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步一大步 ,创作者: 马浩

  • A+
所属分类:好词好句

在公厕里,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口号,“一小步,文明一大步”,讲的是在厕所里小便。要小便,必须有厕所,有厕所的公厕。公厕的档次自然也就更上一层楼了。

我曾经在一个论坛上看到一个帖子,讨论建立公厕的问题。有人认为小题大做不是小事。都说人以食为先,但只强调“入”的问题。其实,“离开”是不能掉以轻心的,尤其是在城市,能充分体现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

“此处严禁小便,工具将被没收。”这种相声桥段让人发笑。事实上,类似的警告在一些城市的角落并不少见,但远没有那么幽默,它们大多像污秽的气味一样直白,甚至更糟糕。

很多年前听南京18频道老吴少逛公厕的故事。他说,早年南京以南的夫子庙地区,公厕很少。早上厕所都排好了,没有什么紧急情况。孔庙一桥有人方便,桥下有沟。水流常年不变,自然冲水马桶很奇妙。于是,就成了“公厕的”机构。桥上行人不断,桥边的人照常小便。偶尔有熟人拍着肩膀打招呼。时不时有人来并肩作战“。老吴说,当时流行一句歇后语:背后撒尿——别看人。现在听起来不可思议,但这是真的。我是新千年的江宁人,定居江宁方上。那时候方上还是个乡镇,还没分到东山,我的暂住地离菜市场很近。菜市场后面有个公厕。我是那里的常客。那个厕所是个多么脏的词啊。毫不夸张地说,有时候你去那里必须手里拿着两块砖。马桶里的污垢在漂浮。没有砖桥就不能停靠。蹲在这样的环境里,不禁想起了魏晋人裴琦讲的“石冲厕所”一句话:有一天,刘石去石冲家做客,上了卫生间,发现一张大床,床架是深红色的,还有一张漂亮的菌床,还有两个捧香囊的女士先生。刘石以为自己来错地方了,转头问石崇。石冲说,那是卫生间。刘石又去了,感觉还是不对,犹豫了很久,为了方便出去了。如果刘在外面找到的公厕是这样的,他会转身重新进入石冲的厕所吗?

后来,方上的菜市场搬走了,我搬到了一个新地方。有一天路过老菜市场,老菜市场被挪作他用,不禁感慨。很多年后,当我和老地方重聚的时候,我觉得很有条件。突然觉得有点焦虑,想上厕所。我好几年没踏足了,还在想要不要带两块砖。思绪间,前脚已经踏进了公厕的大门,刘看着它,突然想到,自己走错地方了。但看到瓷砖地板,干净清爽,虽然不讨人喜欢。蹲坑形式没有太大变化,尿壶外观也没有太大变化。不过用马赛克穿在外面,换枪换炮的感觉很棒。厕所一角有一个香水,蹲在坑上,有个淡淡的檀香鼻子。在这样的环境下,打开报纸很方便,也是一种享受,比如欧阳修的厕所。说这个,也就是2013年,方上被拆除的时候。之后搬到了秣陵街,去了秣陵的公厕。公共厕所的卫生环境与同期的方上相似。我觉得这应该是普遍现象,江宁的公共卫生体系整体上已经提升到了一个更高的水平。

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进入2017年,江宁公厕进入新时代。那是2017年冬天的一天。不小心进了莫林老街的一个公厕。公厕的设施已经“客用”。厕所里每一个蹲坑都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冲蹲坑完毕。我用脚一踩冲水机构,蹲坑就被水冲干净了,尿也不在了。后来去了江宁的很多地方,比如市民中心、旅游景点等公共窗口,偏远街道、社区设置的公厕,发现每一个公厕都发生了质的变化,由专人管理。上公厕不仅让环境干净清爽,还能给人一种亲切舒适的感觉。我觉得江宁的公厕文明永远不会止步于此,一定会紧跟时代的脚步。

向前一小步,就是文明的一大步。我经历的江宁厕所的过去和现在,似乎印证了这个道理。公厕的文明不仅仅是厕所的问题,它似乎还有一些象征意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