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了。 、文章作者: 闫趁意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铃响后,校园里突然响起了警报声。透过激动的人群,我看到了漫天飞舞的雪花。雪花飞舞,恬不知耻地迎接着孩子们近乎疯狂的哭喊。我听到了雪花飘落的声音,在我心里的某个地方,一扇窗户打开了,沉寂了很久的喜悦飞了出来。

下雪了,你能穿过寻梅的雪吗?

下雪了,你会唱《烧雪》吗?

下雪了,能不能堆个红鼻子的雪人?

下雪了,能看到穿红色棉袄的美女吗?

下雪了,你能找到逝去的岁月吗?

雪花飞舞,越来越密。东风渐急,白马在元爷如雪片般飞奔,伴随着呜咽的风声,化为带刺的镖,在路灯的光晕中急速旋转,毫不犹豫地扑向大地。

模模糊糊的想到遥远的雪夜,也是极寒的雪夜,寒风凛冽,木门被雪和雪撞击。我蜷缩在床上,看见妈妈拿起灯笼,用方巾围着,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我颤抖着,狠狠地盯着窗外鲜艳的颜色,似乎看到了长着獠牙的鬼魂在袁野身上奔跑。直到我妈把我爸接回家,炉子上红色的火焰一闪一闪的,我才定下心来,安详的睡去。第二天,没有膝盖的雪封住了门,爸爸领着弟弟妹妹在院子里堆雪人。收音机里有间接音乐……

突然想起秀秀。在一个雪花飞舞的傍晚,我和她走在村外的小路上,聊着人生,聊着理想,聊着爱情,聊着得失。……雪原泛着寒光,世界也是如此。除了白色,我们穿着红色的棉袄。风很柔,雪很轻,我们的话没完没了。

又一个雪夜,冷得飘进了我的梦里。第二天一早,我把我的梦想告诉了妈妈。我妈一惊,把我拉到院子里,叫我面朝东。昨晚,我的梦想是未知的。今天早上,东墙挂着,阳光高照,把我的梦想变成了好运。我不明白。梦里的雪怎么了?而且雪一直在飞,没有太阳。这么说有什么意义?带着疑虑,我去了学校。在堆雪人打雪仗的校园里,我被大姐哭丧着脸叫回来。——爱我的奶奶去世了。突然对雪花很烦,梦到雪花。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我拒绝在下雪天在展颜微笑。

时间真的像流水向东流,匆匆而过,匆匆而过,又不经意。名利,得失,生死,都渐渐淡去,与雪的纠缠也渐渐无痕。然后,我听到心里的一扇门突然打开,一只抑制不住喜悦的虫子偷偷爬了出来,穿过孩子们欢快的求雪声,发出了响亮的警报——下雪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