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里下雪了吗 ;来源: 王雅妮

  • A+
所属分类:经典美文

老师在梦中醒来,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让班里的同学都笑了。我从怀里抬起头,有些不知所措。我的前额隐隐作痛。我保证腕关节上一定有红色标记。

我坐在窗边看雪,现在雪已经停了,地上和树叶上只有一层薄薄的雪屑,像饼干屑等着麻雀啄。风轻轻的却冷冷的吹着,尽我所能的穿透窗户,用微小的力量在我的皮肤上画着鸡皮疙瘩。

冬天到了,我暗暗想。手机“叮”响得不像话,又是一阵笑声。

我低下头。这是你的留言。

也是冬天,但是极度狂躁。每一片雪都恨不得早点落地。随着沙沙的风声,地面上很难融合一层厚厚的东西。房子外面有很大的噪音。

讲台上,老师正忘我地用一根短粉笔在讲一个立体几何。她的指尖有轻微的凹陷和变形,手臂上沾满了粉笔灰。就在她转身写配方的时候,我的手心里塞满了薯条。

你看着黑板不变色,不时点点头。嗯,如果我没有听到你咀嚼,我会相信你在听讲座。但是我没那么聪明。当我赶紧把薯条往嘴里扔的时候,老师回头了。

你的炸薯条和我的复习都放在老师的桌子上,她语重心长的问我们临近考试的时候为什么还在这么小动作。她说话很快,你的名字紧紧贴在我的名字后面。外面的风在欢快的嚎叫,在一起听起来很好。当你走出办公室时,你用一根手指敲我的额头,在燃烧的额头上留下一个红色的痕迹。你手上还有没洗干净的炸薯条酱,闻起来咸咸的,你走近,走开。

声音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它总是从丹田汇聚成一股气流,经过胸腔和肺部,来到咽喉形成一个圆圈,然后从口中流出。酝酿了很久,所以记得很久。下午自习课,你会偷偷拿出耳机,给我一个,带着作业放快或慢的歌。冬天的下午,阳光微弱,斜射的光线打在你的练习本上。你的字写得工整有力,书页都是印刷字的骨头。我总是喜欢用指尖触摸。我觉得很有感触。现在我觉得就像时间的裂缝。当我触摸到一行阳光时,天已经黑了,雪还在地下沙沙作响。

没错,天黑后亮起来就像换了一部剧的幕布。你已经在一个不能给我送薯条的地方,够不到耳机线。这不像留下来。我们断断续续保持联系,聊天越来越礼貌,否定句越来越多。我们不断主动或被动的遇到新的人或环境,不再有共鸣。我把可乐换成了牛奶,而不是用快乐或者不快乐作为标准,我吞下了吃薯条的快乐却没有分享。我越来越不像自己了,可能离自己更近了。

你也一样。你没问,但或多或少听到了。你换了发色,买了一个很酷的背包。你说你永远不会加入学生会,可是当了部长,你去了很多地方,你试着给我打电话,却说不出没有话题的时候有多尴尬。

我想你,但是我笨拙被动,不能再联系你。

时间长了,还是会梦到你。我们在森林里玩捉迷藏。我躲在一棵树后笑了笑,却忘了把裙子收起来。所以你抓住我说我们要回家。我们的名字刻在山坡上,河流上,星星上,烟花路上。萤火虫、蝴蝶和猫头鹰在流星上歌唱。我们笑得很大声,那里从来不下雪。

醒来也是被笑声惊醒,额头火辣辣的,一定有红印子。窗外的雪已经停了,到处都是雪屑,像是等着麻雀啄的饼干屑。风又软又冷,从窗户吹进来,把我打了个鸡皮疙瘩。

我突然收到你的来信。

嘿,那里下雪了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