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之外,月亮独自照耀。 ,发布: 澐瀚 [文集]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在因果报应之轮的六大部分中,我和它发生了什么

白天阳光明媚,有点冷,晚上第一个季度的月亮格外明亮。树影映在窗上,微微晃动。午夜过后,隔壁的狗突然又叫又叫了一阵子,然后突然安静下来。小时候听老人说,狗能看到人晚上看不到的东西,狗半夜叫,总是有点害怕。

妈妈晚上起床,开灯,然后关灯。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听到院子里的风吹在地上。

北方的冬天没有想象的那么冷。一大早,我只穿了一件毛衣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给果树埋了发酵的羊粪,在桶里倒了些水,我妈从窗户里看着我,我打扫花园里的杂草。

一只不知道在哪里的狗,总是喜欢参观房子,长着长长的头发,黑白相间的头发像荷兰的牛,但今天它夹着尾巴,侧卧在小菜园的边缘,几乎半躺着,喘着气,看上去又怪又难过。从第一次看到这只黑白相间的狗,我的腿就很无力。甚至在它嗅我的时候,我都吓得尖叫起来,头发都竖起来了,手脚冰凉。

我一直怀疑我在因果报应之轮的六大分裂中遇到过。它突然嘶叫起来,声音里带着长长的呻吟声,比半夜狗叫还让我害怕。它哀鸣的声音越来越小,然后它静静地躺着。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吓得不敢往前走,一边观察一边在离它20米的地方工作。良久,它稍微站了起来,看着我向门口走去。它的姿势很痛苦,老的焊接劲没了。可能是被什么东西伤害了。过了很久,我踮着脚走到门口。我看着它停在拐角处,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拐了个弯就不见了。我突然后悔,直到吃完饭才想办法帮它。

这几天,天空风平浪静,没有云光顾,也没有来。今天的天空仍然像大海一样蓝,所以我记得我有多久没见过大海了。

独自行走在天地之间

她说她像兔子一样脆弱,不知道的时候总是慌慌张张的。昨天说到天蓝,蓝如大海,天空那么干净深邃,风很暖。今天一大早就是灰蒙蒙的。第一,下雨下雪,下了就只剩下雪了。这个雪星图像是补充了一层盐,越落越大变成了雪花。“ Snow ”多么温暖的字眼,雪花落在窗棂上。她说她是雪。

昨晚月光明媚,凌晨三两枪,后面跟着几只狂吠的狗。天空很高,有几朵云。我很早就打开大门清理杂物。荷兰斗牛犬实际上站在门外。我惊讶地退缩了。不是有意进入的。也许它知道我怕它。我静静地站着,用两只眼睛看着我。突然觉得它今天的眼神很温柔很依恋我,好像离我很近。它在想什么?我和我一样对此表示怀疑。在它眼里我似乎一点也不害怕。

它走得越来越远,它的影子穿梭在天空和大地之间。狭窄的小巷让天空和大地越来越窄。这似乎是一条漫长的道路。在拐角处,它停下来,来回转了一会儿。当我想再看它的时候,它已经没有影子了。突然,我有点难过。是来告别这个院子的,还是来告别即将离开的我的?留给我的是悲伤的回忆和温柔。它踮起脚独自在天地之间行走…

我也欣赏美丽的灵魂

一大早,在阅读时间,我从妈妈的旧书架上拿了一本圣经。

书中三处提到“偶然”。在圣经中,没有真正的偶然这个词。任何事物都不是孤立的,都有它的联系。存在是有价值的。善与恶是可以共存的,不管是善还是恶。没有恶你就不能知道善,没有撒旦你怎么知道神的存在,没有黑暗你怎么知道光的价值…这种辩证关系的确立告诉我们为什么基督教有那么多哲学家。真理必须让人自由。这句话出自《圣经》。

“忧愁”忧愁有两种,精神上的忧愁和俗世的忧愁。前者好,后者不好。世间愁指衣食。无论贫富,都是追求生命的问题,结果是死亡的问题。精神上的悲哀是考虑人生的问题。如果生命被拯救,就没有快乐和永生的烦恼。

它说它在母亲的肚子里带着罪,也就是说它带着原罪而不是原罪,所以灵体刚进入身体的时候可能是有罪的。如果原罪得不到拯救,而任性的自我堕落又会导致生成自己的罪,这也是世俗欲望竞争中的自生之恶。

如果亚当和夏娃吃了生命的果实而不是罪的果实,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我的身体会拥有你的灵魂。

人的灵魂和肉体必须结合才能在现实中存在。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他有一颗心。它说食物供给身体,真理滋养灵魂,它说知识的终点是智慧的起点。帕斯卡有一句话,人只是一根芦苇,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它是一根能够思考的芦苇,这可能是我们的全部尊严。然后我就听我心里说,他是一根能过河的芦苇。

有句话说,你我都喜欢,你不在我的生命里,在我的生命里。我说,既然你在我的生命中,你怎么能没有你的影子到处生活呢?人之所以有生命,是因为灵魂。佛书上说前有因,后有果;根据圣经,存在是因为存在而存在。因为偶然有你,必然有我,一切都在所难免;所以,凡事都有因,有果,有命。

你的弱点也是我的弱点

也很佩服语言的优美,灵魂的美好。当我想读的时候,我应该用左手轻轻地放。这可能是对母亲的尊重,但我会敬畏。

早上,早饭,看书,整理院子,荷兰牛狗从那天起就再也没来过,心里有点寂寞。吴医生从另一个院子里过来给他妈妈量血压。他问是否把树养肥了。那天用的羊粪是他家的奶羊。

我把手放在圣经书上,然后打开看了两页。那是我妈读了半辈子的书,现在只能用放大镜看了。我既不是基督徒,也不是佛陀,但它的本质滋养了我。也许,荒野中的那些荒原,正是我所寻找的,也是你所给予的。虽然他们在这样的天空中有着非常不同的风景,但我可以看到一些共同之处,但人们有时不想承认它。

你的软弱也是我的软弱,我听到你无助的叹息。月亮明亮地照在院子里的桃树上。寒枝独颤,月寒,春未来。我听到了狗的叫声,当时恐惧占据了我的善良。

- .

2016年3月30日,韩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