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星记 ;写文: Artemis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这是我从上海回来的第七天。当我平静下来的时候,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一个人。他从上海到苏州来找我,和我度过一个短暂而美好的周末。想起了在上海待过的日子,那段日子我压抑了很久,有一天我报了杭州一日游。回程中,一位女游客与旅行社负责人发生争执,耽误了很久。她回到上海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我在人民广场下了车,当时天上下着大雨,我就一个人走在陌生的街道上,没有一个认识的人。内心深处很孤独,雨水打在脸上,分不清是雨还是泪。这是我拼了老命的后果,我是多么的幼稚和愚蠢。很多年后,我想,我会不会骂自己没有那么爱自己?

上海的晚上很冷,去陆家嘴的那晚冷得直哆嗦。更有甚者,今天晚上下了大雨。我穿着泡了很久的平底鞋,一步一步走在积满水的路上。忘了自己是生理期,不能淋雨。忘了衣服半湿,也想不起来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是怎么找到回苏州河的地铁的。我只记得我一推开青年旅社的门,就惊讶的发现我宿舍的女生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看着我进来。她笑着对我说:“你终于回来了,玩得开心吗?”我挤出一丝笑容说:“还行,不过下雨了。逛一逛就回来。”。其实那一刻我真的很想抱着她哭一会儿。我的心,累了又累,爱痛,从来没有发生过的痛,没有人能诉说的痛。你知道吗?/你知道吗?你有多执着,心里有多痛。

离开上海前夕,大学同学小红从宝山请假来我家住。于是,我一大早起来,收拾行李,在苏荷办理了退房手续。早上九点左右,走出青年旅社的大门,感受上海的早晨。一个人走过安静的外白渡桥和外滩。我就是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感觉,挺好的。其实只要不去想孤独,我还是幸福的。

晚上八点,我还是忍不住给舅舅打电话。我明天就要离开上海了,想和他说再见。既然见面很匆忙,那就说再见吧。我看得出来他在电话那头有点傻眼。可能他没想到我会打这个电话,也可能他真的很忙,很忙。他用礼貌的语气说第二天可以送我去机场,我还是拒绝了。越是客气,距离越大。这是我一生都无法跨越的距离。就算我想再见到他,我也想让他再送我一次,我绝不会让他送我。我怕我不走,又怕我忍不住哭。再说,也许没必要再见面了。所以,就说再见吧。其他的,全给时间~

看到小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在国际客运站的地铁口。然后我们会回青年旅社拿行李。我想我白天可能没有足够的路,所以我坚持从外滩走到宝山,然后在高德导航。当时我觉得有个人陪着你,跟你闹,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阿里·加多,一个任性的女孩,她在半夜拉着我的行李箱。当时我和舅舅开了个玩笑,把我的位置发给了他,让他知道我这时离开了房间,半夜在上海街头游荡。我既不任性,也不矫情。其实我只是想看看他会不会担心我,会有什么反应。但我收到的只是一长段责备和冷漠的话。他说的话就像一盆冰水,从头到脚冷冷地泼了一地。看着屏幕,眼泪还是忍不住往下掉,心里像是被人拆了。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突然醒悟,开始自怜。一路走来的艰辛不算什么,但你的陌陌和冷漠最伤害我。在你眼里,我和那些不正经的女生没什么区别。我感到惭愧。这个让我穿越半个中国,涉过山河相见的男人,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勇气和信心从何而来?自取其辱一直是个笑话。我想求他给我一点温暖,注定要失望。我想来,非常感谢你这种残酷的经历。现实给了我一巴掌,埋葬了我的纯真。都结束了,然后告诉你好好生活,不要去爱不值得的人。

突然很想看海,了结内心的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