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的麻雀 :发文人: 周可迦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过了千山之后,终于来到了西藏和拉萨。

当时的我是如此的热情和充满骄傲,以至于迫不及待的要全心全意的跳进这片神奇的土地,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欣赏它的美景,全方位的感受它的异国风情和神秘色彩。是的,多年的祈祷,一旦实现,真的是按捺不住的激动,按捺不住的激动,对已经开始的神奇旅程充满了热切的期待和无限的遐想。

谁知道,刚进酒店的时候,我头晕目眩,浑身乏力,意识低下的身体还是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也没能帮助我战胜这种可恶的高原反应。进房间的时候,我所有的远大抱负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只因为这个昏昏沉沉疲惫不堪的身体无情地躺在酒店房间的大床上。

不知道睡了多久,听到了熟悉习惯的唧唧声。我很惊讶。我醒来又回家了吗?乍一看,这显然是一个酒店房间。赶紧起床,拉起窗帘往外看,却看到窗台和阳台上有一群麻雀在跳来跳去,找吃的,玩的,追的,打的,自由自在,跟每天早上家里窗台和阳台上的情况一模一样。这个神奇神秘的异域高原,怎么会有平日里我们都鄙视的麻雀,又丑又俗?在我心目中,这么神圣的地方不应该有这么庸俗的东西。真的很失望很失望。好像麻雀的出现大大减少了我的神圣之旅。

是的,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麻雀只生活在房子的前后,在杂草和灌木丛中,整天游来游去,全身都是邋遢的。他们总是心灰意冷,效率低下。他们只知道自己叽叽喳喳,吵吵嚷嚷,到处惹事。他们既没有燕子的优雅,也没有画眉的美丽,更没有山鹰的翱翔万里。

不是家里窗台阳台上的麻雀把它们打到西藏拉萨去了吧?好奇,就把门窗推开,然后仔细看了看。我看到他们无拘无束,得意忘形,生活幸福。他们继续在阳台上跳跃、追逐和制造噪音。他们完全不同于我刚刚到达时的谨慎、谨慎、不安和尊重的方式。他们绝不是新来的。他们一定是这里的老住户和居民。我试图用嘘声吓退他们,但他们充耳不闻,不管不顾,若无其事,甚至肆无忌惮地在阳台上制造更多的噪音和激烈的噪音,表现得像个沧桑的人,见多识广,世故老练,折腾了很久,我对他们无能为力。

但令人惊讶的是,在我全神贯注、聚精会神对付麻雀的过程中,突然觉得头不晕,脑不肿,四肢变得自由有力,想不到麻雀的来访,可以为我消除恼人的高原反应。他们带给我的最熟悉的味道,最习以为常的场景,无形中驱散了我在异国的孤独感和孤独感。没想到,普通的麻雀突然变得善良可爱起来。不,他们简直太可爱了!激动之下,我看了看时间。时间不早了。我洗得很快,很快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和行李。我想整理一下心情,带着巨大的能量开始我神奇的旅程。出去的路上,我走到窗台前和阳台上的麻雀打招呼,说再见,但是他们还是不理我。他们还在那里忙着,我不介意。我背着背包出去了,在酒店餐厅吃完了早餐。当我走出酒店,看到外面一片忙碌而陌生的景象时,我的心有点安稳。我优雅地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布达拉宫。

没想到,当我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去参观布达拉宫广场,然后和众多游客一起去参观布达拉宫的时候,我不断地被布达拉宫的气势所震撼,被它神奇的建筑所折服,被它的深邃所着迷,被它精致的美所感叹,被它金色的墙所眩惑,被拥挤的人群和熏香的烟雾所窒息。我来到宫殿外的凉亭,试图呼吸新鲜空气。等我恢复过来,我抬起头。宫殿角落的城垛上站着几只麻雀。他们站在风中,居高临下,东张西望。空气和动力似乎统治着世界。

真的很神奇,很莫名其妙,它又是一只麻雀,还出现在这个极其神圣的地方。在布宫上空,我们看到过苍鹰在空中翱翔盘旋。他们只是远远地注意着布宫,并没有看到他们到达布宫,也没有在布宫休息。麻雀,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悄无声息的飞向布宫,当众站在宫顶,是不是太随意,太突兀,太鲁莽,太不尊重,有点过了?要知道我们在参观布宫的时候,是竭尽全力,一步一步,顶着烈日,怀着无比的虔诚和敬畏爬上楼梯的。我们要经过各种关卡,从头到尾都小心翼翼,担惊受怕,唯恐亵渎神灵,羞辱佛祖。你看麻雀,站在宫墙上,昂着头俯视它们,看宫内外。他们是那么无忧无虑,从容不迫,一点也不羞愧,不尊重人。也许,在他们眼里,广阔天地里从来就没有任何顾忌和禁锢。

仔细看看他们。它们依偎在宫墙边,不时晃动身体,伸展翅膀。他们好舒服,好舒服,有时候还站着不动。他们似乎全神贯注于冥想,屏息以待。他们在等待微风,默默地站着,仿佛也在沉入佛家的世界。此刻,远远望去,他们在沉默中是那么纯洁圣洁。我想他们来这里不是为了觅食或者观光,但也一定是为了朝圣和了解。我站在亭子上,盯着他们看了很久。这时,夕阳的余晖照在宫墙上的麻雀身上。在金光里,麻雀渐渐与布达拉宫、后面的山、前面的城、天上地下的一切融为一体。在闪耀的光芒中,有一种强烈的神圣感和震撼感,同时,也闪耀着一种巧妙而神秘的生命之光。突然,我被深深地感动了,一股暖流从心底涌了出来,于是我的心仿佛一下子被填满了,充实了。

如果说在酒店看到麻雀先是惊讶然后觉得亲切;在布达拉宫遇到麻雀,是从错愕到理解再到感动。我在大昭寺看到麻雀,很自然,也很平常,但却给我很深的感觉。

那一天,我骑人力三轮车来到大昭寺,游客如织。许多信徒和妇女在大昭寺前做礼拜。门前广场附近的两个大香炉,香火缭绕,烟雾缭绕。广场上有游客拍照或参观,不慌不忙地享受。其间有藏族小朋友缠着游客卖小饰品小工艺品,年轻的家长和小朋友在广场上玩耍,悠闲祥和,庄严肃穆。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我突然发现了麻雀。他们从楼顶飞到广场一会儿,再从广场飞回楼顶,仿佛在寻找食物,又在玩耍,随心所欲,随性而升,自由快乐。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刚刚好,一点从容,一点匆忙,一点庄重,一点轻快,一点庄重,一点灵动,一点神圣,一点有趣,一点烟熏味,一点土味。难道不是真的吗?小麻雀,小生物,这一刻,生命的真谛在随机中显露。

谁说麻雀是平庸庸俗的鸟?它其实是一个生命力很强,适应能力很强,生命力很强,理解力很强的精灵。不仅适合西藏,还能爬珠峰。

我的西藏之旅是如此有趣、丰富多彩、充满惊喜和意义,因为麻雀一路陪伴着我。这真是一次神奇的旅行。

难忘的西藏,难忘的西藏麻雀!

周克佳衡山,2018年11月27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