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棉鞋 |编辑: 何伟昌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冷空气来袭时加衣服保暖。该穿棉鞋了。我忘不了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旧棉鞋。这是一双老式的真羊毛系带短靴。皮革表面皱巴巴的,很松,跟底半磨。整只鞋变形的像是经历了多年沧桑的老人。鞋子虽然穿上了,鞋子也扔掉了,但是绿色的鞋面依然没有光泽,显然是一双过时不合适的棉鞋。然而,我一直把它放在柜子里。那不是一双普通的棉鞋,埋葬了一个父亲对儿子的爱,温暖了我青春里的几个寒冬。

天空昏暗雾蒙蒙,路边的树上挂满了晶莹的露珠,田野上覆盖着一层乳白色的冰。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一个中等身材、衣着朴素的中年男子拎起一大担木炭,在寒风细雨中跌跌撞撞。岁月的风霜让他的蓝发变成了白发,饱经沧桑的脸上刻着深浅不一的皱纹,曾经挺拔的腰肢在重压下弯成了拱形。这个只有50岁的中年男人,是我的父亲。这张难忘的照片已经印在我的心里。

小时候冬天总是冷得像个贼。每到雨雪冰冻的日子,虽然厚厚的棉裤裹在身上,戴上了羊毛帽子,呼啸的北风却像小偷一样无孔不入,浑然天成,像一把刀一样吹在少年的脸上,令人痛苦。那时候我爸总是用一个小烂锅在两边打洞,一根铁丝穿进去两头锁起来做个炉子,每天早上烧个炭火给我送去学校。课间,我给炉子加了炭,胳膊在走廊里跳舞,炉子旋转。炉子里的木炭爆开,溅起水花,点着了,回到教室听课,发火,所以寒冷并没有那么可怕。

我在镇中学上初中。在寒冷的冬天,学校不允许在教室里生火取暖。我穿的是妈妈缝的布鞋和便宜的解放牌胶底鞋。我的脚出汗了。穿这种布鞋不需要半天时间,一定要通过鞋面改变水分,不然脚气的气味就出来了。我妈给我准备了三双鞋,晴天可以换,太阳晒得快,我可以经常换。每到下雨天,换了好几天的鞋子都做不了。这个时候脚冻得红肿,脚痛。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镇上新建的供销商场开业了,人山人海,热闹非凡。父亲带我去鞋柜买鞋。看着柜台里的新鞋,我的目光停留在一双闪亮的黑色棉鞋上。售货员告诉我们,这是一双牛皮短靴,真羊毛的,穿起来非常柔软舒适。刚才有同学买了几双就走了,但是货快没了。今天,他们可以得到20%的折扣,28元并不贵。我父亲让售货员拿出一双38号的给我试穿,刚刚好。里面的羊毛真的很柔软很温暖。父亲比较了鞋子的长度,仔细看了看鞋子的工艺,觉得很满意。他让售货员给我拿一双39号的,顺便带了一盒鞋油和一把鞋刷。付完账走出商场,父亲告诉我,这款牛皮鞋很耐用,要用鞋油保存,免得脚出汗,有臭味。记得经常换鞋,但不要在晴天经常洗。回学校的路上,爸爸问我:“还有什么需要的吗?虽然家里情况不是很好,但是只要你学习好,我会选择你想要的用品,给你买。”走的时候我爸给了我5块钱,我也没忘告诉我。有时候在学校食堂吃不饱就去镇店吃面条。不要饿。夕阳的余晖拉了很久父亲的身影,看着父亲消失的身影,穿上这双新鞋,心里暖暖的。是的,有这双棉鞋,我的脚很暖和。

我知道,为了给我加这双新棉鞋,我父亲起了个大早,晴天就去山里打柴,下雨天就去山里人那里采木炭,在镇上转卖,然后从中赚了几块钱的差价,攒了几个市场的收入,才有足够的钱给我买这双棉鞋。

父亲走后,我没上高中,南下广州在一家鞋厂上班。随着日子越来越好,每到冬天,我都会自己挑选材料做几双真羊毛的棉鞋,给家乡的长辈带去祝福,带去温暖。可惜父亲没穿我做的一双棉鞋就走了。看人看事,看人看人,看着眼前这双旧棉鞋,在晶莹的泪珠里,仿佛一个穿着便衣的中年男人,和一个炭火一起蹒跚而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