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华·魏三 ;写作者: 赵丰

  • A+
所属分类:经典美文

白头翁头上有白毛,像个老人,长在山坡上。这是白头翁。据《神农本草》记载,“白头翁生于山、谷、田。四月收藏。”秦岭牛头山的坡,像白头翁科。初夏的一个晚上,白色的花束满了,吸引了大量的蜜蜂和蝴蝶。来自斜坡上上下下家庭的女孩聚在一起赏花捉蝴蝶。这是我十几岁时看到的。当时不知道是一种药材。我胡乱扯了一朵银色的花,戴在心爱的姑娘头上。

庞广镇是一条狭长的街道,靠近牛头山,有中药的味道。每一个市场,街道上都覆盖着从秦岭采集的药材。镇中心路以南的一个高露台上是百草堂药店。台阶有五层,绿色的石板,上面覆盖着不同深度的坑,面积很小,是人的鞋底和脚后跟留下的脚印。它能在绿旗上留下明显的痕迹,证明它年代久远。三条人行道,全是黑色的彩绘木板,屋檐下挂着一盏长长的圆灯笼,是暗红色的,光线不是很亮,像萤火虫一样,仿佛夜空中的星星都是淡绿色的。

之所以对那家药店有记忆,是因为小时候经常去。十二岁的时候,我就知道那种叫白头翁和猫爪的植物是药。那年夏天,我拉肚子。药店的张野让爷爷去牛头山挖白头翁。他和他爷爷是河南的老乡。爷爷挖回来,张掖炒成汤给我喝。过几天我的胃就会好了。从那以后,暑假的时候,我就热衷于在牛头山挖白头翁的根,捡起来送到药店。张先生用一杆秤称了称,给了我一些硬币。

白头翁的根呈圆柱形,长而扭曲,褐色粗糙的皮肤上有纵向的沟痕,像张掖和他爷爷额头上深深的皱纹。它们根部的黑洞,就像张掖和他爷爷掉了牙张嘴说话叹气的嘴。怎么看,它的根与它的旧名相对应,以深刻的含义走近我的眼睛和心灵。

没事。我经常在药店的院子里玩。药店真正的内容在后院。后院又深又长,药房正对着出场室。翅膀两侧是扁圆的铁槽,用来滚药材。张掖的弟子们坐在木凳上,用脚来回推着一个铁滚筒,让药材变成了下脚料。我摘了白头翁,它的根张叶洗净、浸泡、切片,放在院子里铺的草席、毛毡或篷布上晾干。晒干后,他进了药房。

后来,我在曲雨河岸边看到了白头翁。它混杂在许多野生草中,在春天并不显眼。它一进入夏天就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展示它的白色花束。这时候我已经到了中年,自然对它的花感到可惜。然而,在孩子们知道的地方,它像我的童年一样蹂躏着它的花朵。虽然很心疼,但我没有阻止。我明白爱花是孩子的天性。我不能整天呆在河岸上扮演植物的守护神。回过头来看,人类在破坏植物、破坏中草药治愈人类健康方面有多少罪过?

白头翁性苦性寒。具有清热解毒、凉血止痢、祛湿杀虫的功效。主要用于治疗热毒痢疾、鼻出血、血痔、白带过多、外阴瘙痒、痈肿瘰疬。甚至有人写了一首关于其疗效的诗:“苦温的白头翁,主要入心肾经,以发热癫狂为主要主治,消除癔症的积聚。灰指甲可以散,鼻出血,金疮也可以整平。阴疝气肿了又肿,秃顶、疮毒、腥气也可以。腹痛、骨病、牙痛、赤痢,可清毒。肠垢可以洗刷沥干,酒有效果。”

关于它的名字,《唐本草经》是这样介绍的:“白头翁,叶大如牡丹,一茎一花,茎头为紫色,似木本三色堇花,而真的有鸡那么大,毛多白。就像一个白头老人,那么出名。”

牵牛花牵牛花又名牵牛花,因其喇叭状花冠而得名。它的名字大概有二三十种,我喜欢黑丑,牵牛郎,打碗花。它的颜色有粉色、蓝紫色、白色和多色,它细长的茎上开着细细的花,在庭院和田野里盛开。每次靠近它,我都俯身去闻它的香味。如果有一种直立的植物,如玉米、豆类、向日葵和月季,爬得很高,它会缠绕在它们的树枝上,散发出淡淡的香味。一切都是精神上的,植物和植物的纠缠也可能有前世不可言说的原因。

与鸡冠花相比,牵牛花的美在于它的轻盈。它柔弱的枝叶和花朵经不起风雨,经不起一根手指的力量。经常看到妈妈在地里干活,她两三岁的孩子手里摘着牵牛花,欢呼雀跃。

牵牛花既有美丽的外表,又有甜美的味道。我记得,我小时候也有过恶作剧。我肆无忌惮地把它拔了出来,摘下它的花蕾当食物。果不其然,我的舌尖上传来了一丝甜蜜。虽然那种甜蜜转瞬即逝,却给我留下了悠长的回味。一路走过50多年,从秦都镇到庞广镇,再到南郑村,直到今天的小县城,牵牛花一直陪伴着我。只要有污垢,它就会从某个角落的某个角落里冒出来,怒放。即使岁月流逝,世事变迁,那些粉蓝紫的花朵依然迎着朝阳,挂着新鲜的露珠,清澈明亮,绽放在记忆最深处。

牵牛花的花期只是一个短暂的夏天,秋风聚来,悄然凋零。花朵枯萎,换来花梗间嫩绿色的圆形果实。它的果期较短,只有一两个月。初霜后,果皮会变成深褐色并裂开,固体和黑色的种子散落在逐渐冻结的土壤中。他们的种子很快就会被雪覆盖,并在黑暗的土壤中度过漫长的冬天。当明年春天雪融化时,它将开始一个新的生命周期。

不经意间,却带着缘分。有些美好的东西总是不可替代的;有些纽带注定是灵活而漫长的。牵牛花,这个土孩子,不需要人的呵护,不需要心的呵护,在屋脊,在庭院,在无人问津的角落,绽放自己的美丽,坚守自己的生命价值。对我来说,是生命中一个珍贵的细节,永久的固定在记忆深处……

无意中看到了这样的描述:“秋天赏菊,冬天梅花,春天海棠,夏天牵牛花。”我大喜过望。在众多夏日花草中,牵牛花被视为宠儿。好像写这句话的人和我审美标准一样。

从小到大最大的乐趣就是收集曲鱼河的野生马蹄。长大后才知道,凌是南方的植物,北方却很少见。然后,我小时候看到的野玲是北方很少见的东西。村子的东边有一条曲雨河。由于位置低,周围有大片湿地。野菱生长在水边和湿地。它悄悄地占据了一块土壤,伸出了它的树枝。它没有荷塘那么近人,所以没人能查出它什么时候长菱角的。野玲的果实有四个角,结的顶端有两个细尖的角,成熟后像钢针一样锋利。

我至今还记得这样的细节:站在河边,用竹竿采摘和拉扯,用树叶和荸荠钓鱼,或者脱鞋在湿地采摘。咬开菱角的壳,菱角肉就出现了。如果是硬菱角,咬下去会裂成两半。如果你用门牙咬它,肉会滑进你的嘴里。荸荠的最佳采摘时间是刚刚吃饱的时候,外壳柔软,可以不费力地打碎,新鲜的荸荠肉生吃,冷吃,润滑,脆甜。野生荸荠经常被泥土覆盖,牙齿和嘴角都是黑色的,所以它们会笑。

野凌,因其“野”,具有顽强的抵抗力,会在大自然的统治下生存,保持旺盛的生命力。有一年春天,野岭刚从地里长出来,我就把它挖出来移植到我家,小心翼翼地养在盆里,浇水,施土肥,一个星期不见,它就干了。看着它的尸体我很难过。野荸荠,仿佛拥有了禅宗的感应,不会满足一个孩子无关的想法。

老荸荠冬天过后自然散落,颜色由紫色变为纯黑色。成年人来到河边,背上笼子去捡野生荸荠。这条河到处都是男人和女人,这是一个壮观的景象。采摘老荸荠用荸荠做米粥。老荸荠的壳比较硬,要取出荸荠米必须用菜刀切碎。荸荠米粥的做法是在粥中加入一定量的荸荠米,用文火煮,使粥有一种特别清亮的味道。

荸荠米粥是一种罕见的食物。离开家乡后就没吃过东西。农业大寨运动期间,家乡的曲雨河改了,老河用黄土埋起来种庄稼。水的风景没了,野凌自然也会跟着去。从此以后,在关中之地,我再也没有发现野凌的身影。

菱角是宝,菱角叶是猪的天然饲料,菱角入药,清热解毒,益胃,宁中补身。因为寒暑引起的发热,或者伤脾胃引起的口渴、厌食、心烦,吃几串菱角就好了。

中年以后,我读了唐代诗人刘禹锡的“,说白马湖秋高气爽,紫菱如金彩鸾香。划船女满中心,采菱不顾马朗诗”,想起久违的采野荸荠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