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乡的岁月 ,

  • A+
所属分类:好词好句

故乡的那一年,我豪放活泼,把爱和孝交织成涓涓细流,让心和力量融合成不屈。滨州孩子,在这种人文的滋养下,为自己的铮铮傲骨,轻声细语,总是痴迷于风雨。

在我的记忆里,腊月二十三之后,每天都是一个聚会,采购年货的队伍一直在线。然而,当时的采购主要是为了食物。只是在拉巴之前的这个市场上,人们不仅要买一切吃喝的东西,还要拉一些布——给孩子们缝新衣服,这需要时间,但迟到了就赶不上了。老滨州人知道穷年富的道理,既滋养幸福,又关乎子孙。

我的大手大脚的父兄们,不仅怀念自己的小婚姻,高原上的狂风也把他们的脸熏黑,把他们的心冲得通红,使得炭火一般的炽热。他们很早就搜了剧箱,知道缺什么缺什么。他们挤进合作社的长柜台,扯着嗓子唱:“两尺红绫,半尺黑平绒,半尺黑贡品……”柜台里的女售货员漂亮漂亮,隔壁村的女的。”我用脸拍柜台的时候很不耐烦:“也是先来先得?”没等业务员回复,人群已经回答了:“这是一个补充剧框!”柜台前的躁动和不满迅速消失。在滨州,人们尊重这种关爱他人的英雄精神,期待苦日子里的狂欢!

加了很多零碎,五颜六色的肩膀,在拥挤的市场里摇曳,人家问:“今年还唱歌吗?”笑成满脸沟壑的菊花:“唱!”笑纹中的坚毅、旷达、骄傲,让刺骨的北风开怀大笑,让跟在后面的后辈儿孙们不觉得寒冷,扬起小脸迎接羡慕。

我真的不知道我的父兄们,他们缺油缺水,生活贫困,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热情和热情。每年冬天,农闲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夜复一夜的排练,锣鼓喧天,板胡二胡齐奏。不唱传统老戏,所以排在《祝福》《白毛女》《大红灯笼高高挂》《沙家浜》《龙江之歌》《智取虎山》。“扭你的嘴”冼仲野早年被风吹着,嘴扭到两颊能跟耳朵齐。一只眼常年红肿,见风流泪;但如果声音陈旧,发音清晰,人物不识字,但全剧只听几遍就能背下来。年轻时,他因演唱黑脸包公和红脸周仁而出名。乡镇小学老师对父亲忠心耿耿(在老家叫父母“爸爸”),一个能把二胡拉哭,一个能把人物活起来。耿敏爸爸演的刁德义和木人志,唱、读、做、演都很完美,让我小小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阴影,让我在他的课堂上感到很担心。儒瓦内七叔擅长打鼓,一人处理干鼓,暴力鼓,尖牙。他又慢又小心。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学会背这么繁琐的鼓点的。永兴堂大叔,花园人家,最会打扮成女人,把李奶奶、祥林嫂等老女人的形象演得惟妙惟肖。他能唱出苦涩的剧泪,能把颜料冲出来,让观众中的七大姑八大姨都能呜咽。其他如三哥永民饰演的《左山雕》、《贼鸠山》、《黄世仁》,钟敏大师扮装的李昱和、杨子荣,夏秋大妈饰演的李铁梅、阿青嫂等都各具特色,使得善与恶、穷与富、冷与暖的冲突与矛盾在焦土中引起强烈共鸣,让家乡的穷年充满节日的欢乐。

严寒过后,舞台早早搭建起来。看着高高大大的舞台,最开心的是我们这些小孩子眨了几天眼睛,盼着23个厨子的牺牲,才发现爸爸们每天都不去市场买菜。妈妈们打扫卫生打扫干净后,忙着蒸年糕、擀年面、准备年菜、洗御面、煮肥肉、炸油饼、煎饺、做观赏性食物(一种甜品)。与此同时,最神秘的是炸糕和小发明。捏鸡胗是一项缓慢的工作。孩子很聪明,能教两个。看着他们捏出来的花,一般都很好看,舔舔嘴,但是一旦冷油浇到火锅里,妈妈,娘娘,大妈一定要把身边不够安全的孩子赶出去。关好门窗,手轻脸凝重地煎着饼,煎着。院子里,一些不懂事的孩子敢喊敢喊,多半是运气不好。妈妈会一声不吭地把它们追出来,抱起瘦弱的胳膊,堆到后院的猪圈里。在滨州,妈妈们很会让孩子撒尿,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一直忙到大年三十,太阳向西山倾斜,家人全部归来,红对联封好,炕上奉上年夜饭。

家乡习俗,30岁前夕,你必须坐在夜晚来养老。

一是家人围着热炕坐着,暖酒吃菜,聊家里的闲话;十点左右,晚辈们就离开康,一个个向长辈们鞠躬。当一个人的头被打破时,年长的摸出来已经准备好的压岁钱,递给磕头的年轻一代。尊老爱幼的习惯就是在这一点一点沉淀下来的。过了这段时间,全村人都搬走了。家里有年纪最大的,家家户户都会有几个小辈端上来的特色菜或者珍馐。大家聚在一起,围坐在长辈身边,摆满一炕菜,喝酒,猜谜,吃菜,抽烟,回忆往事,聊当下的趣闻,往往到鸡叫三声,东方昏暗,才散去。如果家里没有长辈,他们会去同龄人家团聚。

大年初一,家家户户早吃炸面汤,只留下家庭主妇在家准备过年拜年的餐桌。其他的年轻人和老年人会在他们之间出去,成群结队地和家人一起过年。

这是相当壮观的景象!

去村里,老老少少,先拜“影”。所谓“影”其实就是先辈们的牌位,用檀香做的。祖先的名字和出生死亡的日期都写在书上,崇拜的后代被命名。一般都是放在简用老檀香做的专门盒子里,只在过年的时候打开供奉。拜谒“影”后,我会分支到各家去过年。先拜尊者。一群人进了敬老院的窑子,先帮老人坐在一定的位置上,然后按辈分、年龄、年龄依次列出。他们满是子嗣,奉命令敬拜,跪三次,敲三次。拜完后,师傅马上端来七菜八碗,招呼大家吃喝;男主会把香烟一根根分发给大人,女主会把糖果、核桃、干枣、花生、瓜子、干柿子或者自制的蛋糕一个个放在孩子的口袋里。这么一家子拜完,都快晚了。吃了几百顿饭,喝了几百酒,成年人满肚子打嗝,喝酒;孩子唧唧喳喳比谁捡糖果都多,谁捡个大鞭炮就回家。晚上,他们还在梦里傻笑。

家乡的戏就要开始了。十里八乡的亲戚,奶奶,狍子,七婶,八婶,三妹,四妹,都是一个个带进来的。每个家庭都很幸福,每个家庭都很忙。剧院屈居第二,最重要的亲戚聚会,说三道四,孝敬老人,照顾孙子孙女。和谐美好的家庭风格和温暖的乡愁,在隆冬的寒风中,一般滋润着每个人的心。

舞台设置在农村的田野上,简单却坚固雄伟。一般来说,整本书都是白天晚上唱的。每出戏开演前,乡下人都是黑头。大部分是舞台前的老人和小孩,有的坐在小板凳上,有的屁股下是半个青砖。他们都扭着脖子迎接熟人,喉咙很高,声音很大。大人们坐在后面的长板凳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不时发出挑衅的笑声。在一圈棚车外面,长长的长椅稳固着轴,车厢里坐满了人。他们大部分来自周围的村庄。一辆车拉着全家人,最小的和最小的,一路喊着看热闹。这让我们成了一堆脸特别、脖子高、脸骄傲的小家伙!

上台演唱后,台下的情况更加精彩。有时,每个人看起来都很担心,女孩和儿媳妇忍不住擦擦眼睛和眼泪;突然,大家都笑了,拍着大腿,跺着脚,笑声让树上的野鸟惊喜不已。最有意思的是成年人特别安排的“相亲”。适龄男青年受成年人喜欢,应以看戏为由私下偷偷通知其他女生“对眼”。姑娘一家人,挤在一堆同伴里,眼睛不看舞台,偷偷瞟人家大家伙,眼睛是对的,忍不住多看几眼——让人家小伙子能感觉到,再回头——,他先是慌了,脸一跳。外地村有一对青年男女,被绑在人群里。他们眼睛盯着舞台,手却不老实。年轻人的指尖悄悄地俯下身,抚摸着女孩的手。女孩的小手立刻弹起,缩向前方。转过身来,我看到我的眼睛都在戏里,我的手落到了我的身边;受到鼓励,小伙子一手抓住女孩的手,两只手紧紧的缠绕在一起……。这时,站在里层外三楼的年轻人被荷尔蒙和力比多扰乱了,动摇了“和(hu & ograve)计数器”。所谓“和柜台”都是在农村看电影、看戏时经常发生的恶作剧。大部分领导都是一群精力旺盛的年轻人,站在人群里左右挑动。人群就像被海浪夹住了一样,前冲后冲。突然女生们尖叫着大骂:“臭流氓!……”

剧一直演到正月十五,外戚们纷纷回家过节,就这样演起了社火。早饭还没吃完,村里的小区大火就开始冒头了。先是在麦田里玩,然后一转身,再到邻村里张狂。不同的村庄在乡道上相遇,真是奇怪的相遇。先打起仗来,气势汹汹,再来一场比一场,比一比,比一比,比一比对方的姿势和样子,把鼓点敲得震耳欲聋,炫出花式。所有人都痴迷于此,满脸是汗,浑身冒着热气。红色的火焰使寒冷的第一个月看起来像盛夏,把苦涩的日子渲染到天空中,每个人的心都因噪音而膨胀。有哪些困难是无法克服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