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愚蠢的最好的朋友 、文章作者: 编剧赵嫣 [文集]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早上六点,手机突然响起,我睡眼惺忪的摸了摸。我只听到手机里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蒙文,快救我!

我能听到。是玉兰的声音。

“怎么了?怎么回事?”我睡意朦胧地问。一连几天,我被货物的涌入弄得筋疲力尽。

“你手头有钱吗?”玉兰焦急地问我。

我突然警觉起来:“你要钱干嘛?”

玉兰语气急:“他公司出事了,现在急需资金。”

玉兰说的我知道。他就是两个月前刚认识的男朋友。

我气愤的说:“我以为是你。你急什么呢?”

玉兰更急着听我说这个:“你怎么可以这样?我真的很急着要见你。他是我男朋友。我当然赶时间。你不能这样,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玉兰的脾气我知道。看来她是真的生气了。

我不得不答应她马上起床,让她7点在公司见我。

玉兰和我同岁。毕业后,她被分配到一家家纺厂进行设计。我去海边开了一家外贸进出口公司。玉兰五岁时,因感情不和与丈夫离婚。法院判决孩子跟着她,丈夫每月给孩子80元抚养费。

离婚后,玉兰辞职回家。当时我的外贸生意很好,就帮她投资开了一家刺绣厂。那一年刺绣的出口业务很好,我的订单太多了,完成不了,就在玉兰厂下了一些订单,帮我加工。她一年也赚了30到40万。

玉兰虽然离婚了,但是和婆婆在一起很美好。她每个假期都像往常一样去拜访。婆婆见自己忙得没时间带孩子,就带孙子回家照顾。玉兰每周给爷爷奶奶和孙子孙女送吃的和喝的。

78年后,玉兰一直过着单身生活。后来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在山东做房地产项目的温州房产中介刘老板。见面时,两人聊得很默契。玉兰本来就漂亮,平时注意保养。她一点也不像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

刘老板看到玉兰眉清目秀,皮肤白皙,很满意。第一次见面后,刘老板对介绍人说:“我喜欢玉兰,想找个山东女人做老婆。山东女人善良能干。你告诉玉兰,如果她同意,我月底送她一辆奥迪车”

或许在他们的聊天中,刘知道玉兰喜欢豪车。

玉兰听到介绍人的消息后,跑到公司告诉我刘老板是什么意思,马上就有豪车开了。她很高兴自己要结束单身生活,过上富裕而有质量的生活,并告诉我,等刘给她买了车,我们就开车去北京玩。

我劝她冷静下来,说这么有钱,他为什么要找你,一个离婚带孩子的女人?

玉兰生气了:你就是看不起我。

对不起:不,我很担心你。

相处久了,知道玉兰内心真的是一个单纯不设防的人。

月底前,我来玉兰厂验货。因为交货期快到了,工厂只有三分之一的成品出来,所以我感到焦虑,干脆整天呆在工厂监督工作。

一天没见玉兰,工人悄悄告诉我:玉兰去哪里找刘老板了?

恋爱中的女人真的是脑子进水了,什么都不管。工期太紧迫了,她有奢侈的爱。

玉兰很晚才回来。她刚进厂门口手机就响了:“我刚到家……什么……现在银行已经关门了…… OK玉兰转头看着我低声说,“我保险柜里有6万现金。请稍后再来取。”

我问玉兰:刚才谁打电话了?

她不自然地对我说:电话来自下面的处理点。

我问她:你一天都去哪了?我担心死了,但你一整天都没来。

玉兰只在诺诺对我说:我要去下面的加工点。

我疑惑地看着她,不知道是真是假。

过了一会儿,玉兰对我说:累了一天早点回家。

本来在工厂呆了一天有点累,但是期限比较急,怕工人回家后下班。

我对玉兰说:我今天要加班到7点,不然发货时间太长,没法跟客户解释。

玉兰答应我:回家吧,我看好了,我保证七点以后下班。

我正要出门的时候,看见一个中年人急匆匆地进了工厂。看到玉兰,我说,艾伦,钱准备好了吗?

听那人讲一口南方方言,我猜可能是刘。我看到他又瘦又弱,身高不到1.7米,是个正常人。

玉兰看着我盯着她,她只好给我们介绍:老刘,这是我最好的朋友蒙文。

看来我猜对了。

刘老板向我伸出手:你好!听玉兰经常提起你,知道你们从小就是好朋友。

我也粗暴地对他说:“刘遇到了什么困难?他这么晚才来借钱。”。

刘老板尴尬地笑了笑:嗯,我的一个外国客户来结账,但是他没有提前跟我打招呼,因为客人刚好路过,明天早上就要走了。这么晚了,我们公司没有那么多现金,就找玉兰贷款。

我故意逗他:我听玉兰说你月底会送她一辆奥迪A6,但是真的吗?玉兰不是在跟我吹牛。

刘老板赶紧说:对,对,今天我们去店看车。

我心想,刘真不靠谱。他刚看车就来借钱了。

玉兰递了一沓钱给刘老板,刘老板接过,转身离开。我拦住他,递给他纸笔:刘老板,大家都是做生意的,规矩还是要有的。

说着苦笑了一下,拿过纸笔,写好借条递给我。

玉兰不悦地说:怎么,你不需要这个。

刘老板走了,我把借条递给玉兰说:“你别嫌我多管闲事。这样的男人不靠谱。不会再发生了。以后不要借钱给他。”。

玉兰气愤地说:别多管闲事。

玉兰以极大的热情来到公司。我以为她还开着原来的起亚车,故意问她:刘老板答应的奥迪车呢,车还没取吗?4S商店缺货吗?

玉兰说:别问了,现在不能上车了。

我问她:怎么了?

她着急的说:老刘遇到困难了。由于他的公司承担了南水北调工程,中标后需要做一些安排,并支付大量的工程保证金。他公司所有的钱都投资在这个项目上。现在项目即将启动。他已经找到了20多辆工程车辆可以搬进来。车队需要50万存款。请帮帮我!

我问她:你的钱呢?你这几年开工厂赚钱了。

玉兰说:我把钱都借给他了。

我惊呆了,问她:什么时候借的?

玉兰说:就在十天前,我设法借给他120万。

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120万不够?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玉兰告诉我:你把处理的钱给我,让我借给他。

我气愤地说:你真傻!如果把钱借给他,以后工厂运营会有什么营业额?

玉兰不管有多少钱,她还是问我:你能出多少钱?

我告诉她:我不借钱。姓刘的太不靠谱了,你的钱也快回来了。

玉兰气愤地说:你喜不喜欢借,别管我的钱,不说她是我男朋友,就算是普通朋友,找我有困难我能不帮忙吗?刘说,借钱也就几天。只要项目启动,先提奥迪车,然后把钱还给她。

说完玉兰气哼哼地离开了。

我知道玉兰的脾气,我相信死亡。

过了几天,还是不放心。我打电话给玉兰问她关于刘老板的事。玉兰告诉我:老刘说这个项目这周开工。

我只是稍微放下了一点心。也许说可以在动手后把接玉兰的钱还回去。

又过了一周,没有玉兰的消息。

我又给她打了电话,玉兰说:很快,老刘说,三天后我们就要开工了。

好在只要有约会就有希望,也希望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因为公司订单量大,需要另找工厂加工,所以自己的事情比较忙,两个多月也没心思过问玉兰的事情。

有一天我遇到了玉兰厂的裁缝徐洁,她告诉我,因为没钱买材料,厂里给他们放了快一个月的假。

我找到玉兰,问怎么回事。不是说马上要动手了吗?

玉兰明显有些无奈:嗯,快了,应该快开始了,老刘说就这两天。

听玉兰的声音,不如前几个自信。

我忍不住说:这个刘老板是骗子。

玉兰打断我:你不能这么说他。他没有骗任何人。他的项目即将开始。

我忍住怒火,问玉兰:刘老板现在怎么样了?

她告诉我,他已经去保定工程站了。

我问她知不知道老刘是哪里人。

玉兰看着我点点头:我五天前刚从哪里回来。

我生气地说:走,开车送我去看看吧。

玉兰知道我真的生气了,只好带我去保定。

我们到达保定的时候是下午三点。玉兰带我去了柳老板租的地方。敲了半天,没动静。我问玉兰:你确定是这个地方?

玉兰点点头。“我在这里住了一个星期,刚回来。没错。”。

“什么?你和老刘住在一起吗?”我真的不想相信这是真的。

玉兰点头承认。

我真的很无语,玉兰,我能说什么呢?怎么会有这么迷茫的人?

我们俩下楼,玉兰带我去项目现场找老刘。我们正走着,刘老板和另一个强壮的年轻人骑着自行车从远处走来。他看见玉兰和我远远地打招呼。

玉兰问柳老板:你去哪儿了?

刘老板指着自行车的后车架对我们说:项目马上就要开工了。我们刚刚做了彩旗。如施工插在施工现场。

玉兰高兴地对我说:我告诉你,马上就要动手了。

话说让我们上楼进他的住处,玉兰找了个杯子,给我和说倒了茶。刘老板对玉兰说:在这里呆两天,等我给你买辆奥迪再回去。

话说的是对玉兰说的,显然是对我说的。

我对刘老板说:“好吧,另找地方住,我和玉兰在这里等三天。”。

刘老板笑吟吟地说:“你的住处没问题。你们两个会住在这里。我会找个地方住。”。

可能是刘在这里等项目的朋友知道玉兰和我在这里。他们30多个人来找我们谈话,并没有在吃饭时间离开的意思。刘向玉兰要了200块钱出去买菜,大家挤在一起吃饭。

吃完,说走了,发现房间空无一人,连基本的生活用品都没有。

第二天我们刚起床,屋里就一个接一个地钻了二三十个洞。这么多人一下子涌进来,我们不能早吃。玉兰不得不出去买菜,所以她中午似乎要在这里吃饭。

刘老板不好意思地说:“我朋友以前都是有钱的老板。现在大家的钱都押在这个项目上了。最近连饭都难吃了。”

这些梦想发财的人,何必呢?

我觉得住在这里没什么意义,就和玉兰商量一下,回家吧。这里太乱了。

临走的时候,说找我要2000块钱。他知道玉兰的钱已经被他清理干净了,到了之后说一定要开工后还我。

两年过去了,北京人已经吃过南水北调的水了。刘老板承包的南水北调工程还没开工,我的钱都浪费了。玉兰的加工厂已经套现了。因为还欠着处理点的钱,她不好意思再去找我,就悄悄去深圳工作了。

前段时间看到她,生活比以前差了很多。我问她刘老板的事,她说还没上班,欠的钱也没还。

玉兰还希望有一天,刘的南水北调工程能够启动,她的钱能够归还。

傻子和女朋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