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作文 、黑木麻衣

  • A+
所属分类:好词好句

儿童煤油灯

正文/宁

夜幕降临,灯火通明,小镇笼罩在五颜六色的灯光下。在明亮的台灯下,我不禁想起了遥远的岁月,想起了照亮我农村童年的炼油灯。

小时候每天晚上,妈妈都会用昆虫和狗叫的声音点亮油灯。我和哥哥开始围着小木桌看书和做作业,妹妹在灯下绣花。豆状的光线在斑驳的木墙上涂抹了一层神秘的橘黄色,驱走了老房子的黑暗,聚集了一个温暖安静的房间,也照亮了我童年时郁郁葱葱而生动的梦。

当时农村人都用自制的煤油灯照明。该方法简便易行。找一个用过的黑水瓶或者小圆铁盒,在瓶盖中间钻一个比香烟小一点的圆孔,然后用一根小棉绳作为灯芯穿过,上端露一点,下面留一长段吸油。往瓶子里倒煤油,拧紧盖子,就做成了煤油灯。油灯一亮,低矮潮湿的老房子里顿时充满了四射的暖意,浓浓的暖意流遍全身。

在煤油灯的灯光下,我们用柔嫩的手摆出各种姿势,投射在墙上,就像电影一样

在皮影戏中,被沉重的生活负担压得喘不过气来的父母被我们孩子般的兴趣逗乐了,整个房间充满了喜悦的亲情和幸福。

灯芯长时间燃烧会形成鼻烟,“噗噗”会像微型鼻烟一样爆炸。母亲用脚掌尖小心翼翼地挑着鼻烟,油灯又亮了。随着夜越来越深,睡意越来越浓,我看到油灯下母亲摇摇晃晃的身影,“刺啊刺啊”抓着鞋底。声音像天籁,飞针的运动投射在墙上,像一幅壁画,模糊地挂在她家乡童年的墙上。

师范毕业后,在离家20多里的小学教书。村子前面和后面都有山。因为地处偏远,那里没有电,村民都用煤油灯照明。夜幕降临,学校特别冷清,偶尔有几只狗在村里叫,特别刺耳,体现了山村的寂静。我爱读书,在煤油灯的陪伴下,带着自己淘出来的新书在夜晚看书思考,仿佛回到了童年,孤独的夜晚渐渐消逝。

现在我们不用再受油灯的影响,不用再担心暗夜了。只是在闪烁的霓虹灯下,当过去油灯的昏黄光芒不复存在时,我们是否想起了那盏在贫穷岁月里照耀着童年灵魂的油灯?

花开了,又回升了。童年记忆

文/廖

童年是人生的原点,故乡是这个原点的方位。

不管一条河有多长,它总是包含着源头的成分;一个人再老,再安逸的生活,总会有童年的阴影。回首童年最纯真的回忆。

当一个家庭满怀喜悦地期待着第一声温柔的哭声时,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新家庭就开始了。小家伙,你成了这个家最重要的内容。

随着年龄的增长,你会画一个圈。一开始,我妈是圆心,我妈被一个圆包围着;慢慢地,家成了圈子的中心,邻居家成了圈子;你的圈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到处都是村里的角落。这时,你和你的朋友们的笑声经常在村子里回响。捉迷藏,让你流汗,却又爽朗;跌“瓦乌”手浑,心满欢喜;沿着河边的冰行走让你手脚发麻,但你乐在其中。

父母叫孩子回家的声音回荡在常年笼罩在烟雾中的小村庄。不算时间的孩子,在村里跳来跳去挑动俱乐部,招惹西方家庭,从来不觉得讨厌,开心了怎么玩;而被打扰的人,不是一笑了之,就是善意的责骂,都很平静,很少有被告去找父母。

你不能再在村庄周围停留,蜿蜒的小路将你引向田野。在田埂上玩山羊,在玉米地上玩捉迷藏,都很有趣。更吸引人的是挖窑、烤红薯、烧玉米棒;烧蚱蜢,炸毛豆,在当时也很美,很好吃。

仿佛就在昨天,花在黄昏的时候,年轻的时候,我永远留在了记忆的故乡,留在了怀念的文字里。

童年夏季

正文/王婷

童年的夏天,乡间郁郁葱葱,草木茂盛。房子前后,青豆一颗一颗藏在青藤里,弯得像月牙。细长的丝瓜像镰刀一样挂在藤架上。

在花园里,红色的西红柿、绿色的辣椒、紫色的茄子像各种颜色的灯笼一样,被树枝覆盖着。长条里,大腹便便的西瓜和冬瓜又粗又圆,就像调皮的孩子,躺在密密麻麻的绿色瓜叶里。白如霜的哈密瓜,白得像雪瓜,露出半个头,凑在一起,互相争吵,大吵大闹。

门前的食用池中,田甜的荷叶高高的在风中摇曳。这个时候总会看到隔壁的姐姐在船上荡来荡去,唱着歌,低头采莲,摘莲子。这是我家乡采摘的荷花。

整个夏天,蝉都是乡村歌手。从漫长的夏天开始,他们很少在树林里悬挂他们的声音,只有在秋天后才慢慢停止。捕蝉是童年不可缺少的趣事。我还记得小时候,中午,大人们都躲在家里午休。我和几个伙伴拿出细长的竹竿,扎上扎着马尾辫的纱布包,往房子后面跑。跟着“蝉的叫声”,找到树上的蝉,然后悄悄把竹竿伸到树干上,轻轻盖上,猛一拉,迅速合上竹竿,一只活蝉就到手了。于是,我们拿出一个自制的小笼子,放在家门口的槐树上。

太阳落山,鸡鸭归家,鸟归巢。工作了一天的父母从竹床里搬出来,放在院子中央,摇着芭蕉扇乘凉。我和妹妹坐在竹床上,津津有味地听着父亲的《沈峰棒》。这时,养了十几年的大黄狗,睡在凉凉的床下,伸着头,耸着耳朵,摇着尾巴,伸出舌头,全神贯注地看着我们,像是在听故事。

夜幕开始降临,天渐渐黑了,院子里飘着一点荧光,飘在草丛里,穿梭在藤架上。我受不了这种刺激,赶紧拿着蒲扇,把萤火虫追得满院子都是;深夜抓到后,父亲骂了我一顿,回屋睡觉。躺在密封的蚊帐里,打开装满萤火虫的玻璃瓶,看着它们慢慢从瓶中飞出,在帐中隐约闪耀,就像满天闪烁的星星,很惬意,很美好。

时间就像一列火车,恍惚中呼啸而过。现在,生活在城市里,我再也听不到知了,看不到萤火虫了。农村生活,你也可以回家体验,但童年,却只能作为记忆,尘封的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