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自己 :创作者: 黄胜发

  • A+
所属分类:经典美文

2015年11月,我被调到市统计局。一个星期后,市长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说下午要去省里开会,让我跟着他去见他的老乡。看到我的疑惑,我说:“小家伙,你是你们省统计局的局长,张士平。你是新来的,还没向他汇报吗?我点点头,连忙感谢市长,心里充满了期待。

下午市长和石屏主任开会,省局办公室安排晚上开会。我估计了一下时间,很早就到了那个地方。石萍导演我略有耳闻。经济统计学者和专家发表了大量有价值、有影响的专著,享有很高的声誉。真要见面,不免有些忐忑,我坐起来想着,免得有人进来也不知道。

“你是圣发同志!”

我循着声音,只看到两个人,赶紧起身。

经过介绍,我才知道前面那个中年人是石萍导演,他招手让我坐下,说:“不好意思,会晚了,让你久等了。”我连拒绝都没说,大家都带着尴尬的表情笑了。

石萍主任挪到椅子上,我们坐下。他问我情况,我一一回答,特别是知道我在两个县市的几个部门服务过,是政府办的,甚至说:好,好,统计部门需要有经验的人!不要陷入一堆文字中。其实我的简历组织部早报到了省局,他还是问了问题,很认真。他问我别的,比如这个调整思路,等等。

市长进来的时候,看到我们聊得很开心,想说点什么,但是他先开口了,说他跟我沟通了一下,感觉不错,有经验,有想法,有优势,选对人了!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就仔细看着他,中国人的脸,眼镜,儒雅,智慧,友善。顿时感觉心里像有一股暖流在流动。

之后和石萍导演接触不多。主要是去省局开会几次。他看到我的时候,总是问我工作的情况。当他开会讨论我的演讲时,他总是目光炯炯,聚精会神地听。他时不时的在本子上什么都不记得,不时的插话问。我清晰地感受到他眼镜后面鼓励的目光和期待的目光。

半年后的某一天,我陪着市里的主要领导到省局报到,查询相关指标数据。我事先已经和石萍主任通过电话汇报了,他详细询问了我对全市经济发展的看法。电话的两端,我们从产业结构的变化,主要指标的增加,到相关指标的支撑,谈到了优势、劣势、趋势。最后他说:“你的分析是正确的,你的建议是可行的。你很久没来了,真的很投入!”

交流会在省局三楼会议室举行。石萍主任亲自主持会议。市领导介绍经济发展情况,省局、厅领导分析专业数据。石屏导演一直在听。他不时地阅读信息并做记录。鼻梁上的眼镜滑下来,抬起头。玻璃杯还在底部,用手推着,放在原位。

大家说完了,市领导说,平,听你的。

他笑着说:“我主要听你的。你做得很好!”他呷了口茶,翻了翻笔记,扶了扶眼镜,说:“有两次经历。第一,面对经济下行压力,你所在城市的经济社会发展正在企稳好转,局面来之不易!”他列举了工业和投资逐月增长、财政收入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等几个指标,高于全省平均水平,不容易。然后分析产业结构、供需、动能转换,以及下一阶段的判断,这些都是相互紧密联系的,尤其是一些指标,小数点后他记得很清楚,让你不得不拒绝接受。

然后,他讲了第二个经历和统计。他看着我,就在窗外,一束阳光照在他的眼镜上,闪烁着,但他看不清自己的眼睛。他说你统计做得很好,善于从统计数据中发现问题,找出薄弱环节,解决问题。他列举了我们如何专注于国内生产总值和其他主要经济指标,并全面依法管理该系统。很多都是前不久向他举报的,没想到他竟然记得这么清楚。他还说:“没有市领导的重视,没有部门的支持,统计部门是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成绩的!”

之后和石萍导演建立微信,联系越来越多,有时候分享好信息,有时候打招呼,还有一个表情,让我感叹又温暖。那一天,我们农浦试点雨下个不停,大家打着伞在农户家来回穿梭,溅着泥水,互相攀比开玩笑。我当时情绪很激动,就拿着手机写了一首打油诗:

今天在农浦,冒雨去现场。心里话,统计未来。

我想了一遍,就派了石屏导演。很快,手机“咯噔”,他竖起了大拇指。大家纷纷来看,非常激动。

秋天到了,树叶开始落地,地面金黄。石萍导演打电话说要来郴州看农浦点,也来看我。我很高兴,说:“我上任快一年了,你还没来。我期待着你的到来!”

石萍主任抵达郴州后,会见了市主要领导。去农浦试点村,他坚持不要领导陪同,说:“有圣发同志带路就够了。”又说:“有胜利,有什么好担心的?”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市里的主要领导也再三跟我说。

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到达了目的地。早晨的太阳,这时,开始有点热了。下了车,有人招呼我,撑起我的阳伞。石屏导演笑着说:“晒晒太阳,补钙,好!”然后抬头看看天空,眼镜闪了一下。

在乡党委书记的点上,主任怯生生地在那里等着,介绍完后,主任迎上来和世界握了握手,两人的表情都有些松动。女人带着孩子,远远地看着,有孩子在我们面前跑来跑去。石萍主任问身边的乡镇干部:“能不能用PDA(普查就业设备)?这里有什么信号?”有乡镇干部回答:PDA就像一部智能手机,教什么时候用都可以。还说这里信号很好!

到了农民家,农民见是省城来的领导,有点害羞。他脸上挂着笑容,慌慌张张地倒水。他笑着说:“老乡们别忙了,我们坐下来聊聊日常生活吧!”农民看到人那么善良随和,紧张和克制感就消失了。两个人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石萍导演问,家里有几个人?有多少土地?你养了几头牛?你的年收入是多少?农民一一回答。再问农民,农民什么时候开始?你配合吗?农民脱口说出时间,说肯定支持!还指了指对面的墙。这时,随行的人躲开了,看到墙上贴着一幅画。石萍导演靠过去摘下眼镜,我跟着他仔细看。原来是一张报纸日历,一个农民站在船头撒网捕鱼,仿佛是一幅雾淹没东江的画面。下面覆盖了1月到12月的日期,右上角印着:第三次农业普查开始时间,2017年1月1日。石萍导演回头看着我说:这样就好了!我知道所有的日子!

这时候很多农民进屋,气氛很活跃。

整个下午,石萍主任走访了几户人家,去村委会看了农浦的统计报告,和十几个农浦调查人员进行了座谈,爬上了一片山林,查看了农浦点的插花区,并在山顶试了信号源……

太阳挂在西山上,天渐渐黑了。我和石屏主任离开了试点村。我的视线渐渐模糊,但心里有一种东西上来了,变得清晰起来,那就是他,中国人的脸,戴着眼镜,闪烁的眼镜,期待的明亮的眼睛,有趣的微信表情,精辟的经济分析,对下属的关心和鼓励……越来越感染了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