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大树的景色 ,发文人: 周有光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85岁那年,我离开办公室,回到家里的一个小自习室,读报纸、书、散文。

小自习室只有九平米,天花板连着一个大书架,一张小桌子,两把椅子,一张茶几,空间很小。

两把椅子和几把椅子,我和妻子每天并排坐在一起,泡茶和煮咖啡,敬酒梅绮,从而度过我们宁静的晚年。后辈开玩笑说我们是两个老人,万万没想到。老婆去世后,两把椅子换成了沙发。我在沙发上弯着腿过了一夜,再也没有回卧室。

人们说我的图书馆太小了。我说,够了。很容易傲慢,也很容易小心。

有人让我写“我的学习”。我有一本书没有快餐,写了一本书没有快餐。

我的座位旁边有一个小小的红木柜子,是我老家偶然遗留下来的。

我小书的桌面已经风化,有时刺痛我的手掌;我用透明胶补了一下,光滑无刺,修复成功。古人用硬石填天,我用透明胶填书桌。这是现代版的硬石填天。

有个女客人来了,看到这一幕,说:“那套精致的红木柜子,靠着破烂的书桌,记录了你家百年沧桑。”

用坚硬的石头填满天空是我引以为豪的工作。本人分配到宁夏平罗“吴起干校”进行劳动改造。裤子破了就没法补了。用胶带贴上去很实用。

林彪死后,我们“五七勇士”都回了北京。我给老婆看了那条用胶带打补丁的裤子,让全家人都笑了!

聂绀弩在一次会议上看到我的裤子,就写了一首诗说:“人被嘲讽后不能补裤子,可见王先生没那么俗”!

我的小房间窗户只有一米多见方。窗户朝北,“强光”能进来,“太阳”不能进来。

窗外有一棵泡桐树,20多年前还只是普通大小。因为没有砍伐翻新,所以每年都是自然生长,水平蔓延,长成十几棵宽阔蓬松的树,给对面的建筑遮阴。

我抬头看向窗外,看到它不像一棵大树,而像一个宽阔的森林村庄。一棵大树变成了自己的世界,创造了一个大树世界。

每年落叶发芽,又是春秋两季,反映季节变化;鲍勃,报告风雨无阻,这是一个自然气象站。

我有一个小的室内世界和一个大的室外世界。望着窗外,大树世界打开了我广阔的视野。

许多鸟住在这个森林村庄里。

每天早上,一群群的鸟从它们的巢里出来,聚在一起,飞到很远的地方,从四个方向寻找食物。

鸟类分为两类。高贵的大鸟,以喜鹊为主,傲慢的人上树。鸟类以石斑鱼、麻雀为主,排名比大树低。我不知道他们白天飞到哪里觅食。傍晚,一群群的鸟相继归来。

他们先在树梢歇息,鸟语满天,仿佛广寒宫在开团会。树的世界展现了天堂的美丽。

每天看着鸟,渐渐知道人类不如鸟。鸟儿会飞,世界广阔无边。人不会飞,腿笨得可笑,只能局限在作战室。

奇怪的是,不时有访客。每组大约有10到20只鸟。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转了两三圈,就匆匆飞走了。你走我来,好像你依次来这里观光。

有时候鸽子会飞,会盘旋,会叫。

春天的燕子是常客,成群结队地在我窗外低空飞行,几乎碰到窗户,不怕里面的人。

我好开心,每天都在窗外的大树宇宙和小鸟世界里游荡。很好玩!

可惜天道多变,物极必反。大树的枝叶过度膨胀,挡住了对面建筑的窗户;树根蔓延开来,威胁着他们建筑的安全,最终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开始了积极的日志记录操作。树被肢解,折断了,它是强大的,所以它搬走了。

天空更大了,但是没有树,没有鸟,没有声音!

窗外我的世界,树的宇宙,鸟的世界,甚至春秋,风雨,从此消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