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编织的幸福 ,学者: 贵州胡炜

  • A+
所属分类:经典美文

不同的年龄对幸福有不同的品味和理解。

年轻的时候意气风发,野心勃勃。那时的幸福往往与事业成功和社会认可密切相关。金色的奖杯,红色的奖项,领导的赏识,偶尔在电视报纸上的露面,朋友同事的高评价,都成了快乐的最大源泉。至于父母的关心,妻儿的照顾,亲情的缠绵,他们不仅觉得那不是幸福,还觉得那是负担,是阻碍。

人到中年,阅历多了,经历了太多的世事变迁,冷暖人情,人生境遇,从华丽到平淡。这时,对幸福的理解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虚名虚名,人性回归本真。越来越觉得,亲人的陪伴,亲情的繁华,才是最真实、最美好、最珍惜的幸福。

和你父亲一起喝酒

父亲七十八岁了,精神依然旺盛。

一大早,我父亲将和他的老朋友们去新城市散步。回来擦擦脸,和老朋友打打麻将娱乐一下。

父亲是个有能力的人。盛年时,他不喜欢表露自己的感情。在孩子面前,他总喜欢戴一张脸,处处体现他的威严。作为孩子,我们很少有机会接近父亲,与父亲交流。老年后,父亲变得善良,经常向孩子寻求帮助。在外面开车,无论多晚,爸爸都会打电话问,你在哪里?然后反复叮嘱,开车上路,一定要减速。

吃饭的时候,父亲喜欢拿出酒瓶,给自己倒酒,随口问一句,要不要来点?以前觉得不是放假,没有开始。因为空白我会喝什么酒?于是,他摇摇头,拒绝了。

父亲觉得无聊,一想起来难免会表现出一些孤独感。有几次来玩的时候,陪爸爸喝了几杯。我发现我陪爸爸喝酒的时候,他的乐趣突然上升了。虽然他还保持着父亲的尊严,从来不跟我碰杯,但平时也是沉默的,只是当时开了声。喃喃自语,说了一会儿,这酒好喝,说了一会儿,嗯,这菜真不错,适合喝。而且有些酒醉之后,我总会回忆起年轻时引以为傲的喝酒岁月。酒进入时也会故意发出明显的声响。

酒是一样的酒,菜也是一样的稀稀落落的普通菜,但是和我一起喝酒,我爸喝得很醉。他喝醉了,就会像中了彩票的可爱老人一样跳舞,开心。

发现这个秘密后,我喜欢在吃饭的时候和爸爸喝两杯,只要不再开车。

记得看一个电视采访,一个电视人谈到父亲猝死,流着泪叹了口气“树欲静,风不止,孩子欲养,亲戚不候”。和父亲在一起的时间少了,我充满了自责和自责。

每次有机会进KTV,《北方的春天》都是必唱的歌。这首优美的歌承载着强烈的乡愁和思念亲人的感觉。每次唱歌“,我妈还在送包裹和防寒服,保护我免受严冬。”和“我哥像个老爸爸,一对沉默寡言的人。你有没有闲着没事担心卖酒,偶尔喝几杯”的时候,我的眼眶里总是泛着泪花。这首歌的作词人,很好的出了博内,心里一直想着过早去世的父亲,好让他能写出这样悲伤动人的歌词。

钱钟书先生曾说:“老去,等于年岁渐减。”。

父亲身体很好,但毕竟白发苍苍,步入暮年。吃饭的时候会主动陪父亲多喝几杯酒,在默默的喝酒中感受岁月的静谧之美和父子的深情。

听妈妈的唠叨

年迈的母亲越来越喜欢唠叨。

妈妈的唠叨,不是老人的失忆,不必要的口水重复。妈妈喜欢摸现场,看到饭桌上的饭菜就会回忆起过去。

春天,吃香椿蔬菜的时候,妈妈会回忆起农村生活的日子。

我妈妈在一个县城长大。为了爱她的父亲,她跟随父亲来到了他在农村的家乡,深山老林,一个条件非常艰苦的偏僻落后的村舍。在那里,我花了很长时间。恶劣的生活环境,让朝气蓬勃、能干的母亲培养出了一种无所畏惧、不怕任何困难的坚强性格。

回想起为一个大团拿工作分的那些年,我妈说,虽然我是在城里长大的,但是我没有输给制作组的其他人,我拿的工作分最多。

在家里吃米豆腐或者炒年糕的时候,我妈会骄傲的回忆起搬回县城没有正式职业,不得不在街上做各种小生意的艰难岁月。

我妈很能干。在那段时间里,她几乎做了所有被允许的生意。卖冷水,炒年糕,米豆腐,凉粉,豆腐,工地挑臼,喂猪,农村开百货。为了养活一大家子人,母亲遭受了难以想象的磨难。

过去的人和事,不会总让人开心和骄傲。回想起伤心的人,我妈会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抹着眼泪愤怒的说自己总有一天会变成鬼,不会放过这些曾经来过我们家的“ ” “。

当我递给妈妈纸巾时,我会劝她:“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多?”现在,生活不是很顺利吗?

我妈想起来了,她说的那些废鬼,有的已经变成孤魂野鬼了,真的没必要和那些死了的人生气。母亲会为自己的失态感到惋惜,然后像个顽皮的孩子一样破涕为笑。

当我唠叨自己骄傲的过去时,母亲苍老的脸上总会充满不可抑制的激动,就像一个纵身投入夕阳的将军,回想起金哥的铁马,驰骋沙场的希望与荣耀,充满骄傲的布满皱纹的脸。

听妈妈的唠叨,渐渐变成了一种享受。有时候,我闭着眼睛听美妙的东西,却感觉不到声音。抬头一看,发现正在讲故事的妈妈蜷缩在竹椅上,安详地睡着了。

一群孩子健康成长,一个家庭,在经历了漫长的岁月和无数的风风雨雨之后,依然温暖幸福,这是对母亲的最高荣誉。

听妈妈的唠叨,就像听一个胸前挂着军功章的老人,诉说着光辉岁月里的种种传奇经历。幸福的感觉就像泉水一样,在内心深处汩汩流淌。

选你儿子的背

儿子睡觉前,总喜欢我给他挑背。

我不记得这个习惯是什么时候开始养成的。想想,应该是我儿子还很小的时候。淘气的儿子,躺在他的怀里,已经很困了,但总是很难睡得安稳。抱着他,一定要一直走,一直抖,这样才能慢慢睡。

儿子又胖又壮,体重很大,抱着他,走啊走,抖啊抖,很快就会手臂发酸,额头冒汗,让人觉得难以忍受。把儿子放在沙发上,轻轻挠背,不仅可以让他偷懒,也是阻止儿子哭,让他快速入睡的最好方法。

时间长了,渐渐养成了习惯。一天天长大的儿子,只要我在身边,睡觉前都会调皮地哭,爸爸,把我背上。

有时候儿子困了,站在床边挠几下背,就会睡得像一只吃饱喝足的猪,发出轻微的鼾声。有时候儿子困了,坐立不安,我就只能脱鞋,上床,挨着儿子躺着,不停的扒他的背。挖了半天,儿子没睡着,先困了,不知不觉就不挖背了。儿子觉得不对,立刻起身,拉着我用力摇着我,喊着爸爸,别睡了,挑我背,挑我背。突然醒了,就打了个哈欠,继续抠儿子的背。

摘下儿子的背和手指,在他光滑温暖的背上轻轻抚摸,感受着儿子的体温和血液跳动,一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溢满了他的胸膛。有时候挖啊挖,儿子会蜷着小身子开心地哼哼。好像有一个爸爸在挖他的背,这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有时候挖啊挖啊,回想起儿子出生后一路成长的不易,眼眶湿润,心中感慨万千。所谓的挑回来,成了父子之间交换感情的最好方式。

儿子初二入学的一天晚上,我给儿子掖好被子,问他要不要爸爸去接他回来。我的儿子,已经长得和我一样高了,想了想,有点害羞。他说,今晚,给我最后一次机会背我。等我长大了,就不用再抠背了。

那天晚上,我非常小心翼翼地挖我儿子的背,花了我前所未有的时间。我儿子睡得很熟。在我离开儿子房间的那一刻,我看着他的儿子长大,想着他以后不需要我去接他回来,我感到莫名的失落。

我不记得是谁说的了。没有亲情和温馨的豪宅,只是一场豪华的杀戮游戏;没有亲情的高端车只是一堆冷钢;没有家人陪伴的生活只是行尸走肉。没有亲情的天空,永远黑暗无边。

和亲人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晴天。

有爱的生活,说不出的温暖和幸福。

今年春晚,当王铮亮唱“时间在哪里?”,很多人都感动了,甚至泪流满面。那一刻我感动的流下了眼泪,但我流泪了,不是因为感受到了时间的无情,而是因为看到了父女在不同年龄留下的画面。

那些照片把家人编织的幸福定格到了永恒。

我觉得,有家人编织的幸福和我在一起,时间去了哪里,其实成了一个根本不重要的问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