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苦涩的沉思 发布人: 小黄平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从一开始我就听一个小姐姐小京说她的病,怀疑是再生障碍性贫血。但由于各种限制,未在市级医院确诊,转介至省级医疗血液学部门进一步诊断。一个星期过去了,最终诊断结果直到今天才出来。小静说,一半的肺叶有缩窄,支气管断裂,胸腔变形。这三种情况都是肺结核引起的。正是这三个条件的形成导致了再生障碍性贫血。据小静说,他两年前发现了肺结核。先是买了白芨,吃了一段时间。他觉得效果不明显,然后就去吃了国家免费治肺结核的药。但免费药物不仅杀死结核细胞,还会伤害健康细胞。肺结核治愈了,但是身体虚弱。忙着照顾年幼的双胞胎,忙着打理店铺的生意和家务,没有去医院检查身体虚弱的具体原因,也没有感觉到疼痛。由于长时间的耽搁,病情变得很严重。小静说医生准备把她从血液科转到传染科治疗。在医院住了几天后,她被允许返回安顺医院,这样家人就可以方便地照顾她。

父亲在世时患了肺结核,但确诊为阴性,医生说不会传染。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总是让父亲单独使用餐具。小静生前来普定县医院迎接父亲。我买了粉给爸爸吃,他吃不完。小静觉得丢了可惜,就捡起来吃了。可能被这个感染了。由于小静患肺结核的时间比父亲去世的时间稍长,妻子一度怀疑肺结核阴性会传染,使小静患上肺结核。从而演变成这种状况。

昨天老婆还说小静不会得绝症。我担心她父亲的阴性肺结核会传染给她。因为治疗不及时,变成了现在的症状。今天省医生的综合诊断结果证实了妻子的判断。好在根据确诊情况,医生开出除住院治疗外,还要连续服用中药五年,以保证治疗效果。小静说,妹妹秦晓的大女儿毛晓婷是贵州财经大学经济法系的大三学生。她特意请了七天假去迎接小静。小静说她每天都要应付各种体检,头晕,乏力。她需要一个人帮她,帮她跑来跑去办手续。最好有小婷的问候。我告诉小静,这个周末我们要去你的医生那里看她。她说没有,过几天就回安顺。如果她想看,她回来就看。

小静就是这样,生病期间来看我们的不便也是要考虑的。我怕我担心她嫂子,经常打电话告诉我们日常检查的情况。我们真的很关心,所以每天都关注她的病情和饮食。小静病得很重,经常问妈妈近况。每次回老家看望母亲,她都不忘向亲人表达自己的想法。

小井兔,1975年9月出生。我在普定二中读了三年初中。我用方晓华的名字读的。中途我让派出所的朋友给她改名叫黄灿,希望她的人生在黄灿灿像金子一样闪闪发光。但是因为我的能力,我没办法让她去上学,争取好的未来。我还是觉得对不起。没想到小静这辈子这么麻烦。首先,我去广州和村里的老伙伴一起工作。之后她就成家了。一个小女孩因为很久没有孩子而变成了女人。但是小女孩在幼儿园班长大,她说小静不是她真正的妈妈。孩子的话虽然肆无忌惮,小静却在哭,因为他隐藏的很悲伤!工作十几年赚的钱都用来和张庆龙一起买房了。离开张的时候一分钱都拿不走,白白浪费了十几年的表白。小静最大的愿望就是有自己的孩子!2011年,母亲在市医院做换骨手术,请假回来迎接。我负责所有的医疗费用。小静带回来的几千块钱,都是和妈妈一起花在生活费上的。手术前阿姨和表姐来看妈妈的时候,妈妈说脑子不愿意回小京的广州,希望能在附近找到一个靠谱的家庭结婚生活。秀姐听得很认真,然后把小京介绍给叶屌龙,一个和婆家离婚的中年男人。他们面面相觑后,按照程序进入了婚姻殿堂。2013年农历月22日,小静有幸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当我被要求给她起名字的时候,我想到了一个词:越来越好。丈夫姓叶,长子叫叶来,次子叫。小静的愿望完成了,她幸福了,我们也幸福了。但这两年奇怪的是,两个男生越来越胖,而她却越来越瘦。我们觉得她带孩子太辛苦了,还要伺候两个老人,还要招呼店铺。谁知道他身体虚弱,没有去医院检查,花了很长时间诊治。小静出生在农村,总是攒钱。但是对于亲戚朋友,只要她有钱,她就大方。妈妈可以告诉我,小静对人很好,对姐姐一家很照顾,但是她病了,没想到会去姐姐家。我告诉我母亲,小婷的问候意味着他们想要的。况且他们经济困难,不能自理。他们怎么会想到别的呢?更何况,作为一个有病的东西,你可以帮我一个忙,而不是承担负担。去看主要是一种心理安慰。小婷离开小静身边服务是最好的情感表达。我们只是在心理上给小静一些安慰,最多在物质上给点安慰。妈妈担心小静会用心待人,生病了不去探望反而有想法。我对我妈说,“我不想报答你,也不想在我希望报答你的时候报答你”。小静知道这个道理,不会有什么想法。更何况我哥老小姐听说小静需要输血。3月13日上午,她特地请假和萧也一起去桂阳为小京准备输血。但是因为去的时候是星期天,没有遇到医生,所以就空着天跑。

小静今天告诉我,她最担心的是自己得了不治之症。只要能治好她,她就放心了,可以坚持吃药五年。毕竟她还有刚上幼儿园的双胞胎儿子。她是这个家庭不可或缺的一员。更何况她公公已经80多岁了,需要她照顾。虽然生病期间,萧也修女照顾她的岳父。萧也在浙江的姐姐来帮忙看店和管理娃娃。萧也还澄清了假的,以帮助管理娃娃。但是小静在医院无人照顾,靠自己不方便。幸运的是,叔叔家的第二个孩子黄英在华西,经常抽空照顾它。另外,小婷请了特别假来照顾它。这样小静就不那么孤独了。

是她的双胞胎孩子支撑着小静的精神。在需要输血维持生命的岁月里,小静自己祈祷:希望上帝有眼,不要得绝症!结果小静的声音比前几天更强了,语气里充满了对生活的希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