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边黄昏 :发布: 兀零

  • A+
所属分类:好词好句

又到了傍晚,太阳从岛的一边绕到另一边,慢慢下沉到海平面。红色的辉光从水和天空相遇的地方扩散出去,而红色的云则流向地平线,越来越远,却越来越五彩缤纷。

老人从墓地收拾东西,照常坐在紫荆树下的长椅上休息。他摘下头上的棕色圆帽,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膝盖上,静静地望向玉兰树大道的深处。浑浊的眼睛里似乎有一种希望和忧郁。

好像她很久没来了……

她常常在一天的这个时候来到这里,沿着玉兰树的林荫道慢慢地走上来,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淡雅得像天上的素云。

然后,她会笑着和他打招呼,他也会笑着回应,但很少在一起聊天。他们的交流就像微风吹过柳叶一样简单,没有问要不要留下。她每天晚上都在这里散步,他每天这个时候从墓地出来,所以很自然,她每天都见面。问候可能只是一种简单的礼貌。

有人说,爱是让另一个人成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他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爱,从来没有过爱。但是,那种见面是互相微笑的默契。即使不是爱情,也成了他每天的期待和小幸福。

他原本是个流浪汉,在这个岛上没有亲人。几十年前我住在这里的时候,差点饿死在街上。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来到了这个墓地,成了一个掘墓人。也许是世界上最少人从事的行业,也是最低级最被鄙视的行业。然而,他很感激这份工作给了他一条活路,他心里再也不想做别的事情了。

我认识一个女人30多年了。他挖了她丈夫的坟,最后封土立碑的也是他。他记得那天站在坟前的一个女人悲伤无助的眼神。后来有一段时间,他经常看到她来到墓地,默默地站在丈夫的坟前。那件蓝色的长裙,像海水一样从未改变,在晚风中飘动,那么安静优雅,却总带着浸泡在海水里的苦涩。

之后女人就不来了。

在这个小岛上,人口只有几千。当岛上的居民死去时,他们将被埋葬在这个墓地里。几十年来,他看到了多少坟墓被挖掘,多少新的坟墓被建造,多少来吊唁的人失踪。然而女人,让他永远记住。

后来他老了,再也挥不动铲子,成了看守墓地的老人。他每天都在墓地里走来走去,什么也不做。几十年来,他一直默默陪伴在身后的墓地,几乎每天都无法和冰冷的石碑说话。

他从未想过会再见到她。那天晚上,当他从墓地出来时,他坐在这张长椅上。他看见她沿着布满白玉兰花瓣的林荫道慢慢地走着,那条路依然安静而优雅。虽然她老了,岁月剥夺了她美丽的容颜,但并没有改变她优雅的气质。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他们互相打招呼。但他没有提及过去,就像很多年前,他默默地看着她站在丈夫的坟前。

从那以后,这个女人每天都来这里散步,但她再也没有踏进过墓地。十多年来,该岛积极发展旅游业,美化环境。连墓地都变成了花园一样,游客可以随时进出。而当他从墓地出来的时候,也就是墓地关闭的时候。

他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她时,她笑着问他。

“先生,能让我进去吗?”

这时候,红晕照在她的脸上,使她像一个女孩一样迷人。

他打开门,和她一起进去了。两个人走在墓园里,海风穿梭在墓园里,呢喃着一首悲伤的歌。

“这个墓地变化很大。”她说。

“嗯,变化很大。”

“但是看起来大不了多少。”

“这里的墓地其实是租赁制,每个墓地的使用年限只有50年。50年后,如果亲属不愿意续签租约,坟墓将被处置。”

“怎么处理?”

“挖好坟墓,把骨灰倒进海里。”

“哦,是吗?其实一个人死后50年还能被人记住就挺好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女人的眼里似乎有一些遗憾和悲伤。

从那天以后,那个女人再也没有来过。现在,他不知道她是否还活着,但玉兰花大道每晚都能闻到花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