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那一年的味道 ,转载人: songlinbandao

  • A+
所属分类:经典美文

经过几十年的艰辛和烦恼,我厌倦了新年。我特别喜欢像做梦一样静静地坐在夜晚,回忆着童年的新年场景,从记忆的海洋里飘出来。是一幅浓艳的国画,鲜红的色彩,朴素的线条,勾勒出浅浅的忧伤和朴素的快乐…/[

随着过年的味道越来越浓,很多过年的往事堆积如山。我记得最美味的一件事,就是小时候妈妈榨的汤圆,是她亲手发酵的,手推石磨出的汤圆,浓浓的香味,甜甜的味道,从遥远的童年发酵出来的浓郁的香味,发自内心的老我。画

挤汤圆就是用手把湿汤圆挤成小块,放入沸水中,形成不同形状的汤圆,充满了各种想象。是包饺子“捏”过程的形象描述。顾的名字叫捏饺子。也许,捏甜汤圆在今天根本不是什么神奇的美味,不如鸡、鱼、虾、蟹,但却占据了从小到现在一半的味道。

当时家家户户自己做糯米面,母亲用糯米和糯米泡了几天。泡好的米汤每天都要换,每天都要用手捏,直到可以捏粉为止。当时物质匮乏。一般很多家庭共用一个石磨。节日前,许多家庭在青石磨坊前排队。在石磨旁边,他们也成了年货的集散地。他们成为了新年期间情感交流的平台。告诉我是谁当时没有春晚,石磨前院子里人的热闹期待,是那些春节里不可或缺的风景。

当时用石磨推汤圆。有的家庭加了一人磨,有的加了一人推。家里几斤糯米推了大概一两个小时,用小勺把一半米一半水倒进磨眼里。随着旋转石磨,白生生的糯米浆沿着旋转石磨缝隙流出,流进石磨口,套上一大口袋白布。水排干后,就成了汤圆。

那时候我还很小,磨臂推不了几下。每年我妈都推着石磨坚持不懈的旋转,给全家人介绍过年饺子。时至今日,石磨似乎也做不出一个饺子面,但人们还是耐心而顽强地转动着石磨,转动着辛苦岁月的希望,磨砺着期盼新年的心愿。累苦的背后是新年的美好,苦苦的背后是新年的甜蜜,是今天超市买的机器做的饺子面的味道。

那时候我还没听说过冰箱。幸运的是,春节过后,太阳越来越亮。每个家庭都把多余的饺子做成小块,晒干保存。春暖花开的时候,家家户户的簸箕把白饺子晒干,仿佛在给过往的人讲过年的故事。

妈妈亲手做了糯米的过去。过了几十年,我还在想,好像那浓郁芬芳的味道还是香的。冬天做那个醪糟,得用厚棉盖几天。有条件的话,放在附近锅炉房几天。只有把醪糟盖得暖暖的,才能盖住一年的甜味。

每次都是看着妈妈像变魔术一样慢慢打开一层一层厚厚的棉絮包裹的白瓷锅,醪糟的香味慢慢浓郁起来。原来,米粒在白色和脂肪中粘合成一个圆盘,漂浮在发酵糯米的表面,中间有一个像笑脸一样的圆酒窝,散发出明亮贪婪的颜色和美味的味道。

我记得,我妈小时候,辛苦一天要洗手,把白汤圆搓成条状,等锅里的水烧开,用水舀糯米放进锅里炸,然后把汤圆切成小块放进锅里。当各种形状的汤圆从锅底浮在水面上时,跳着舞加几勺白糖拜年。然后用筷子蘸取秋天采集的桂花或春天采集的桂花放入锅中。突然,花的香味在醪糟的气味中飘散出来。然后,每个家庭都吃了一碗,很开心,很好吃,让我全家都充满了甜甜的味道,让我的心觉得很香,浸在脑子里。然而我妈看着我们舒舒服服的吃饭,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新年一到,这一幕就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现在,我妈妈已经很老了。吃年夜饭的时候,面对的是琳琅满目的山珍海味,琳琅满目的南方菜和北方汤,鲜香的蹄子和酱肉,还有大量的肉和酒。总有一种失落的味道,一种失落的感觉,一颗错的心,却在不经意间泪流满面。没有了妈妈做的醪糟的味道,没有了妈妈推出的汤圆的石头味,没有了捏汤圆的甜甜的味道,心里的岁月总是缺少了什么是一样的。一年的滋味只有回忆才醇厚,浓到改变不了一年的滋味。

其实年味是活的。随着熟悉的事物,熟悉的人渐渐老去,渐渐失去记忆中的触动,产生一些说不出的悲伤,有时很淡,有时很浓。一年的滋味也在记忆中老去,最后只剩下一些记忆,太老了,我找不到,回不去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