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人都记得郴州的旧风格 :网络写手: 曹光雄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解放初期,郴州是个小城市,市中心叫城关区(后称镇)。人们的生活中保留了许多古老的习俗,今天重温这些习俗很有趣。

庆祝春节

当时郴州镇没有高楼,大部分都是砖木结构的平房,略富的商铺只有两层。下层用来做生意,当厨房,上层是卧室。交通中没有汽车和自行车,所以青石和大理石铺成的街道非常狭窄。小时候住过的干城街,是典型的老城街。

从大年三十下午开始,附近所有的成年人都在大门上贴春联,在大门前插上一根蜡叶枝干。在树枝上,有十几张红色的纸,上面画着吉祥的符号,这意味着一个摇钱树。地面上,切成节的白萝卜被用作插香棒的座位。年夜饭前,大人烧香,点蜡烛放鞭炮,烧纸,拜天地以求来年吉祥。到了晚上,成年人养老的时候,炉子会通宵明亮地燃烧。因为当时经济有限,父母给孩子的压岁钱只有1毛钱和2毛钱。

大年初一,大人都早起。孩子穿上新衣服,在灶火上撒一把米,全家人都会伸手去烤,大概意思就是新年大吉大利,衣食无忧。

七八点,家家户户开门,几乎鞭炮齐鸣,挨家挨户互相鞠躬拜年。过了一会儿,传来鼓乐的声音,是傩戏队走过大街小巷来表演的。这不仅是一个神秘而古老的原始祭祀仪式,也是一个向所有街区致敬的仪式。男主角戴着柳树面具,扮演传说中的驱魔之神——傩神,用反复大规模的舞蹈动作大做文章。他们很简单,不要红包要钱,只要迎接他们的是阵阵鞭炮声,就给大家增添了不少欢乐。

从第一天到第十五天,整整半个月里,各行各业、各单位组织的龙灯舞狮拜年队伍走遍了每一条街道过年,特别是龙门池的龙灯舞阵容庞大,舞跳得最卖力,吸引了不少小朋友跟着看够了。

十五元宵节,家家炒元宵吃。晚饭前,所有街坊都放下插在门前的蜡叶树枝烧掉,让树叶噼啪作响,哔哔作响,结束了春节,开始了新一年的辛苦。

再见,先生

解放前夕,我六岁那年,因为父亲文盲,被告知“不读书就变成猪”,于是决定送我去私立学校混日子。他发现李老先生在龙门池办的私塾离他在干城街的家不远,于是循着礼俗,买了钱、纸、蜡烛、香,带了一瓶酒,买了两斤干牛作为祭祀的礼物,带我去学校拜李老先生。

龙门潭当时是郊区。我记得李佳大厦是湘南典型的青砖房垛。前面有一个大荷塘,荷花盛开,香气扑鼻。入口为堂屋,主墙有神社,供奉至圣先师孔子画像,以及“天地之主”牌位和香炉。墙前有一张方桌,两边是太师椅。瘦高个儿坐在右边,父亲呈上供品,用钱、纸、香点起蜡烛,让我对着孔子和李先生的画像跪拜。我站起来,我和父亲向李先生行了四个礼,李先生回来了。第四次仪式结束,父亲恭敬地对我丈夫说:“现在我委托我邪恶的儿子请我丈夫不厌其烦地教导。当人们说一个严格的老师造就一个好学生时,他们要求我丈夫严格管教他!”笑着问了我的名字和念庚之后,他教我:“上学不要调皮,一定要认真学习,讲道理。”父亲道别后,老公领着我进了右翼教室,指定了我的座位,把我介绍给了最先入学的同学。

房间里有八个孩子,和我年龄大致相当,其中两个略大于两两岁。在王老师的教学桌案上,有教课书和一把尺子,用来惩罚学生不认真学习。从那以后,我在李先生的私塾里读、背、抄了《三字经》、《增广贤文》、《游学琼林》,但没有被尺子打过。

解放后的第二年,我转学到新开的城南小学,进入初中三年级。但是李老先生是我的启蒙老师,我会一辈子记住的!

粗俗的舞台剧/现代戏剧/现代戏剧

20世纪50年代,郴州市侯钰街虽然有晨阳剧场和民间剧场(后更名为大众剧场),文华路也有文化剧场,但都是卖票的,老百姓和孩子几乎没有闲钱欣赏。只有部分小学生下午放学赶夜场。剧场早开了,他们就挤进来看“ Tail Play ”。

为了满足群众的文化需求,镇文化中心会同居委会组织了一些热爱娱乐的高中生和社会青年。文化中心派了文艺骨干来帮忙排练。每到周末或节日,他们就在西街和东街的繁华地段临时在街上搭起平台(当时街上没有车),装上煤气灯,挂上窗帘,上演一出“居委会赞助的文明戏/[/K13/。还有花鼓戏《刘海砍柴》《三毛枪打鸟》《毛国珍打铁》《偷花》《黄梅戏《情侣观灯》《拔笋》《堆花》《赣南苗族茶戏《卖花》《还你老公》等。舞台上的业余演员演得认真,人又帅又漂亮;观众席上数百名男女老少被特写镜头和拥挤的人群迷住了,比庙会还热闹。因为演员毕竟是外行,偶尔忘词卡住,所以观众报以善意的掌声和欢快的声音,井然有序。看文明剧的真的是文明人!

夜哭郎

“我家哭了一晚上。路过的先生们读了三遍,睡了一夜。”过去,墙上、电线杆上、城市里经常看到写有这些句子的小纸条。据说贴了这么一张小纸条,孩子就能睡个好觉。虽然这只是民间传说,但即使有一定的迷信,父母的良苦用心还是可以肯定的:希望宝宝在正常的睡眠中健康成长!从另一个角度,也反映出“夜郎”几乎是一个让年轻父母头疼的普遍性问题。孩子睡不好,不仅影响孩子的健康成长,还严重影响成年人的正常工作和学习,甚至影响邻里关系。

当然,婴儿哭是有原因的。当他们太小而无法表达自己的时候,他们又冷又热,又饿又不舒服,或者想让大人抱抱他们,他们就会哭。但当时居民的文化素质和科学育儿知识还有待普及,儿科医疗条件还有待改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不得不向邻居寻求知识、理解和关心。它也反映了人性的美好,这是友好和相互依存的。

这种风情延续了很多代,以至于有时候会出现在城市的广告栏里。让我们为那些在夜晚哭泣的孩子祈祷:有父母、爷爷、奶奶、爷爷、奶奶照顾你,有现代先进的儿科医疗保险,宝宝能睡个好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