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根的深处 ,笔者: 石泽丰

  • A+
所属分类:经典美文

那个老香椿在村里已经种了很多年了。从我看到它的那天起,它就有着粗壮的树干和茂盛的树叶。现在三十年过去了,当我试图在这里挽回失去的童年时,我发现时间就像深秋的一片落叶,被岁月的波浪揉碎,抛弃。打捞只能是徒劳。

我的家乡变了,一切都在变。以前的茅草屋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青砖房和红砖楼。只有老香椿还在默默回首岁月。皱皮经历了多少风雨沧桑?就像一个人的脸,没有什么比一条皱纹更真实,更有表现力,就像一个人内心升起的波浪,一个最基本的形象,或者说是一个最具概括力的深刻寓言,一个人处境的原型表达。

童年的纯真就像这香椿的根一样深深地埋在这里。当时我不敢沿着出村的路走太远。只要一回头看到这个香椿,我就往回走,直到走进低矮的草堂,给爷爷点了一壶烟,看着他张嘴呼吸。就是在这样的岁月里,我无意中发现我爷爷的牙齿全掉了,腮扁而无助,就像一棵树的叶子,完全以秋天告终,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在空中,随风摇曳。突然,一种悲伤,一种对昨天的回忆,开始在我心里萌芽。

我对家乡的感情就是在这样的岁月里成长起来的,尤其是沿着这条村道走出去又回来的时候。在这棵古老的香椿下,我的祖父一直静静地躺在那里,一块木头写下了他最后的简历,人类孤独无助的归宿。我一直在想我爷爷最后时刻的表情。他虚弱的眼睛再次向我们展示。我们很欣慰,也很不情愿,但是以前抽烟的时候没有什么愉快的感觉。周围贫瘠的麦田一年比一年多(孩子都出去买票了),而我爷爷,住在不变的地平线上,沉默不语,守着他日渐荒凉的家,春天去秋来,只有这棵老树看着他。

老香椿太老了。当经验丰富的老人敲它的身体时,他听到里面有一个空洞的回声,但声音低沉而沉闷,就像祖父在我们面前死去。我还记得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离家千里,不忘根!”但是我完全没看懂。祖父下葬的那天,我坐在这棵老香椿的根上,想着每次风雨袭来,它都那么平静超然地站着。这些年来,这种来自生活深处的力量告诉我,如何不把眼睛从过去解放出来。这一次,我意识到我的眼睛终于有了一个更高、更清晰、更开阔的地方停下来停留。

也许,我终于开始体会到生活中的一些骨头和血。我是在这个村子里长大的孩子,是被这个老香椿召回的孩子。我的精神和灵魂该放在哪里?穿过季节,我看到了过去那沉重的十月和五月;透过祖先肩膀的节奏,我看到小麦和稻穗回家的笑容,感动每一个温暖的日子……

村,我永远是你的孩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