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香菜” 、来源: 赵柒斤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妈妈打电话说:“今天我做了香菜,下周你可以带一些回家。”。我妈说的“香菜”不是一种长得像芹菜、叶子小而嫩、味道香浓的提味菜——,而是一种手做的辣白菜。

在我的家乡,人们每年在立冬前储存秋季蔬菜。虽然一年四季都可以买到新鲜蔬菜,但是老人腌制一些雪里蕻和萝卜还是很方便的。冬天,没有人愿意冒着风雪去换一盘咸菜和一颗大白菜。更具体地说,每家每户都供应“香菜”。

不同于腌制的泡菜,芫荽的打浆过程细腻复杂。选材方面,雪里蕻的用料很普通,白菜、青菜等叶子可以一起腌制。香菜是用磨砂嫩滑的高茎白,切头切尾洗净,分段晾干至软而有毛;在调料上,腌制雪里蕻只需要盐,但芝麻油、熟黑芝麻、蒜姜酱、辣椒粉、精盐等。必须用来制作香菜;在生产中,腌制雪里蕻是在厨房完成的。可以把白菜放进罐子或者罐子里,用脚直接踩上去。踩在上面,直到冷水盖住脚,再加一层蔬菜。加盐,再踩一遍,直到旁边站着的菜都“踩了”进坛子或罐子里,坛子或罐子用重石头盖好,密封。一般两周后雪里蕻被冷水刺激渗透,在成年人冻红的脚的安慰下恢复光亮,即可以食用;香菜的制作非常考究。一般干菜梗放在干净的木盆或簸箕里,用双手搓,每次搓的重量不多。不知道什么时候加油,盐,辣椒粉,大蒜,姜泥等。但是,芫荽一经揉捏,母亲立即将其放入精密的玻璃或瓷瓶(罐)中,用筷子压实。每层撒一些黑芝麻。最后浇上香油,用保鲜膜封紧。瓶装香菜一般存放在卧室,三四天后即可食用。这让雪里蕻很郁闷。也是白菜做的。享受待遇怎么会这么不一样?

一般上桌的香菜都是基于色泽鲜艳,气味芬芳。所以玩香菜是一项技术活动,不仅需要把握梗的干湿程度,添加调料,还要控制揉捏力度,否则会被破坏变质。我喜欢我妈妈的欧芹。当我没有胃口的时候,我会从一个透明的玻璃瓶里拿出一个小蝶香菜放在我眼前。我看到,虽然栩栩如生的杆子紧紧地握在一起,但挂在杆子上的一些叶子仍然是绿色的,在滴水。清晰;附在每一根香菜上的红辣椒粉和黑芝麻闪着诱人的目光。又红又黑,不伸筷子很难啃。挑一个放进嘴里。当你不由自主的辣“嗖”的时候,香气和辣味早早进入胃里;入口即化,酥脆爽口,耐嚼。当然,香菜可以和粥一起作为配菜;也可用于冷盘、炒肉,可用于开胃。

在我的记忆里,初冬的清晨,木窗的玻璃上有霜,房间里的餐桌上有香辣刺鼻的欧芹,黄咸的萝卜条,热气腾腾的米粥,馒头或者烤土豆,都是妈妈温暖的手做出来端上来的。现场是一幅很美的画,味道更“。它在纸上很轻”。此时突然想弄个“山珍海味都尝过了,哪有母菜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