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草莓 |作者: 李林芳

  • A+
所属分类:经典美文

草莓成熟时,小麦是杏黄色的。

村里的大姑娘和媳妇开始蠢蠢欲动,窃窃私语,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眼里含着五颜六色的内容,像是约定了一个期待已久的约会,策划了一场惊天动地的私奔。

天气晴朗,即使在夏天,这里的清晨也没有一丝干燥和炎热。透明的风滑过树梢、麦穗、草尖,拂过笑脸,凉风被露水抹去。

摘草莓的目的地是后山。要上去,你必须穿过村庄。从西坡往上走,越走越高。都是上坡路。起初,村民们为种植庄稼开辟了道路。后来,他们穿过一些狭窄的小路,分散到山坡上。

当地有两种草莓,一种叫蛤,小而甜,红白相间,红的像玛瑙,白的像珍珠;另一种叫树莓,又大又空心,红色和黄色相间,像戴草帽的小个子男人一样长在拇指上。

后者比较少见,植物长满了小刺,大多长在麦田的垄上。大家遇到用稻草或者草梗串项链的样子,就带回家给老人小孩吃。

大范围来说,就是蛇头。蛇头和草一样,都是多年生草本植物。根种在哪里,它们就在哪里年复一年地生长。冬天枯萎了,根蛰伏在地下,来年春风风吹,它变得生机勃勃,四处蔓延。

草莓生长的土地贫瘠。鹦哥坡、金鸡湾、马泉沟、包子山都是荒坡。有的人开辟了一些小块地种植小麦或亚麻,庄家薄如杂草。

草莓在这样的土壤里生根、开花、结果。这些花是六瓣,又白又小。水果是红色和白色的。红色明亮略带酸味,白色顺滑甜美。在略平坦的山坡上,牛羊早已光顾。要找到干净、又大又好吃的草莓,得爬陡坡,对于土生土长的女孩子来说,小菜一碟。即使是最年轻的也成了一名优秀的登山者。

草莓稀疏的地方,姑娘们左手提着篮子,右手摘草莓

草莓是光秃秃的水果,不能碰。竹篮要用细竹条,光滑平整,棱角少。里面放一层白纸或者新毛巾,摘草莓,小心翼翼的放进去。

草莓密集的地方,人们放下竹篮,左手放瓷罐碗,弯腰,右手大拇指靠在草莓上,食指灵巧地放在上面,手里就会摘下来。然后轻轻放入左手的瓷罐和小碗中,等满了,再小心翼翼地倒入竹篮中。

为了找到一颗体积大、形状美、味道甜、汁浓的草莓,人们往往要去很多地方,翻过几座山、几条沟,从早到晚直摘。饿了可以自己吃干粮。有蒸小花卷,有烙大饼,有撒芝麻的,有搓酸菜叶儿的,还有用香油做的千层饼。每个家庭都有不同的口味。吃了就丰富多彩了。渴了就喝山谷里的清泉。有勤劳的人自告奋勇,挑了两个最大的瓷壶挑水,顺便洗了把脸,然后把被山风吹乱的辫子梳成镜子,神清气爽的往回走。出于感激或由衷地赞美几句,如果是年轻的儿媳妇,就会把自己的可爱拉出来,肉和蔬菜放在一起,笑成一片,有人趁机唱民谣:

“樱桃好吃难种,哥哥觉得很难开口;”

“我觉得天黑了你睡不着,白天我觉得你睡得多;”

“看见你过马路,就坐下不想起来。\"

\"……&quot。

中午,最小的姑娘们,看到别人篮子里的草莓都快满了,虽然手里拿着小得多的竹篮,却也只是浅浅的搭个底。他们不禁焦虑起来。他们手忙脚乱,加速追赶,突然就不合时宜的贪婪起来。他们忍不住从锅里倒出几粒,扔进嘴里。甘甜醇厚的汁液立刻越过舌尖,滑入咽喉,直达心口。干粮用的馒头,饮水用的山泉水,一天的奔波都耗光了,又渴又饿。草莓的味道成了致命的诱惑。吃了一口又吃了一口,他们后悔了。爷爷、奶奶、父母和小哥哥一起围着康的桌子坐着,每个人的碗里都拿着一些红玛瑙和白珍珠草莓。他一边开心地吃着,一边称赞那些辛辛苦苦摘草莓的孩子们的能力和本领。于是贪婪的小女孩忍住诱惑,不吃了,把尽可能多的草莓留在篮子里,带到了幸福的家。

有些人最后不想吃草莓,就把草莓拿到集镇上卖了。一杯草莓要120美分,换来的是两袋盐、三英尺布或一束花。

摘了三五次草莓,夏天悄悄离开。摘了三五年的草莓,大山的女儿们一个个结婚了。有些人嫁到了没有野草莓的地方。每当小麦杏黄色的时候,在他们的梦里,就会出现草莓香的山丘,草莓红如玛瑙,白如珍珠,是我这辈子滑过他们舌尖的最醇厚的甘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