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槐 |创作: 霓为衣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槐花的花心落雪,让我想起郁达夫的秋花心。它伴随着北平秋天的晴朗、宁静和悲伤而来。家乡槐树的嫩芽,出现在初夏的绿色里。有一些清静,但自然少了些悲伤。

槐树的第一个记忆是从吃开始的。我奶奶家后面有一棵老槐树。每年三月,槐树发芽时,母亲会摘回一些嫩叶,俗称槐花尖。然后在碗里放一层嫩叶和一层酱油,再喷一点香油蒸出一碗香喷喷的槐花酱。啃个水煮土豆,就一点槐米酱。我真的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那种美。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香。

对于槐花,最初的印象很模糊。只记得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有新同学来我班。四月的一天,我带了两三簇雪白的花来,说他们可以吃。我弄了个小的,当时很贪心。看着那柔软浓郁的白色,闻着那清新淡雅的香味,我终究不想吃,就被夹在了书页里。

现在,我们每年都能见证国槐的开落,我们始终怀着无比的敬意去尊重它。一串串槐花精致地挂在绿枝上,像一串串风铃,清香是它清脆的声音。白色和绿色的身影留下无尽的遐想,像素优美的清纯少女清新怡人;而且像一个强壮帅气的军旅选手,态度英姿飒爽。四月的槐花不适合平、平、简的风格。是一首洒脱的散文诗。她不屑于给缤纷的春日锦上添花,却愿意在绿肥红瘦的季节里,点亮人们单调的视觉。她不会在你眼前爬,而是以一棵树的形象站着,生活在一个让人仰望的合适高度。

走近槐树,缕缕清香款款而来,沁人心脾。这个优雅的美女不喜欢热闹。在清理地板的夜晚,独自坐在槐树下,月光偶尔透过茂密的枝叶漏出一两点,冷冷地照在身上。槐花的香气弥漫在四周,柔和柔和。她是我在关雎的窈窕淑女,是琴与琴的朋友,伴着钟鼓,让人悠悠辗转反侧。她是“瓦家”里的一个伊拉克人,淡淡的香味,氤氲在你的周围,像前、后、左、右。

五月,槐花凋零,是春运的盛大谢幕。很清晰,很安静,不需要掌声。小雨中,微风过后,翩翩起舞一两首优美的古歌,默默地离开舞台走向树荫,撑起一个凉爽的夏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