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块光亮 、笔者: 马小淘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前一段,编辑整理了一本小说集,让我写一篇介绍,繁体需要附言。我特别不爽。第一,不想用琐碎的方式写一些不是作品的东西,感觉在浪费精力。第二,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所以我很真诚,很得体。他已经出版了六本书,从未写过序言或后记。这两种风格对我来说比小说难多了。工作结束了。我还应该操心什么?回到写作过程,说明未完成的想法,或者说过程的艰辛,似乎有点多余。就像电影的结尾,字幕不是开头,彩蛋再大也只是小噱头。

逃避又拖延了一段时间,编辑说他一定要写,装死,装冷装可怜,然后我还是没想出像样的序跋。而且因为需要总结,无从下手,所以翻了翻那些小说。就像看着自己的照片,听着自己的录音,会有不止一个瞬间让你觉得那根本不是我。我不能以一种微妙的态度看待我以前的作品。我不得不承认我无法面对它。我和自己的小说还有很多差距,有隔阂,有误解,有失望。它们不符合我的想象。但这一切我不能怪他们,因为我自己做的时候能力有限。

他们一起出现,让我痛苦地体会到自己的单调。把同一个人的一堆作品放在一起,往往会暴露出口味和好恶的同质化。我无数次热情地打开一本小说集,看了一半就对后一半失去了兴趣。去年,一个年轻的作家给我发了一个新的中短篇文章集。我想勇敢的把它们都读完,但我只觉得小说出现在一个群体里。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的描述自己爱的角落。

我写了七八年的六七个小故事,读起来有点像,而且都摆脱不了一个奶同胞的痕迹。可怕的不是岁月改变了我,而是那段时间过去了,我还是原来的我。我的作品和我的一样,是盲目的,没有意义的,在一瞬间过了很多年。坦率地说,我自己也喜欢他们。和我一样,他们不喜欢认真讨论问题。不管什么急事,抽时间吃喝玩乐,至少要有一个轻松的心态。

如果非要想想这些年的变化,就有点不好意思了。经历了世俗生活的忙碌、权力和不快乐,我似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我仍然精神饱满。学生时代,我爱装高深。感觉现实世界庸俗,令人失望,对生活的无知让我特别喜欢写作。所谓的精神世界带来的喜悦,让我有了一个极其强烈的内心青春期,觉得自己是个聪明人。然而,我并没有成长为一个优雅而投机的作家。长期没有文艺,我越来越开心。我曾经不屑的粗鄙,很快成了我生活的中心。我不知不觉的从一个苍白的女孩成长为一个精力充沛的小伙子,在旁边站了很久,经常被晒黑。时间加深了很多人,但我好像颠倒了。我总是想做很多事情。我想冬天滑雪,夏天冲浪。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大热情。就在打开这篇文档的10分钟前,我在池袋动画咖啡馆的一个网站上努力了半个小时。页面只有日文,但我一个字也看不懂。为了预定座位,我用了各种翻译软件,目前看来都成功了。保险起见,我也请学日语的小学生帮我看一下。

高说,人生不是当下,而是诗与远方。我喜欢诗歌,我爱远方,但我从来不觉得自己的眼睛是有限的。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如果脱不开身,可以仔细看看。我知道这个世界充满了坚不可摧的真理,但我看到了也不能轻易失望。

恐怕我玩得太开心了。和早年相比,我写的越来越少了。但我并不急于说出真相,因为人生还很长。有太多的事情我忍不住去尝试。如果你努力,你会有特别的东西可以写。文学的星星之火,总会燎原。

这时,我突然意识到我太乐观了。乐观的人总是过得很好,但要取得巨大的成就并不那么容易。但是,写作似乎不是一个短的壮举,它的难度在于需要不断的更新。所以乐观是需要的。

这时,北京又起雾了,窗户脏得让人害怕,仿佛生活在乌云中。这一刻真诚的想到的是,人生和文学的路还那么长,所以想慢慢应对岁月,保持身体健康。我想用心里的一小块光亮来应对外面的混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