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核桃 |创作人: 雨君

  • A+
所属分类:经典美文

第一次见到青核桃是20多年前的鹿城。9月份,我去金桥市场逛的时候,在西门看到一个农民的竹篮,里面装满了绿油油的鸡蛋。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问:“是什么?”农夫大概觉得我少见多怪,笑着说:“青核桃。”哦,还有绿核桃,我带着好奇离开了。因为没吃过,不知道是好是坏,又因为缺钱,没有买了试试的心理。

第一次吃青核桃,嫁给了神泉。丈夫家院子的篱笆上种了五棵核桃树。核桃树很老,根很粗,叶子很大,树枝很多。夏天,橄榄形的胡桃叶像无数绿色的小船,层层叠叠,形成一个巨大的伞盖,供人们乘凉。中午吃饭时,一家人端着碗坐在树荫下,边吃边聊,但也很舒服。

树上结满了果实,有的一排两个,有的一串三个,有的四五个抱成一团,把树枝压弯了,真是可喜可贺。突然想起一个人的一首诗:“望风而行,让头顶的核桃松手/砸下去/完成悟道!我觉得,核桃仁真的很像人的大脑,但即使重重落下,也只能劈开暴露,断不了核,开不了心!想要完全开窍还得经过一番捶打。就像一个人生感悟,一定要经历。婆婆见我迷迷糊糊的盯着核桃树,以为我要吃青核桃,于是拿起棍子就往核桃树里敲。绿色的核桃从树上掉下来,我拿起一个装满食物的袋子。婆婆拿起石头,把青皮砸碎,用手剥开。青皮里面的汁液把婆婆的手染成了黑色。婆婆拿着石头把没有青皮的核桃掰开,先把核桃壳剥掉,再把核桃仁剥掉露出白仁。有些果仁卡在核桃壳里拿不出来,婆婆就用刀一点一点的摘。婆婆说,家里种的核桃树品种不好,因为夹着核桃,坚果不容易挖,也很难吃。因为仁产量不高,卖不出去,只能在家吃。而且绵核桃可以整粒半粒取出,又快又容易,人们自然愿意吃绵核桃。这时我意识到核桃可以分为棉袄,就像棉袄一样,有薄有厚。

核桃虽然夹在中间,婆婆还是不厌其烦地把青皮剥开,把硬壳砸碎,把嫩皮剥开,把白仁挖出来堆成小堆给我吃。我吃的时候,真的很新鲜,很嫩,很甜。我不好意思享受我的成功,但我想参与其中,所以我婆婆压着我的手不让我做,怕青皮汁会把我的手弄黑。当时我没有融入婆家的大家庭,但是婆婆给我剥核桃,怕给我染黑手,让我侵犯内脏,软化我作为一个漂泊异地的孤儿的坚硬和漠漠的心。

婆婆说等她把青皮都剥了以后,会让种棉花核桃的人向我要一些棉花核桃,让我们带回家慢慢吃。婆婆告诉我,想吃小核桃,一定要放在冰箱里,不然核桃干了就不容易剥皮,吃起来又苦又涩。但是我特别喜欢吃小核桃,不用一袋核桃,几天就能把它们全部毁掉。婆婆知道我爱吃嫩核桃。每年绿核桃成熟的时候,我总会叫人给我带去皮绿皮的核桃。

有些时候,小核桃是不允许冷吃的。我坐月子的时候,绿核桃熟了。婆婆怕我吃冷核桃,让孩子母乳喂养后拉肚子,就把核桃放在米汤里煮,或者放在豆浆里挤。坐月子要一天喝三次米汤,来回煮葡萄干香蕉核桃,不仅润肠,还营养。用那些东西煮的米汤失去了原来的味道,但是太甜了。虽然我不喜欢,但我不忍心吻婆婆的好意。

后来,鹿城周边的山村种植了越来越多的棉核桃。1-9月,大街小巷到处都有绿核桃卖。绿皮的虽然只卖2.50元,但人们愿意8元买绿皮的。恐怕人们不愿意为了剥绿皮而把手染成黑色。有些人买嫩核桃送给远亲。

如今,因为买核桃方便又便宜,我也加入了买核桃的行列,但婆婆还在家里不停地给我送核桃。这种绵绵的情意,就像嫩滑的核桃仁一样,甘甜怡人,久久不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