子,狡猾的泥鳅,顽强的鳗鱼,勇敢的梭鱼,坚韧的沙泥鳅,对秋天的执念,淡定嫩嫩的小鱼,麻利的肉,大大的眼睛和一会儿的等待,火和燥有点神经质,而螃蟹只是一意孤行,胡作非为。因为鱼的种类繁多,它们的性质、特点和兴趣不同,所以它们对鱼更加喜爱和痴迷。

就这样,炎热的夏天不知不觉地结束了。到了秋天,天气变凉了,地里的水稻也收割了。当大人们把水稻晒干,把田里的稻草清理干净,田里的土地就会干涸。这时,我们的秋钓就可以上演了。

如果说春天钓鱼是收获的喜悦,夏天抓鱼更好玩,那么秋冬抓鱼就是一种独特的兴趣。秋冬捕鱼,没有春天的匆忙和急迫;你不必在夏天那么疲惫和匆忙;你不需要苦苦思索,斗智斗勇的事情;别担心它会跑掉。它永远不会跑掉。只要你没有抓住它,它就会一直在那里。秋冬季抓鱼可以不慌不忙。不要脱鞋,不要淋湿。这要晒太阳了。的确,秋冬抓鱼是那么的悠闲随意。在秋冬温暖的阳光下,你只需要带一个水桶和一把耙子到地里就能找到花园洞,这是一个小孔,小手指粗,花园光滑。找到后对准它,用耙子往下挖,把泥拿出来,你会看到一条光滑活泼的泥鳅在你面前。这是在秋冬季节抓鱼。

秋冬季,天气寒冷,田野寂静,草木凋零,万物凋零,鱼儿也沉入水底,钻入淤泥,处于冬眠或半冬眠状态。由于土地肥沃,营养丰富,食物丰富,稻田通常会聚集大量的泥鳅在这里繁殖和生长。在秋天和冬天,因为水变干了,它们进入泥里冬眠。冬眠仍然需要呼吸。稻田干涸后,泥鳅的呼吸孔自然形成一个又圆又湿的洞,所以知道这个圆洞就成了我们捕捉到它的明显标志。当我们来到稻田时,我们只需要仔细寻找田里潮湿而圆的洞。如果我们瞄准它,它将是一把耙子,一条跳跃的泥鳅将在我们面前翻个身。这个时候,你只需要轻轻地把它捡起来放进桶里。泥鳅一般不深入泥中,此时水田里的土壤干湿适中,只要掌握了方法,只需一耙就能挖出来。当时村里没有农药化肥。虽然我们年复一年地抓到它们,但稻田里的泥鳅仍然年复一年地存在,从未消失或减少。在干燥潮湿的稻田里,我们到处寻找。只要我们发现小圆孔,我们就是耙子,基本上就是耙子,耙子,从来没有失败过。我们可以在一个下午挖一两磅泥鳅。你觉得这样抓鱼容易吗,愉快不愉快,有趣不有趣?真是充满了乐趣,乐趣无穷。

随着秋冬季抓鱼的结束,一年的抓鱼盛宴结束了。在漫长的抓鱼日子里,它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和喜悦,既有趣又刺激,期间也有惊险和恐惧。

记得有一次,我去围堰钓鱼,碰到了石头上的一个缝隙。我的手突然碰到了一个生物,它很软,但很粗糙。当我再次触摸它的时候,我觉得有点不对劲。这条鱼通常又平又滑,而它又圆又干。再摸一次,却摸不到鳍,而且很长,是鳗鱼吗?黄鳝光滑,但粗糙。这是什么?我一时拿不准,因为它是钻在石缝里的,只能摸到部分,不能摸到全身,也不能准确判断,但它始终是活物,而且还是比较大的,所以很可能是我没见过的鱼。虽然不确定,总觉得奇怪,但又舍不得放弃。我有勇气把它从石头的缝隙中抽出来。当我把它从水里抓出来时,我看到了一条扭曲的蛇!突然,我惊呆了,害怕了。我赶紧甩了它,冲上岸。很久没有回过神来。自从休克后,我已经很久没敢在水里钓鱼了。

还有一次,在一个春天的傍晚,我拿着水桶在田里抓泥鳅。突然,我看到一个歪着的头从远处移动到另一个山野里。我觉得很奇怪,然后我仔细看了看,我更纳闷了,这是什么?为什么除了长长的脖子和头,我看不到身体?我更好奇。我不能照顾抓泥鳅。我提着一个木桶,慢慢走向它。我想看清楚它,理解它。我一边走,一边一直用眼睛盯着它看,但它没有动,只是偶尔转过头,保持着高脖子。它是一只鸭子吗?为什么鸭子没有身体?它在水坑里吗?好像不对。鸭子的脖子没那么长。我越来越想弄清楚,拿着木桶继续向它走去。我离它越来越近,但我只看到我的脖子和头,却看不到我的身体。奇怪,是什么怪物?我一直往前走,直到只有十几米远,它却一动不动,只是脖子伸得更高了。这时,我可以断定它不是鸭子,也不会时不时窝在水坑里。它根本没有身体。只有头和脖子,没有身体,这是什么怪物?我怎么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怪物?我觉得更奇怪,好奇心驱使我继续向它靠拢。它还是不动,头一直对着我。我仍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已经感到有点紧张了。我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地继续前行,总是试图看得清楚,看得明白。我盯着它继续动,它也盯着我,一动不动。当它相距只有五六米的时候,它突然抡起脖子,飞快地向我跑来。我突然意识到那是一条蛇!我甩了甩桶,拼命向大路跑去。我穿过几座小山,头也不回地跑上了大路。我一直往家跑,但还是分心了很久。

这一次,我真的很害怕。直到最后一刻,我才意识到那是一条蛇。在我的印象中,蛇是蛰伏在山和草丛中的。他们怎么能在光秃秃的田野里游泳呢?然后还有蛇躺在地上,怎么会突然竖起这么高的脖子?更何况,我以前从来没见过脖子这么扁的蛇,而且扁脖子能站这么高这么久。我以前见过的蛇都是圆圆的脖子,我从来没有见过它们这么长时间举得这么高。最可怕的是,我以前见过蛇攻击人。我告诉我奶奶,叔叔,还有村里的其他大人,他们不相信会有这么奇怪的事情。为此,我担心了很久,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意识到当时臭名昭著的眼镜王蛇袭击了我。这种蛇在我的家乡真的很少见,但是我为什么会遇到它呢?在那之后,我有一个挥之不去的恐惧很长一段时间。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敢下去抓鱼,但最终还是抵挡不住抓鱼的诱惑。过了一会儿,我去水边和鱼一起闲逛。因为抓鱼对我来说太有诱惑力了,它给了我很多快乐和欢乐,让我感到无穷的乐趣。

在农村的几年里,随着季节的变化,我也在不断地诠释着我不同的抓鱼故事。

周克佳衡山2019年3月1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