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住在山里 ,投稿: 卢永生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我的家乡在湖北十堰南部的一个山区县,那里群山环抱。农村的老家住在城市,一颗平静的灵魂变得浮躁而轻盈。我一直向往着简单而干净的生活,听着鸟儿在心灵的桃花源上歌唱。去理解生活,理解生活,尤其是理解生活,理解生活中的苦难。

走完弯弯曲曲的山路,车子走在一条高速公路上。公路两旁,鲜花遍地,形成一片花海。我的家乡位于鄂西北南部,神农架北麓,大巴山和武当山之间,总面积5110平方公里。独特的地理气候,优美的生态环境,丰富的野生资源,年储量2万吨以上的食用野菜只有130余种,被誉为“天然绿色宝库”。成片的树木和梯田,牵着犁的公牛,鼻子响的骡马,喊着要牲口的男人…山里人穷得债台高筑,就像“在藤树纠结的人,在收紧铁环”,却还要活下去。

当时每个家庭都没有多余的食物,但是都磨了一点,现在吃了。人很多,大部分是女性,山里的人都是象山的普通柿树,但不怕旱涝保收,土壤贫瘠的性格很可贵。如果两个人同时面对面走到小溪边,总会在第一块盖石前停下,挥手让对方先走。

我出生于1962年10月。据我妈说,我天生头大眼睛大。童年,饥饿,寒冷,疾病陪伴着我。一场大病发生了,冬天又来了。我还很饿,校园里到处都可以看到跳猴皮筋的身影。跳猴皮筋可以用诗经。山里的姑娘也有城市姑娘爱打扮的天性。以前山里的姑娘都是长发束腰,没人梳。有些女生家里没有镜子,就去池塘里照顾自己。在水里给自己唱歌,用十根手指梳理头发。山中春来晚,山花盛开,农民养的蜜蜂该采蜜了。拿一个细网做的口罩,把蜂箱从屋顶移到屋外木板做的洗衣台上,打开蜂箱一侧的门,取出装满蜂蜜的蜂排,放入洗好的盆中,用刀轻轻切开,蜂蜜就会流出来,黄色明亮。去过山的人都看过。在悬崖下面,经常有一大堆瓦砾。砾石是从哪里来的?它不是从那些悬崖上掉下来的!仔细一看,你会发现一些尚未坍塌的悬崖有裂缝。真的有海枯石烂的时候。

山里的孩子单纯,单纯,乐观,不会流行歌曲。以前山里的男孩子捡柴火进城卖,走了六里路也捡不到。放下包袱,把杆子往后拖。拖一会儿,然后咬着牙挑一会儿,进城,在各种饭店游半天。没有粮票,人们不会卖食物。我什么都没吃。这个难熬的夜晚,我去了哪里?山里人,就像名人说的:“认清自己的极限,安分守己。”以前山里的姑娘们天天提着篮子在地里拔野菜,捡人们不要的像大拇指一样的小土豆,人们也吃,猪也吃。在小麦收获季节,农民最关心的是天气状况,或者看天空,或者看云,或者看水箱上的水分。山里人说话声音大,八月爆炸,但八月爆炸才算成熟。上山砍柴,远远就能闻到一股香味。水果越熟,洞就越大。像开壳的贻贝,白色的肉会露出来。咬一口,爽滑爽口,甜如蜜,入口即化,妙不可言。山里也有衣衫褴褛的老人去县政府大院捡破烂挣钱。有的拿着背囊爬上树,摘下紫珠,捆成小捧,挂在杆子上在县城里卖。以前山里人春节只吃一次肉。山里的一些姑娘,一手捧着一大碗粗瓷汤碗,一手拿着一串筷子,夹着两三个馒头,不顾辛苦,在地里捡麦穗,慢慢攒起来,卖了五块钱做了一件红裙子。还有山里的姑娘,穿着“惹眼”,粗布裤子,粗布长袍,土制布鞋,脚上有洞的袜子,袖子上有两个显眼的补丁。看脸是个漂亮的山女。那时候很多乞丐都没有活到今天山里的人。山路不好走。下雨天上学或者砍柴的时候,泥泞的道路……这些孩子承受了多大的压力!每天都要步行几公里甚至几十公里!

那时候没有化肥,粮食蔬菜都是纯绿色食品。现在所谓的绿色食品远不如过去。

久而久之,这些东西就远了。精准扶贫和精准扶贫正在推动当代中国的历史性变革。中国的发祥地“诗经”中国一代宗师尹吉甫的故乡,四面神农架,一面武当山;地处鄂西北偏远山区的家乡,因为在寻求“精准扶贫”的大格局,成为精准扶贫的新焦点。中国的母体文化来源于淡水、山脉、乡村和农业文明的起源。我的县城现在是秋天,北方很多地方都下雪。山里的门

它是开着的。村子附近池塘里的青蛙称凉爽的月亮为凉爽。秋天也是我家乡的秋天。它总是蓝色的,迷人的。随着现代化的逐步推进,甚至农村也逐渐改变了面貌,变得越来越新,越来越美。这里山青水秀,景色无穷,是中国著名的生态文化旅游县;这里历史悠久,人文底蕴深厚,是诗经文化的发源地。周代太史公尹吉甫曾在此书写《诗经》传说;植被丰富,生态优美,是南水北调重要水源之一。山里的女儿在城里工作,她对一个人住在100多里外的山里的老人感到不安。她特意给老人买了个手机,既方便联系,又能在外面放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