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棣沟从房子的前门流过 ,作者: 刘月新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我家乡附近有一条河。她像一条温顺的小龙,在我家门前从西向东流。

我以为她是一条无名的河流。这条河和我一起长大,给了我童年无尽的欢乐。

春天的早晨,我和朋友们提着竹篮子,跃过河桥,跨过长长的枣树,去碱田除草挖菜。过桥的时候,也有不去碱场的时候,在河套挥镰刀和刀。春天,有芦苇、茅草、马桩、灰色蔬菜和洋狗菜,都是绿色的。我们的笑声透过晨雾落入河中,引起一阵阵涟漪,我们的欢乐也藏在涟漪中。

夏天,这条河成为我们的欢乐谷。如果长时间不下雨,河水很少是浅而清澈的。正午的阳光把整条河烤得半生不熟,我们光着脚走在深褐色的河床上,湿漉漉的,颤抖着,感觉很美,但脚底被盐泥伤了。我们不在乎。我们跑到河边抓蝌蚪。在浅水中,经常有黑线连接在一起,线条上有大黑点,是新生的蝌蚪。他们很快就能独立生活了。它们圆圆鼓鼓的身体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像小鱼一样活泼。再大一点,两条腿就会生在尾巴的两侧,逐渐变成蛤蟆。捧在手心里,小心翼翼地弹奏,又爽又滑,是一件快乐又惬意的事情。

接连下了几场大雨,河水泛滥,河床也被淹没了。这并不影响我们与小河的亲近,但她带来了另一种沐浴的乐趣——。晚饭后,我跟着姐姐到河边,看她们蛙泳、刨狗、跳水、仰泳。我非常羡慕,渴望下水。姐姐在裤脚绑了一条成人长裤,拉起裤脚用力甩了几下到位,又收紧又扭了几下。让我一只手抓住裤子,另一只手抓住绳结,头枕凸出的腿扑通一声落在浅水里。

在洪水泛滥的一年里,河水一夜之间涨到了桥面的高度,漫溢的河水像野马一样向两边跳去,往北的一条小溪很快就把村子包围起来,村子变成了一座孤岛。与此同时,桥西以西几百米的河流中出现了一个圆形深度的巨大洞穴。哥哥说,这是一只炼龟留下的。当然,我对此深信不疑。早就听说炼出来的乌龟威力无比。狼窝的好处是,长时间干燥时,河水几乎干涸,这里经常有一窝水,人们像往常一样在这里洗脸洗脚。有几次,几十亩地的洞窟黑洞洞的,满是人头。人们在浑水里抓鱼摸虾,还能摘螃蟹和蛤蜊,这种快乐丝毫不亚于从海上归来的渔民。

有一年,我上中学的时候,我和哥哥骑在桥上,面对千疮百孔的小桥、沟壑和低洼的河堤,浅浅干燥无水的河水生出了怨言。不想哥哥说这条河叫无棣沟,自那以后,垂福一直在东渡。她已经存在了几千年。

啊!无棣沟,我的母亲河!我可以想象你是美丽的,广阔的,壮丽的。

又一年,一个同事对我说,你注意到了吗?在你那里的人都很漂亮,无论男女。哦?她接着说,徐福在去东方的路上招募了处女来祭祀河神。他绝不会只招3000人,可能3万人甚至更多,然后严格挑选。那些刷下来的不都是在当地扎根吗?这句话是否有道理是另一回事。它唤起了我长久的怨恨。在垂福为自己而活的时候,招募了许多童男童女,拆散了骨肉亲情,带来了无尽的灾难,也造成了几代人的痛苦。因此,后人修建庙宇,修缮祭坛,举行书信节,以惜相思愁。这,谁的罪?

无棣沟,你默默流淌了几千年,你抛掉了几千年的深情。你承载了无数的喜怒哀乐。你累吗?厌倦了吗?你的河床变浅,河道变窄,堤坝千疮百孔,连流了几千年的清水都变了颜色,这都不是你的错,就像徐福宰的童男童女从此再也没有回过海一样。

母亲河,你的儿孙该为你做些什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