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的父亲 ;作者: 储利民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红尘中,全世界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成龙成为凤凰,炫耀小家庭的门槛,为国家的光荣建设做出贡献。父母为了培养孩子,用尽了力气,努力工作,一点一点的照顾孩子,从不抱怨。我父亲就是这样。

我父亲一生都在努力工作。就我记忆所及,除了晚上睡觉,我几乎没见过父亲休息。春夏秋冬的每一天,东边山上有一条鱼肚白的时候,他就出去打工;当最后的余晖留在夕阳下,他肩上扛着农具回家了。这时候我爸被我妈骂了:“他真是个死人。天黑时,他不知道如何回家。明天不亮了?孩子前几天饿了,在等你吃饭!”父亲并没有因为被骂而生气,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唉,明天还有事。吃你的东西吧,不要等我。”我妈马上说:“这不是个好主意。俗话说,不如等着吃饭。你是一家之主,不回来怎么吃饭?”

按说是下雨天休息放松的时候了,可是父亲还是离不开他的手。他把屋后墙边早已准备好的一捆竹骆驼抱回家,坐在木码头上,腿上铺着围裙布,把一根根圆竹劈成细条,熟练地编织大大小小的竹篮和簸箕,供母亲在花园里打猪草或摘菜,在沟里洗菜。有时大小粪簸箕用竹子编织而成,有时扫帚和扫帚用高粱秆和芒果枝编织而成。虽然这些物件没有专业人士编织的漂亮精致,但还是可以耐用的。在水稻拔节生长的关键时刻,即使野外电闪雷鸣,风雨遮天,父亲总是果断地戴上帽子,一根麻纤维,肩上扛着锄头,消失在野外。……我记得小时候那个下雪的冬月,父亲还在小火桶上从早到晚,用细竹竿搓着手。

父亲对天空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今年干得好。”这是父亲对天堂的最高评价。说明今年天气不错,阳光和雨水迎合了“谷物”的正常生长。面对收获,爸爸很开心,我们家也很开心。农民在春天播种他们期望的种子,在夏天迎着烈日努力工作。谁不期待秋天丰收?但是,也有让人不开心的时候,比如干旱或者连绵不断的雨。我爸会骂我几天:“死日子”,“鬼日子”。我记得有一年夏天,那里发生了干旱,村民们争先恐后地灌溉他们的稻田,以确保幼苗的正常生长。而一大片12000亩的良田,主沟里的水靠着沟底流,直接通向水田的子沟就像摆设。父亲在田里跑来跑去,看着裂开的子沟,骂自己:“妈的!Rikama沟(青蛙)把水全喝了(没有)!”那天,父亲的声音嘶哑。过了大概很多天,天上乌云翻滚,河水灌满了沟渠。雨后,父亲微笑着看着幼苗在微风中成长,后悔骂了这么多天。

父亲对土地顶礼膜拜,常说“大地能造万物,土地能产黄金”。土地是农民的命脉,一切生物都离不开它。从土里挖要费很大的劲,父亲最有发言权。十几岁的时候,我经常跟在爸爸后面学种秧苗,挣工分。中午过后,蝉的叫声变得更加强烈,田里的水被烈日烤焦了,我难以用脚下地。种秧苗的时候,汗如雨下。那时候我不喜欢戴帽子,暴露在阳光下就秃了。种苗的时候一直说:“好热,好热。”父亲让我下到田埂附近的乌桕树下避雨。我说,太热了,你也休息一下吧。父亲没有回答。当我走到一棵树的树荫下时,我发现除了我和父亲之外,一大片田野里没有一个幽灵的影子。据说是树荫,所以很热,强壮的蚂蚁在地上和草叶上跑来跑去。在火红的稻田里,父亲汗流浃背,迅速甩开手臂插秧,让水面嘎嘎作响,嘴里不停地吹着口哨“yo-yo-yo”——。这是父亲从长期劳动中总结出来的一个妙招,只是有一天下午,我没有看到父亲休息,他就坚持待到天黑……。当年我挣钱吃饭养家。多挣十个工作,就意味着多挣一两毛钱。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我爸当时很努力!

父亲的生活充满了不幸。我九岁就失去了父亲,还有四个哥哥姐姐,都是被奶奶用小脚包着拉着的。在兵荒马乱的岁月里,大脚奶奶带着四个孩子躲在山里,种地,喂奶,奋斗多年。解放后,全家搬到山上租了一栋老房子定居。据说恶业中的小奶奶梦见抱孙子,但迫不及待,在我生命的第一年就去世了。1978年,父亲盖了一栋三间房的瓦房,有厨房,有猪圈,有厕所,终于有了一个体面稳定的窝。我爷爷四十岁死于血吸虫病。我父亲一生都在抗击血吸虫病。他五十六岁时做了脾切除术。特别是他年老的时候,肝腹水由于身体虚弱,很难排出。最后肝硬化的程度差到不能出一滴血……

一想起父亲,我的心弦就抖,鼻子就酸。父亲是只羊,又矮又瘦,性格温和,但工作时有一种毅力。我不知道这种能量是从哪里产生的。年复一年,与太阳、风雨为伍,伴着星辰、月亮、霜雪,像一只在农场耕耘的老水牛,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无怨无悔。只能说,他80岁那年病危,独子为了生存去了外地,千里之外的广东珠海,刚踏上从东莞东站到安庆西站的火车。在老人告别世界的那一刻,是他媳妇点燃纸钱为他送行,点燃香油灯走向另一个世界……

每次想到我的老父亲,作为一个人子,我就止不住的哭,止不住的想。种田辛苦,岁月的风刀霜剑把父亲刻成了一个标本一样的农民。他尽忠职守,把一生的汗水倾注到自己最爱的土地上,给了孩子一生的收获和希望。当家里盖了新楼,生活越来越好的时候,他的老人悄然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他所关心的孩子。

我父亲太平凡了,平凡得像路边的杂草。家乡的山、山、田,留下了太多父亲辛勤劳动的足迹和身影,一点一点烙印在孩子的心中。

春天的蚕丝被会一直织到它们死去,当蜡烛变成灰色,眼泪开始变干。

父爱太伟大太真诚。这种无声而强烈的爱,就像潮起潮落,时不时地拍打着孩子向往的彼岸,撞击着悲伤和内疚的波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