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 |发布: 程远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我出生的时候,有人上山告诉我那个砍柴的弟弟:“你妈给你生了个小哥哥,这次有人帮你!”哥哥说:“那么小,什么时候能帮我干活?”哥哥比我大二十岁,一天没读过书。那时候程家的生活越来越好,孩子读书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爷爷不让孙子读书,是因为读过书的父亲没有给他家带来荣耀。

爷爷的决定错过了哥哥的一生。那些年,我父亲在侯伶教书,住得离我们很远。我和妈妈、哥哥、姐姐、二姐在田埂前鸭绿江边的小山村里艰难度日。哥哥是长子,又是男人,家里的担子自然就落在他身上。我弟弟很聪明,农村手艺自己也没自学过。他不用上一天的音乐课就能自己拉二胡,别人唱歌他也能伴奏。后来铅矿被录用了,我哥成了矿工,在一线井下奋斗了一辈子。

哥哥结婚晚,娶了嫂子。婚礼当天,他没有按时回来,小姑抱了一只大公鸡当亲。婚后哥哥和嫂子也在聚在一起,互相疏远。周六晚上,我哥哥将从几十英里外的一个矿井骑自行车回来,周日下午。这样住了几年,矿上给了房子,小姑也搬过去了。

那一年刚刚进入雨季,矿上传来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矿难!我哥和四个工友埋在矿里!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迫不及待地等着公共汽车。一路奔跑,抄近路,走到大河边,汗水、泪水和雨水一起流淌在我的脸上。……全矿的人都去了,扒了两天两夜,最后五个。还好哥哥只摔断了小腿,其他四个也只是轻伤。躺在病床上,哥哥说,一个大盘子的石头擦到他的安全帽檐,他赶紧退了一步……

后来哥哥的矿换了生产和体制,哥哥还满足于几个退休金。有时候看着弟弟长满老茧的手,觉得如果不是爷爷的错误决定,弟弟即使只读中学,命运也会不一样。

那年秋天的阳光非常温暖,山野的玉米芯丰富了谷物。大姐从长春回来,建议回老家看看。侄子开车,我们四个人回到鸭绿江边的小山村。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彭丽媛唱的《乡亲与乡亲》这首歌是在车厢里放出来的:“我出生在一个小山村,乡亲和胡子都是故事,憨笑中埋着一股地方口音…”

车里的四个兄弟姐妹对家乡的记忆不一样。这里感情最深的是他们的哥哥姐姐,他们在这里有童年的欢乐,也有青春的情怀。哥哥告诉我,我出生在这座小山脊下的两个小房间里。房子早就没了,只有一片玉米地。我说,拍张照留念。

我的哥哥太平凡了,平凡得就像这片土地上春绿秋天枯萎的草,而正是这些草把世界染成了绿色。

来世我们还是兄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