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投稿: 许军展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在农村,有很多和南瓜有关的俚语,比如“猪八戒的妈妈戴南瓜花——丑!”“南瓜屁股——是黄色的!”;再比如有人脸大,偷偷叫“南瓜脸”;如果另一个孩子摔在屁股上,其他孩子会笑:“南瓜烂了!”摔跤手羞愧得满脸通红……

南瓜,这是磨盘南瓜。愚蠢,笨拙,虎头蛇尾。

还有一种瓜,叫傻子。做傻子不好,但是女人叫你傻子,总是甜的。

南瓜似乎和粗鄙、笨拙有关,难以优雅。的确,南瓜是农村常见的基层物种,这里家家户户都种南瓜。像千千成千上万的村民一样,他们随处可见。

南瓜叶大如蒲扇。头上捏一块,可以遮阴。所以路边的南瓜叶子经常被掐掉,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藤蔓像草绳一样躺在地上。南瓜藤生命力很强,有的是穿过小路生长的。即使葡萄藤被压碎,南瓜仍然茁壮成长,仍然结出大南瓜。这样的场景往往让人联想到歌曲“红米、南瓜汤、咳咳……”,让人联想到一个靠吃“红米、南瓜汤”打赢了仗的队伍。因此,穿过小路生长的南瓜藤不忍心再踩上去。

仲夏是南瓜幼苗开花的季节。一开始三两朵不显眼。三四天后,无数金色的南瓜花会迎着太阳微笑。肥美的花朵特别醒目,吸引了无数的蝴蝶和蜜蜂。看着这鲜艳的南瓜花,我们几个朋友也想摘些花来玩,但马上被大人拦住了。大人说:“花是你摘的,还想吃吗?”

原来南瓜花是分雌雄的。雌花开花较早,数量较少,花冠较大。最明显的是一个小南瓜长在雌花的花托上。授粉后花瓣枯萎,小南瓜生长缓慢。然而,雄花的花托上没有小南瓜,从南瓜幼苗的根到尾,它们数量众多。据说南瓜花晚上开,第一天黄昏的时候花和骨头还开着,第二天早上就黄了,花花绿绿的。看着成群的蜜蜂和蝴蝶在南瓜花的雄蕊上飞舞,大人们高兴地说:“今年的南瓜收成一定不错。”如果是这样的话,瓜地没过多久就结出了大小不一的南瓜。随着秋天的增加,南瓜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长。

我们村有家,不知道得罪了谁。他家的南瓜在长的时候,用镰刀割成三角形的开口,泡在尿里,然后把三角形的开口合上,用叶子盖住。就像那个南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生长。过了一会儿,吃南瓜的时间到了,拿起来在案板上弹回去,一刀下去。唉,尿溢出来了。那家的人缘被诅咒了三天。

齐白石画了很多南瓜图。瓜叶藤滴着墨,仿佛风一吹,叶子一转,就会刺啊刺啊。几个瓜沿着藤蔓垂下来,好大,但奇怪的是,它们并没有给人下沉的感觉。还有人说齐白石的画风其实挺俗的。但是,他的笔墨充满活力,充满热情,毫发无损。这一切都是笔墨无法形容的。它来自一颗永不枯竭的爱心。

中国文人,九曲回肠之后,看破世态,在孤月冷池中自拍照,容易冷寂。但是,如果你想快乐地生活,你会从一些平凡的事物中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并沉迷其中。慢慢的,整个人就像一座假山,精致优雅,却失去了那种雄伟的趋势。变老变强很难。

秋天,南瓜叶子变老了。南瓜叶子又大又厚又粗糙,从边缘开始,一点一点的受损枯萎。它们颠扑不破,而且古老。一个大南瓜,静静的躺在枯黄的草丛里,从厚厚的瓜蒂开始,蓝黑的线条慢慢展开,深绿中透露着黄绿色。越到中间,瓷器越饱满。用手摸摸,暖暖的,秋日的阳光如水,仿佛都渗透进南瓜里了。瓜农带着板车来了,随便挑了一辆。南瓜很重,必须用双手拿着。放在车里拉回来。可以做南瓜粥。你也可以先把瓜煮熟,然后把它们混合起来,做成油炸南瓜派。

成熟的南瓜很甜。艰难时期需要一点甜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