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高峰记忆中的那些人物 |发稿人: 章中林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又是春运高峰的一年,却没有20多年前那么痛苦和煎熬。20年前的春运热潮是一个时代的缩影,那种艰辛不是一句话能说清的,但谁又能说不是刻骨铭心的长久记忆呢?

春运高峰买票让人省心。在北京上学的第一年我选择了留下来,但是第二年想回家的时候,我发现买票是一场战斗。假期结束后,我和赵刚去车站买票,发现买票的人排了一条盲线。我们跟着队伍走,一个小时没走几步。这条线不是路。赵刚和我选择轮流排队。有一次,我尿急,上了厕所,离开了马扎,跟身后的一个阿姨打招呼。回来的时候想加入球队,但是被后面的人嘘了一声,报了警。还是阿姨大度,为我解。我买票的时候,赵刚和我转述了两天两夜才拿到回家的火车票。

现在大妈的脸有点模糊,但对她的丰富和善良的记忆还在,像唱有结局的调子还清晰。

那一年,我从北京回家。赵刚和我只有一张硬座票。当时我们俩都比较瘦,以为两个人能设法坐在同一个座位上。到了车站,车站前的广场人山人海,入口也人满为患。我们手拉着手,但直到我们走到门口才能走。感觉人与人之间没有隔阂,都粘在一起了。人是怎么上车的?他们好像不会用脚。恐怕浮在公交车上更合适。

一车人,人挨人,人挤人,人闷死。我们设法挤到了座位上,但我们却措手不及:双人座位上已经有三个人了。一个女人抱着一个,旁边是一个五六岁的男孩。看到有人来了,女人抱歉地对我们笑了笑,把小男孩拉到自己身边。两个人挤在一起是不可能的,我们就讨论两个人轮流坐,一个坐一会儿。

车厢里,连厕所都坐满了人,通道都快堵死了,但卖零食和午餐的大车还是照常来来去去。这简直就是一种恐怖——。没有缝隙,人只能用螳螂拳和缩骨把自己压缩成一个画面才能通过。有一次练习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一个爷爷的脚“ ”。我跟他道了歉,他开玩笑:“小伙子底盘不稳,好像不太会学美术.”这样的时刻每半个小时就有一次。你觉得很恐怖吗?

轮流坐了几个小时,感觉腿不是自己的,有明显的水肿痕迹——。当我出去的时候,我会感冒。吃药后,我感到困了。有一次,站着,睡着了,差点摔倒。赵刚主动站起来,让我坐下来睡觉。一个小时后,他把我叫醒,换了睡觉。

他站在过道里,半倚在座位上护着我。我头靠着他坐着,能明显感觉到他身体的僵硬。我心想他坚持不了多久了,只好抽空休息一下,好让我对他有个好精神。但是当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六个多小时过去了。他仍然弯着腰站着,眼睛红红的,满脸疲惫。我赶紧跳起来,把他按在座位上。这时,我发现他的腿肿得血肉模糊,硬得他动弹不得,甚至弯都弯不起来。我揉了半天,他才勉强坐下。

环境越硬,越能看清一个人的性格,越容易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两个性格迥异的人,和赵刚挤了三年火车,成了知心朋友。

20多年过去了,那种煎熬已经不在了,也没有太多的感觉,但是曾经和我一起走在春运高峰的那个人,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记忆里,越久越鲜活,仿佛是昨天。生活中,总有一些瞬间可以温暖过去,总有一些身影可以永远站在一棵树上,因为它可以让我们想起生活中所有美好的事情——。谢谢你和我们一起旅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