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季霜冻腹泻严重 ,作者: 子隽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我们没有期待太久,但是秋天来了。不知不觉中,我们遇见了千年,开始踏入了秋天的深处。

站在秋天的渡口,细细品味秋天的旅程,千禧年的节气是最难忘的。/[/k12/”千禧年后,天气变冷了……。你只需要注意没有露水的天气。千禧年的黎明,已经结霜,没有一丝温暖。满满秋露,覆盖山川田野。一阵风过后,露珠不情愿地落在地上。露珠只是水的痕迹,它静静地连接成一片潮湿的土地,铺展着秋天的深处。

千禧年后,我们将体验秋天的庄严。天空很高,空气很清新。然而,今年的千年已经过去,秋天依然是淡淡的。我沿着开元路往南走,两边的玉米、小米、大豆作物依然绿意盎然,保持着夏天的生态。一位老农说,今年9月的闰是难得的一次,这是个好兆头。秋天会延迟,庄家的成熟期会来到阳历的十月。

每次到了千禧年的季节,妈妈都会从乡下发来一条信息:添衣、关窗、给儿子带棉衣,让她整个季节都没有了烦恼。我妈去的时候,经常看到晶莹的露珠,在深夜关窗的那一刻,她还是听到了妈妈的指令,看到了缝得紧紧的棉衣。这份乡愁,成了中秋里深深的乡愁,在心里默默蔓延,思念着痛苦,伤害着我的灵魂。

在秋天的记忆里,千年已经过去,满山的韭菜花已经开到了极致,伸展在遥远的山野。细碎的韭菜花像一层白纱,覆盖在山坡上,没有漏水的缝隙,干净而庄严。秋风,阵阵花香,微辣,在古村落里蔓延,在深巷里流淌。利用秋收的间隙,人们在黎明时分采回一篮盛开的韭菜花,捣碎,密封在坛子里,成为面食和火锅的最佳调味品之一。

秋天渐行渐远,人们似乎很焦虑,所以他们试图留下来。因为,很多期待已经收获,很多收获已经开始延伸。于是,人们纷纷走出家门,留在茫茫山河中,告别秋天。去年,千禧年刚过,我沐浴在秋天的味道中,仿佛要去参加一场告别宴会,穿越冀豫交界的太行山,读一山一水的秋景,读一山一水的秋景。

几年后,我们也能重现季节的样子:在山野的空秋,当粮食还西藏时,连绵的秋雨无声无息地落下,一夜又一夜,滋润着即将冬眠的生物。深秋的人们,带着收获的喜悦,坐在窗前,细数着飘落的落叶,一件件回想过去,凝固的思考,将在秋雨中变得永恒。

秋天的颜色应该是寂静和平静的。然而,游客很多,破坏了一个景观原本的宁静。然后沿着蜿蜒的山路,登上了武当山。远远望去,到处都是秋色。庄子全散在山腰,三五十户为一村。他们在等待他们的小庭院,也在等待美丽的秋色。

过去的小庭院覆盖着秋天的色彩,屋顶和院子里晾晒着一片片黄澄澄玉米、红柿子、紫枣和新出土的花生,显得有些拥挤。墙脚下,一排又大又圆的南瓜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由于节气的威严,山里的植被有些稀疏。山风吹过,一些细细的叶子无声地飘过,洒落开去,深情寻觅着远方的秋水。红叶在燃烧,铺天盖地的红,像华丽柔软的绸缎,点缀着栗树,像幽幽的暗花,美得令人惊艳,却又悄无声息。

晚霞越来越浓,给山川增添了一丝神秘。穿越武安边境,一座开满野菊花的大山突然映入眼帘,让人眼前一亮。风过,菊香醉人。一朵一朵,一簇簇,红的、白的、红的、浅绿的,在这个深秋甚至初冬,它们在山腰、在小路旁,不顾凛冽的风雨,盛开着。它为萧瑟的季节增添了一丝温暖和活力。

就在这夕阳西下的山河里,就在这山河村的公路旁,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沐浴在浓郁的花香中,全神贯注地采摘着各种颜色的菊花,摇摇晃晃地走向轮椅,把它放在一个眼睛有些笨,又那么瘦的老人手中,低头问道:你喜欢吗?他轻轻地嗅了嗅,露出一丝微笑:谢谢你,老太太…。老太太也笑了。

其实,在渐行渐远的秋日里,会有和代谢花一样多的深情故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